我的十年正法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修炼以来的点点滴滴,感慨良多,下面分几个方面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切磋。这是我第一次写心得交流体会,没写好的地方,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一、得法

我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得法之前我曾是一个几次自杀未遂的,对人生极度绝望的人。我身患十几种疾病,其中就包括三种癌症!那时我走路都得按着腰,因卵巢囊肿一动就痛,所以经常是弯着腰驼着背。脸色发黑,眼眶发青,看到我的人都认为我快死了。加上丈夫在外沾花惹草,对我动辄打骂。我觉的活的太苦了,只想一死来得以解脱。那时我在卖药,曾有三次将安眠药一把把倒在手里,但都没吞得下去。

我们队里一位修炼法轮功的大姐,给了我丈夫一本《转法轮》说:你老婆脸色发黑,恐怕命不长了,快给她看看吧!当我才看了二十四页,一身的病就不翼而飞;而心灵的升华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修炼后的我脸色红润,五十多岁的人看起来象三四十岁,做什么都不感到累。我真是用尽人间的语言也表达不了对师父的感恩。周围的邻居和亲朋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纷纷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

二、学法

我很喜欢看《转法轮》,几乎每天都要看一百页左右,再忙也得看五六十页。师父的法理不断的在开启着我的智慧,解开着我的心结,指导着我修炼。后来看到同修背《转法轮》,我也开始背,现在在背第五遍。每天学法除了通读就是背法,吃饭背、走路背、洗脸背、在门市上卖东西也背、做家务时也还在背。除了师父在各地的讲法,周刊、真相资料、《九评》、《解体党文化》等什么都不落下。

有一次,我正很专心的背“众生快快醒 中原设陷阱 都是为法来 何故理不清”(《洪吟二》〈神醒〉),突然听到很大的爆炸声,连我旁边厚重的台灯都震动得晃来晃去的,我是关着修的,当时的情形把我吓了一跳,不知这爆炸声来自何处,丈夫没听见还怪我乱说。我发正念,后来悟到是我背法把我世界沉睡的众生背醒了,他们神的一面都震动了。

有一次我给一个老太太讲真相,她很抵触,大叫着:不听不听!我知道另外空间在干扰,我思想中立即反映出师父的法:“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洪吟二》〈快讲〉),还没等我背完,老太太就笑了,问我:你刚才说的什么?你再说说。我明白大法的威力把干扰清除了,她愿意听真相了。

三、证实法

二零零三年以前,我们本地才开始建立的资料点被邪恶破坏了。我就出钱请常人的复印店印经文、周刊和真相资料。那时印一张纸要一元钱。后来常人的压力也大,我和同修就用一台大机器自己印,光每周的周刊就有近百本,全城的同修就靠这台机器提供资料,直到资料点遍地开花。我花了一万元请同修买来做横幅的材料,同修关在家里做了一个月的横幅,又准备了许多标语。我们二、三十位同修在夜里一点钟,把城里、农村的大街小巷的电线杆、树枝、高压线上挂满了横幅,贴满了标语。第二天人们大大的轰动了,我听见有人震惊的说:昨晚来了起码有上千的法轮功,贴了上万的标语!

四、过关

二零零一年,一位被邪恶“通缉”的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住在我家旧房屋中。后来被国安知道,但他们绑架该同修时,该同修走脱,没让邪恶的阴谋得逞。国安把我叫去,我一直背正法口诀和《苦其心志》,请师父加持我。从上午一直到晚上,他们恐吓加欺骗,逼我说出同修的下落,但我什么也不说。这天的下午突然乌云滚滚,电闪雷鸣。到晚上他们无奈把我放了。我知道一直是师父在保护着我。

