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证实大法的一粒子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四日】我是九九年二月份得法的大法弟子,当我看完一遍《转法轮》后,我感到震惊,这就是我今生要找的,这就是我要得到的,我懂得大法的珍贵。当我清理完原来所学的杂书和所供之物后,那时家人都已睡去,深夜学法后,打坐时清晰的看到师父穿着黄色的炼功服,来到我家,微笑的看着我。我高兴的激动不已,全身心投入到大法修炼中,我把大法的美好、殊胜、神奇、及无病一身轻的喜悦告诉亲朋好友。

就在我幸福的沉浸在师尊洪大慈悲的救度中,沐浴在佛光普照中,一时间整个中国大地乌云翻滚,天昏地暗,邪恶当道,中共污蔑的谎言铺天盖地而来,师父受诋毁,大法遭到迫害,但我心中坚信: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正的!

到北京上访,流离失所

二零零零年过年前夕,为了捍卫宇宙的真理,为了履行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我们冒着严寒的风雪,凭着对大法的坚定信念,艰难的到北京上访,告诉政府、告诉中国人民,法轮大法教人向善,教人做好人,对国家和人民百利而无一害,法轮大法是正法不是邪教。是政府错了!

火车站售票大厅非常拥挤,现在车票已经卖到过年后了,连站票都买不到,在这魔难当头,我们有正事,怎么能等呢?在大家发出站也要站到北京的坚定正念后,几经周折,晚上终于买到第二天上北京的站票。就这样在拥挤的列车上,我们像栽甘蔗一样站到了长沙,才找到了座位,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我们被非法关押,几天后带回当地,非法关在看守所,50多天后,集体绝食后正念闯出。

二零零一年过年后,当地“六一零”借着自焚伪案之风,办洗脑班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我们家白天晚上都有人来骚扰,强迫你去,并早就安排人监控。我知道大法的珍贵,我知道大法得之不易,师父说“还有的人跑到别的气功师场上去听报告”。“我说你千万别去,听了不好的东西就从耳朵往里灌。度一个人很难,改变你的思想很难,调整你的身体也是很难的。”(《转法轮》)我不会听他们强行灌输,更不会去洗脑班,就这样我被迫离家出走。

流离失所,历尽艰辛,到过许多地方,所到之处知道法轮大法真相的人,都说法轮大法好,都说法轮功学员是世上最好的人。

身卧牢笼志不移

师父说:“大法弟子除了自己修炼之外,你们最大的责任就是要救度众生。”(《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在流离失所期间,在生活很艰难的情况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们也在讲真相救度众生。由于强烈的做事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在大街上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绑架。深夜,我被非法关在看守所,我不愿说我的姓名,因我在的工厂是个小企业,我不愿单位再承受经济损失。轮番的提审,我只跟他们讲真相,他们威胁、恐吓、花言巧语,变换手段,还多次领着邪悟的人来强行“洗脑”,他们说了许多邪悟看法,我一一反驳,我说,你们忘记了大法弟子的责任,不做救度众生的事,自己转化了还甘当邪恶的帮凶,坑害同修。最后他们无话可说,只是我不听,他们就不想和我说什么了。他们被邪魔控制着,头脑不清醒。恶警指示牢头让犯人变着法子来折磨我,超负荷的奴役,犯人的打骂,然而他们费尽心机还是得不到一个字。

为抵制邪恶的迫害我绝食,昏倒在牢房中。之后,我写了抗议中共迫害法轮大法的文章,在犯人中传看。我还教她们背师父的诗。有的犯人说出去也炼法轮功。牢头害怕的说,大姐你写这个会牵连我戴脚镣的,我说我决不牵连你,我亲手交给经办。五十多天后,我被送到劳教所,

我牢记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艰难的环境中,坚定的维护着法,证实着法,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在劳教所我抵制邪恶的转化,下队后,队上的大法弟子,整体配合非常默契,为抵制邪恶的迫害,我们多次绝食、抗挣、抗工。在“七•二零”到来之际,两个队的大法弟子,形成一个整体,“法轮大法好”的声音此起彼伏,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同时,无论是所长、队长、警察、或是劳教人员,是凡与我接触过的,我都把大法的真相讲给他,并写了揭露迫害大法弟子的文章,在犯人中传看。有个警察在没人时悄悄对我说:“阿姨,谢谢你讲给我做人的道理”。我为这个生命得救感到高兴。有的吸毒人员看了同修给的手抄大法书后,天目就开了,看到法轮在旋转;还有的把师父的诗,写到笔记本上背,说出去我也炼……

在一次劳教所上千人的大会上,所长在大会上诽谤“法轮大法”。作为大法弟子,大法的一粒子,岂容邪恶在光天化日之下诽谤佛法!毒害众生,大法弟子们,一个个勇敢的站起来,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迫害法轮大法,天理不容!”打手们打我、掐脖子、捂住我的嘴,只要打手们手一放松,我再次高喊“法轮大法好!”虽然为此,我被关進禁闭室,遭受毒打,备受折磨,但我们的行为震慑了邪恶。

在牢房里,我多次炼功遭受毒打,有一天夜里,我在床上打坐,打手们把我拖出牢房,拽進卫生间,塞進厕坑,恶毒的说,你爱炼就在厕坑里炼.我说这里那么肮脏,不是我炼的地方。事后我想,我修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是最神圣的,不准我炼,我就要炼,我要到劳教所广场上炼。于是我在寻找机会,有一天晚上,我冲出车间,警察被抑制住了,包夹被抑制住了,此时整个车间都象被抑制住了一样,没人看见我。我只觉的有一股力量在推着我,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我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广场,快步冲到台上,在台上炼功,大约二十分钟后,她们发现我没在,急的到处找我。打手们在台上找到了我,我大声高喊:“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这正念的声音响彻劳教所的上空,打手们毒打我,掐脖子、捂嘴、用衣服蒙住我的头,使我窒息的喘不过气。此事震惊了整个劳教所,震慑了邪恶。

