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学法 破难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七日】

一、从新走回证实法的整体中来

我九七年四月得法,今年五十八岁。由于遭受迫害,回家后使我最难突破的大关:一是怕,二是自卑。

怕和同修接触,引起恶人注意;怕出去发真相再遭迫害;怕家里人更反对;怕到一看见警察就神经过敏的程度;怕被全局通报开除工职,同事看见瞧不起;怕写“三书”了,同修瞧不起。不管我怎么躲避,同修还是主动来我家给予关怀和鼓励,帮我交“严正声明”和办退党。那时如果没有同修帮助和关怀,我不知道还要耽误多长时间,才能从新走出来。所以当有狱中同修回来时,外面的同修要及时的给予关怀和鼓励是非常必要的。

我调整好心态后,把师父的所有讲法、经文,一点不落的全学一遍,然后把家里和邪党有关系的书报等东西都清理了,就做走出来的准备。师父说:“我叫大家做好三件事,这三件事大家一定要做好,一直到你圆满之前你都应该把这些事情做好,你的威德、你们未来的一切都从这些中产生。”(《各地讲法六》〈二零零四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认识到,大法弟子不做三件事,还算什么大法弟子?但是做又害怕,怎么办?我一定要从新走出去。

我先从一份做起,从我楼洞开始炼胆。我把门开了,拿了一份资料刚上一层,就听有人开门,吓的我赶紧往屋跑,一份也没做成。然后,我想还是上别处做吧。刚做几份就遇到人,吓的我就停两天。

因有怕心,邪恶就干扰。但我不能再停了,我就邮真相信,我就从单位开始,从报纸上、电脑上、通讯录上、外单位的墙上搜集名单,实在没有了,一下子就来好几张,登有个人参加社保情况的名单报纸,有名又有地址。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每次邮投时,为了不引起常人注意,我五封一起投。有一次,我去邮真相信时,再交房贷款。在投信时,我还是五封一起投,可是投两次都没投進去,那信就象木板一样硬,心想也不厚啊?怎么回事?我拿出一看,房款卡就夹在中间。当把卡拿出后,很容易就投進去了。那个卡就能有信皮厚,根本不影响。当时我就悟到是师父在保护我,我感激心情无以言表!否则存一年多钱的卡投進邮筒里,那麻烦可就大了。

后来邮局被中共操控,真相信不好邮了。我又回来发真相资料。那时怕心小点了,但还是怕,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的交流,我也先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再出去发真相,明显觉的师父在帮我,一般出去很少遇到人,有时发完真相资料下楼,人站在楼口好象等我下来他才上楼。有时我進楼洞时,有人开门要出来又关门進去了。每次上农村亲戚家去,我都带着上百份的真相资料去发。

我没邪党被迫害前,让他们给做伴都行,迫害后,上谁家都不让我出去,更不给我做伴,我只好在后半夜一两点出去发,农村狗多,两人出去时狗总叫,有时连成片叫。我自己出去时,走到狗跟前它也不叫,即使有叫的也很少。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呢。

有一次在农村,因没有路灯,夜漆黑,我在贴“法轮大法好”小粘贴时,揭胶时,就象那个哧花炮似的闪光,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

还有一次,我出去发真相资料,忘了兜里还有五十元钱,当我掏出一摞真相资料,要粘时,明显感到是师父让我看到那五十元钱,若平时根本不可能注意的事,慈悲的师父连五十元都不让我丢。所以现在,不管天黑路远,刮风下雨,冰天雪地,一想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就不害怕了。

因我遭迫害时,家人也跟着受罪了,所以我回家后,他们怕我再出去发资料,就极力阻拦我和同修接触,所以每次都是背着他们拿资料,等晚上丈夫睡着后,我再摸黑分装。

有一次下午,我参加小组学完法,我拿了十多本《九评》回家,因没到下班时间,一進屋,见丈夫回来了,我心里“咯噔”一下,可能脸上也带出了紧张,他就问我:“上哪去了?”我撒谎说:“上街了。”他问:“你兜里背的什么?”我说:“买的东西。”就装镇静往里屋走。他过来一把抢过我的包,打开一看是《九评》,就问:“你拿这些干吗?”我说:“给亲戚党员看。”他想到我要往外发,就急了,问我;“你还让不让我活了?”我说:“我做我的,你活你的,你不抢看,不就没事了。”他过来,迎面就给我一巴掌,打几下不解恨,就拿两本《九评》合起来扇我脸,当时脸就肿了。我说:“你就打死我,也得做。我是按师父要求,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并不是怕你。”然后他就撵我走。我说:“你把房子的一半钱给我,我马上就走。”(因我没有工资了)他看我不服,就把那些《九评》包上,给扔到路旁的垃圾桶里。我心里求师父,别让捡破烂的给捡走了。

