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协调中修炼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五日】

一、开始做资料点协调工作的始因

我是九八年年末得法的。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证实法,被非法关押十五天。我的父亲是当地的辅导员,去北京回来后,因当地同修被绑架承受不住,向恶警妥协把父亲说出来,因此父亲被邪恶抓走。一时间,家乡的同修看不到明慧资料和师父的新经文。我当时就悟到,我应该发挥我的作用,为家乡的同修接送明慧资料和师父的新经文。

通过接送资料,我认识了甲地的同修,后来因甲地资料点同修被绑架,甲地协调人就问我:你能不能来资料点?我说能!就这样,我来到了大资料点。资料点三间大房子就住我一个人。零五年,协调同修领着几个流离失所的同修走了,我和甲地的一个同修协调配合,把他们扔下的资料点的东西拿出来。就这样,我们俩一直配合协调。后来,很多同修找我要资料、买耗材、机器、电脑、还有的要学习上网等,一下子这么多事,真把我难住了。我有点承受不住,我能否做好?这时,师父的法显现在我的眼前:“我要把你带成啊。你哪里需要什么,我才要你去做的。”(《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坚定正念,眼前的事不就是师父让我做的吗?听师父的话,正念强了,环境就变了。外地同修到这里来教技术、送电脑、帮我联系买耗材。在我的协调路上,农村同修对我的帮助很大,当整体出什么事情时,农村同修就找我在法理上交流,使我感到每时每刻都容在大法的能量场里。

在这里,我要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以及同修对我的无私帮助,我才能风雨无阻的走到今天。

今天,我想说的是我的心性是怎样在协调中升华上来的。

二、在协调中升华

一次,上农村去送东西,我的脑子里只想着找谁、送到什么地方。走到岔路口时,不知道往哪边走了,跟我配合的同修就生气了,把我撵下车,我在路口站了好长时间。

晚上十点多钟,天下着雪,风和雪刮到脸上,冻的我直哆嗦,我心里这个委屈啊,他在车里坐着,我在车下站着。我心想:我一天得想那么多事,这个人心性怎么这么差劲呢?他越说我,我越着急,就越想不起来。

后来,我又一想,事情是我联系的,是自己没记住,怎么能怨他呢?我不能跟他一样的,不能让邪恶钻空子。车里的东西都是大法的。当我知道找自己的时候,路一下想起来了。只有看到自己的不足,才能跟同修配合、协调好,这是我第一次学会向内找自己。

还有一次,给同修送机器,说她要做《九评》,我想就配合同修吧。当给她送去时,她又说不要了,让我拉走。没过几天,她说我想好了,送来吧。当时情况下,找个车很难的,机器又大,自行车还不能驮,好不容易找到车了,给送去了。当时我问她还需要什么,她说不用。又过几天,她来电话说,让给送纸,我和一同修去农村把纸拉回来(因邪恶破坏了资料点,抢出来的东西都送到农村寄存)。我们把纸送过去后,她说这机器是旧的,不要了,让我拉走。当时,我守不住心性说了一句:常人还讲个信誉呢。这下她火了,脚踢着地上的机器说:现在就拉走。

那是晚上快十一点了,怎么办?我就和配合的同修商量,还拉到农村她常人亲属家寄存吧。装好了车,我坐在车里眼泪不住的往下流,心里这个苦啊,就想怎么这么难啊。司机同修说:一个伟大的神,做这么神圣的事,还不提高心性?放大容量。我一下明白了,是师父借同修的嘴点悟呢。后来反思自己,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是不是她有什么压力?提前跟她交流一下。

通过这件事自己悟到:我不会协调,但是同修发出要走自己路的心时,我应该配合调动同修发挥自身的潜力,主动圆容补充配合、协调好同修该做的,使我们共同成熟起来,在法中精進,具备独立做事的能力。在今天的助师正法中,就应该具有自觉协调的整体意识,协调人只不过是利用协调工作这种修炼形式,在提高和升华自己。

在我协调的过程中,我吸取了以前协调人的教训。当时我在大资料点时,那俩协调人除了送东西,很少到资料点来。但是在他们来时谈话的过程中,我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因素在间隔他们。直到有一天,其中一个协调人让我参加交流会。在走路的过程中,他俩在我前边走,说什么我听不清,后来声音大了,吵了起来。他俩都让对方向内找,坚持自己的对,作为我这个第三者,我怎么找呢?我很茫然,只好发正念。

快到交流会的地方了,他俩还在吵。我心里着急,想师父怎么办啊?我鼓起勇气快步走到他俩跟前,说:这么神圣的事情,看看我们现在是否神圣?交流会结束后,人都陆陆续续还没有走完,那俩协调人其中一个出来。刚到街上,就过来一辆警车,下来一个警察不让她走,要翻包。我一看,赶紧跑回屋里,让其余的人坐下发正念,发了很长时间后,我们才走。

交流会回来后,我一直在想,这件事让我遇到,从中让我明白什么呢?我怎样找自己呢?当时我也犯迷糊了。回到资料点好几天,才悟到,他俩都是坚持自己,想改变对方,执着别人的执着,整天忙的学法、炼功不能保证,这提醒了我,无论做什么,必须保证学法。学不好法,人心就多,就互相在抵消正的力量,形不成整体,就被间隔。师尊说:“大法弟子中一旦有什么人心反映出来,就是被邪恶钻空子的地方,邪恶就会利用这件事情干它们要干的坏事。”(《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这两名同修为本地证实大法做了很多,被邪恶钻空子迫害,一个被病魔夺去生命,另一个同修被恶意举报非法关押迫害。教训使我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放下自我去无私的配合,才能达到整体协调一致。

在大资料点时,我和一同修认识,她到我这来拿《九评》,也知道了她是那一片的协调人,整体有事的时候,我也经常找她交流。一次,快过年的时候,农村同修想了个办法,说拿着对联挨家走,讲真相,这位同修和我定好了,晚上到我这里来取。我找進货的同修说,晚上同修来取对联。可到了晚上,我跟同修去取对联,進货同修却把对联给别人了,告诉我说没有了。跟我同去的同修一下就火了,说:谁拿走的?必须追回来,我这边农村同修都等着用呢。当时我没吱声,但是心里却对同去的同修有了意见,心想你得法那么早,比我得多看多少法呀,心性还这样。我打电话把东西追回来,她拿走了。

我回家,坐那,心里还不是滋味,还想她那一套都是党文化,象领导干部。再往下想的时候,想到她是做生意的,想到她瘫痪的丈夫、两个上学的孩子、还有患糖尿病的大姑姐,这些人都需要她照顾,迫害开始后,农村同修联系不到原来的协调人了,她能让同修到她家来,不管白天、晚上,资料大包小包从她家分散,正念多强,多了不起。她的优点、闪光的一面就出来了,在想的过程中,心里的结就不翼而飞了,我才想起学法。

第二天看到她时,她内疚的对我说:我昨天晚上怎么那样呢?修的真差劲。通过这件事我们共同向内找,心里没有间隔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