在有形的牢笼里,自己能一身正气、清醒理智的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但也因为常人的执着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加重迫害,经历了长时间无理加期,最后终于堂堂正正走出了这座魔窟,回到家中。

正念抵制行恶

邪恶的旧势力不只是想在魔窟中把大法弟子毁掉,它们就是要把一切强加给受到迫害的大法弟子身上,魔窟中的一切已实实在在的压進我的记忆中,这是最恶毒的,在魔窟中受到的摧残,在心底留下烙印,就如影随形般的,不经意的在我头脑中时常显现,使我受到严重干扰,加之困魔、松懈之后的安逸心等等,被牢牢拽住,使我精進不起来,就连看九评的碟片才十多分钟,就困的睡过去。然而,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岂能被困魔、求安逸等旧势力所操控,怎么能被这无形的牢笼所关住呢?全盘否定旧势力,正念解体旧势力的安排,做好三件事,就能冲破这无形的牢笼。

二零零七年底,一群恶警突然窜来我家,让我在搜查证上签字,恶人要抄家,我拒绝签字,并正告恶人,私闯民宅,非法抄家是犯法的。恶人抢走了大法书、明慧周刊、光碟等资料后,强行把我劫持到公安局,非法审讯。我说我做个好人没犯法,拒绝回答审讯的任何问题,一有时机就讲真相发正念,告诉警察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摆正观念为自己留条后路。中途换了看守的人是当年上北京时参与审讯的警察,跟他讲了真相,讲了三退的重要性,他说他知道该怎么做的,我为这个生命得救而感到高兴!又换恶警来审讯,翻来覆去同样得不到一个字,最后说:你在传讯书上签个字,就放你出去。我说我没犯法不会签任何字。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同修们整体配合发正念解体邪恶,这样我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晚上,我们家的自来水管的龙头怎么也关不紧,开始小漏,接之而来是哗啦啦的大漏,自来水流的满地都是,怎么也堵不住,总闸也坏了,最后,请人来换了水龙头才堵住才修好。我知道是师父在点悟我向内找,查找自身的漏。当我静下心来一看,虽然三件事也在做,向内找还真吓一跳,松懈、安逸心、自以为是、不经意的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学法不入心,发正念不入静,杂念多、手变形……好危险啊!我离大法弟子的要求太远了!是师父一再给机会一再保护我们,我痛定思痛,我在心里向师父忏悔,请慈悲伟大的师父原谅我!我会精進,会在大法中归正自己,真正纯正自己,一定配上这大法弟子的称号,让师父多一份欣慰!

在神路上奋起直追

调整心态后,我开始背法,归正自己溶于法中。从法中我们知道所有的生命都是为法而来,如果这一次他们不能被救度的话,就永远回不去了,那将永远失去做人的机缘,那么救度众生就成了大法弟子的最大责任。

凡是与我搭上话的人都是我要救度的众生。出门上街,卖菜的、卖水果的、收废品的、拉三轮车的、打工的、开出租车的、问路的、亲朋好友、公安警察、银行工作人员、医生、教师、游玩的大中小学生,凡是遇到的,我都会与她们主动的打招呼,根据不同的人,用不同的切入点,用不同的方式在讲真相劝三退,百分之九十五的都能劝退,但也有不退的。

有个几年前认识的医生,多年不见他已经不认识我了,搭上话后,他告诉我他已调到法院工作,我只把他当作要救度的众生给他讲真相,几分钟后,他不但不听,反而恶狠狠的说政府都在打压你还敢说,并问我是哪个单位的、叫什么名字,这时他拿出手机,我说你不要这样,这对你不好,他说他接电话,我也不动心,立刻发正念,他真在接电话,我在旁边等着还想救他,他接完电话,又问我的名字,我说这个不重要,关键是你要明白,退出党、团、队才能得救,他邪恶的说明白什么?再说我抓你,边说边走了。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我为这个生命不能明白真相感到惋惜,但愿他还能有机缘,能明白,得以救度。

有个卖菜的农民,我给他讲了真相并劝退之后,过了几天给他送了光碟和小册子,告诉他这是救命的,让他把这福音与村里人分享。事后见了我,他说大家都明白了,村里都在传着看呢!并拉着我的手要送我白菜,还说都是有缘人,让我收下。我说这不行,你们种菜也不容易,你能把这福音带回村里就做了功德无量的事了。

一次坐出租车,和司机讲真相,先讲了跑车的艰难,钱也难挣,几句话就進入正题,他很认同并说共产党从来就没做过一件好事!讲到三退他本人退出,并希望他太太和儿子也能三退,下车付钱时,他说有缘人嘛就不用给了,我说你们跑车也挺不容易,这钱一定要收,你能把这个福音告诉给亲朋好友就做了大好事了,他说会的。

还有一次,给几个打工的讲真相,他们是一村的,明白后全都退出,喜悦的说我们这一家都平安了!有的明白真相后,非常激动,有的还说谢谢我!我告诉她们不要谢我,要谢就谢我们李老师!她们连声说谢谢李老师!我把光碟、小册子、单张或九评配成套,发到各片区居民楼,或送给不同地区的村民,村民们都比较纯朴,有什么事村里都会传说。这样四方众生都知道了真相,都有机缘得救。

我们只是有这个救度世人的心愿,有这个肉身在世上,跑跑腿,传个话而已,真正救人的是师父在做。我们都明白,“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我们与师父同在,与大法同在,让我们用神的正念,圆容师父所要的,救度广大的众生,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修去自我,修去私心,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做一粒纯正的大法粒子。

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