第二天,等他上班走后,我赶紧去找,一看,《九评》还在,就拿回来背着他,发出去了。气的他好几天不和我说话。他不甘心,就让我给他写不出去发资料的“保证书”,不然就离婚。

我想,总怕他,也不是个事,我就给他写了一个“严正声明”。我说:“因为法轮大法是万古不遇的正法修炼,能让我得到大法是我的万幸,所以这条修炼道路我是走定了。无论什么邪恶,什么人都休想阻碍我,干扰我。因为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我就是为大法而来的。珍惜大法比珍惜我的生命更重要。所以我必须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为了不让家人替我担心、上火,今天我特此声明,从今以后,我的一切修炼上的事情,都有师父在管,都于你们无关,请你们不要干涉我,不要只考虑你们的生活,就让我失去这万古不遇的修佛机缘。要那样真是罪大无边。”他看完后,就无声的给我送过来了。

从此以后,我再拿资料,他看见了也不高兴,但不干涉我了。看我出去时,他叨咕几句,就拉倒了。现在他一般不干扰我,还经常提醒我发正念到点了。看来,只要我们自己做对,一切干扰自消。

二、只有按师父说的做才能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和安排

我被迫害时,离退休还有一年时间,儿子怕我上火,从魔窝回来时,才告诉,我从被抓那个月,就被停发了工资,被全局通报,开除工职,开出党籍。我听后,心里想,就后面一个是好事,其它的都完了。心想,儿子还没结婚,房子还没买。人心一个劲的往上返,我病倒了(其实是消业),他们也不好再说我了。

后来我冷静下来想到师父法中讲:“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你邪恶不给我工资我照样炼。我也不想了,爱怎怎的,就忙于我应该做的三件事去了,也没找任何人。开除,局里给办二年低保生活费,每月给二百元,我也没去办。等到退休时间,儿子去市劳动局给我办退休时,那里人说炼法轮功被教养后,得退休二年以后再给办,还给拿出一份文件给儿子看,儿子生气的回来了。我也没多想,爱给不给,没有钱,我不花,还继续做三件事。

事隔两月后,有同修让我去问一下怎么回事,我就去了。一问,他们说:“你怎么才来办?”我说:“我儿子三月份就来办了,说你们不给办,让回去的。”他们非常不负责任的说:“现在给你办,不过那两个月工资不能给你补了。”我也没言语,他们给办了退休,还扣了一年工龄,把我多年缴医疗费换来的医疗保险待遇给取消了,还让我重缴。我说我不要了。心里话,我有师父给我的健康身体也用不着你保险,你能保什么险?

在写这次交流之前,我把我修炼以来的修炼日记,都翻看了一遍,静下心来找一找,看一看我以前记下的那些执著心,去掉了多少,还有多少。不找不知道,这一找,着实把我吓一跳,贪心、怕心、妒嫉心、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挑毛病心(人和物),现在又多了一个自卑心。修了十一年了,除了色心没有了,其他心一个都没少。再把一个个心扒开仔细一瞅,全是密密麻麻的我和私,搂着这么多的黑色物资,怎能修成净白体?

师父说:“那佛和神都是光焰无际的”(《欧洲法会讲法》)这么脏的身体,师父得把我往哪摆?法天天在看,功也天天在炼,可出了门就忘了我是谁了。三件事也在做,可一件也没做好,学法当任务追求数量,常常是口在念神走了。正念天天发,每天多则十几次,少则七八次,可是,不是杂念丛生,就是手变形。真相面对面讲的很少,劝退的人数也不多。我这是在修吗?我还能赶趟吗?愁死我了。我该怎么办呢?

写到这,我想起了师父《洪吟二》〈梅〉:“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著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想起师父对我们的殷切期盼,想起师父为我们的承受,我就止不住泪,也为自己这么执著不前,不争气而流泪。我仿佛看见师父就站在我面前,慈悲而又严肃的对我说:“还不抓紧,还不抓紧”。

我不能再让师父为我操心着急了,虽然师父慈悲,不想丢下一个弟子,可法也是有标准的。我有信心在今后的修炼道路上,精進实修,在做好三件中修好自己是根本,要时时、事事向内找,去执著,在这正法的最后的时间里,我要按师父的:《志不退》“超越时空正法急 巨难志不移 邪恶疯狂不迷途 除恶只当把尘拂 弟子走正大法路 光耀人间三界出 法徒精進志不退 万古艰辛 只为这一回”去做。修的执著无一漏,才能圆满随师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