我回到家中,国安伙同乡政府一直逼迫丈夫要我说出同修的下落,威胁他说如果不交代,就让我孩子不能上大学,丈夫的前途要受影响,还要逼我转化。丈夫是邪党支书,对邪党很恐惧,又嫌我给他丢了面子,脾气一上来就经常打我。丈夫是很要强的人,从来不流泪,这时他边打边流泪:看你秀秀气气,做的事惊天动地,你要把我吓死呀?!我当时没悟到是旧势力强加的迫害,只是默默的忍受:如果打了能好受点就打吧。丈夫不准我再修大法,而孩子一看见他父亲打我,就难受得拿刀想自杀,在家中的滋味比面对恶警还难过。我三天学不到法炼不了功,就觉的背脊心象有东西在爬,那段时间过一天就象过一年。

后来我想到了师父的法:“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我就对丈夫说:脚长在别人身上,人家到哪儿我怎么知道?!你就是把我打死了我也没办法呀!你不让我炼功,我旧病复发,也没办法做生意了,这生活也开支不下去了。丈夫就对国安的说:你们是吃这碗饭的,你们都抓不到,我老婆是良家妇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打死她也不知道呀!就这样我及家人才得以摆脱恶警的骚扰。

我又开始学法炼功了,但怕心却起来了,看见警车、警察就觉得象是冲我来的。一次恶警又来问我还炼不炼,我说:怎么不炼?!我是这里的出了名的老病号,十几种病都炼好了,自从你们抄了我的家,我丈夫经常打骂我,孩子看见他爸打我,气得要自杀,我好端端的家被你们破坏了!警察无言以对,灰溜溜的走了。虽然警察走了,可我还是怕他们再来,在门市上看书我只敢把头埋在柜台下看,后来师父点化我,让我的头在柜台上碰了几次,我也没悟到应该去怕心了。一次,我低头看《转法轮》,几个恶警撞進来就抢走了书,我想可不能让书被抢走,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一把夺回恶警手中的《转法轮》。他们又在店中乱翻,翻到了放钱的地方说:你的钱还不少嘛。我说:没钱怎么做生意!因钱下面放的就是真相资料,我赶紧求师父把他们的眼睛蒙上,不让他们看到这些救度众生的资料。在师父的保护下,他们一无所获,最后骂骂咧咧的走了。

恶警走后,我一连串的怕心都出来了,怕下次又来,怕真相资料被搜被迫害,怕同修知道了没面子,更怕丈夫知道后打骂。结果这些怕心又招来了恶警的几次骚扰。后来我想,老是怕也不对呀,你越怕,它就越干扰。有一天我悟到师父讲的,“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二零零四年,恶警再次来到我的门市上时,我再也不怕了,他还没進门,我就一边正视他一边发正念:不准進门!定在门外的凳子上坐下!他就在门外的凳子上坐着发呆。过了一会儿,也没说什么就走了。这时,我真正体会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后来只要怕心一上来,我就背师父的讲法“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从此以后邪恶就再也没有来骚扰过我了。

五、去情

我丈夫是村支书,长得有几分帅。在这个世风日下的社会里,沾染了些不良习气,常有女人与他往来,甚至有一个女人跟他好了十年了。得法前我想要自杀也有这个原因在内,常常气的无法自控。后来得法后,师父的法不断抚平着我那颗不平的心,“你就想如果一个神面对这样的问题他怎么对待?当你过不去的时候你就这样想,你就那样去过、那样去对待看看。”(《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我常常想,一个神怎么会为了这些生气呢,我不再生气了,她们都是我要救度的众生啊!我给那几位女的讲真相,她们全都三退了。那位跟了我丈夫十年的女人说,不敢来见我,怕我骂她。我笑了,我怎么可能骂谁呢?!无论看到她们谁我都恨不起来。我真切的体会到了去掉情之后慈悲的感受,那是多么殊胜的境界啊!自从我彻底放下之后,我丈夫也自然和那些女人断绝了往来。

六、讲真相

从《九评》问世以来,我看了四、五遍,听了十几遍,彻底清洗着我身上的党文化毒素。在讲真相中碰到什么样的人我都能泰然自若的讲,把众生的心结解开。退党大潮开始后,我每天都坚持发正念,请师父把有缘人带到我的身边,就这样几乎每天都有找我“三退”的人。每天到我商店的顾客都不少,我争取不落下一个人(除非有时忙不过来),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都接受。有的人退了之后,又带来其他人让我给三退,有的几句话就退出,也有经过十几次讲真相才退出的。

一次,一个顾客到我的商店买东西,我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说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我马上发正念消除另外空间操控他的邪灵烂鬼,并请师父加持弟子,让这个有缘人得救。我给他讲,从共产党执政到现在,犯下的种种罪行将来就是历史的罪证。他说,我就是写历史的。我说,人类的历史将要从新改写。接着我就开始给他讲,共产党从“土改”到“六四”,迫害死八千多万的中国人,致残、致伤的超过1亿!所以老天要清算它,如果你不退出你就是它的一份子,你也会跟着它遭殃的!我讲完后,他终于退出了“党、团、队”。走时,我又送他《九评》书和光盘,他接到后高兴的直说“谢谢”。我为这个生命得救而感到高兴。

还有一次,一个小伙子到我的商店买东西,我就对他说,你是哪儿的人啊?你们那里有没有炼法轮功的?他一听说法轮功,马上说,我是派出所的,专管法轮功!并反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不惊也不怕,心想,不管你是干什么的,你也是为法而来的,也是我该救度的众生。我说,小伙子,我看你心地善良,你可不能帮着共产邪党去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大好人啊!“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天法,不能打压。接着我又给他讲了大法在世界洪传的盛况及许多诚念“大法好”得福报的故事,还告诉他几例迫害大法遭恶报的事。他明白真相后,同意“三退”,然后他才对我说,他是某某地派出所的,出差到这里;他告诉我说“我会记着你的话,不会去迫害法轮功学员了”。

我年轻时曾在一砖厂工作过。一天,我居然接到了原砖厂的同事(现在当老板了)打来的电话,邀请我们原来的同事到一休闲山庄聚会,我本来还有些犹豫,但马上就明白这是师父让我去救他们啊!那天,我邀约了一位同修与我同去,并请师父加持我们,请在家的同修也给我们发正念:任何邪灵烂鬼都不得干扰我们,让有缘人都得救度!

到了山庄,我们给先到的同事讲真相,他们明白真相后,正在写“三退”名单时,两个警察向我走来,同事们有些紧张,悄悄说,警察来了!我和同修说,他们是看不见我们的。果然警察们就熟视无睹的就从我们身边过去了。同事们都觉的不可思议。

午饭后,同事们打起了麻将,我和同修就对着麻将室及山庄里的一草一木发正念:清除共产邪灵及旧势力在人间的、干扰众生得度的这个场!发完正念后,同修建议说,现在山庄的老板和员工正在休息,不如趁机也让他们明白真相,以免晚饭时他们干扰我们讲真相。我们找到他们,同修配合发正念,我就开始耐心的讲真相:从共产党执政来的历次政治运动,讲到眼下的天灾人祸,以及为什么要“三退”。有几位游客也在旁听,在场的人们明白后,全都“三退”了,还高兴的接受了我们送给他们的真相资料和《九评》。

吃晚饭时,我们同样的配合着给我的同事们讲真相、劝“三退”,他们提出了许多的疑问,我们都耐心的一一解答,最后他们都很高兴的“三退”了,其中包括一些政府官员。这次我们讲真相的众生没有一个落下的,连我们带去的真相资料他们也争着要。

在讲真相中,常有人会问我,你到底多高的文化啊?怎么讲的句句在理?!可我只念到小学四年级而已!在修炼前,我是个很腼腆的人,根本就不习惯在陌生人面前讲话的;而在大法的熔炼中,现在我开口就能滔滔不绝、直指根本的讲的头头是道!其实我哪有这么能耐呢?这全是师尊对众生的慈悲呀!

以上仅仅是我讲真相中的几个例子,还有以其它方式劝“三退”的。我这里不是在炫耀自己做的有多好,而是想写出亲身体会,证实大法的真实、庄严、伟大!希望能鼓励那些还没走出来的同修,能尽快跟上正法進程;现在时间越来越紧了,让我们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大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