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欲之心当速去

对本地一些问题的浅见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七日】以下所谈内容,和本地局部或较多同修有关,進而可能影响本地同修跟上正法進程和救度众生的大局。我在其中,有责任说出个人见解,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一、关于色欲心

某日,看一同修帮其他同修修电脑。电脑硬盘里,常人下载的“成人片”赫然可见。听同修说,类似的情况不止一个两个。常人在物欲横流的今天,道德急速下滑,而作为大法弟子的我们,有责任“截窒世下流”(《洪吟二》〈普照〉),不能跟着常人道德下滑的洪流渐行渐远。从另一方面说,一台大法弟子用来救度众生的电脑,一件神的法器,掺杂着那肮脏的东西,达没达到应有的纯净?会不会影响救人的工作和效果?

近日还听说,一位年近半百的女“学员”,因以往的错误,仍在纠缠比自己儿子大不多少的男学员,目地还很明确。以前听到这样的事情,总有厌恶之心,不想多谈。然而,被色欲带动的学员危不危险?因为情,视他人危险而绕开,是私,所以一定要说。同修们咱们都知道,十年的迫害,尤其是早期,在漫天的谎言、巨大的外部压力下,在孤独寂寞中,如不从学法中树立正念,就容易在同修间产生依赖、寻求慰藉的情,不注意修掉的话,会转化为色欲。一些走出来很早的同修,忽略了这方面的修炼,被旧势力抓住借口迫害,就包括近期本地被迫害的事件,不也与此有关么?其实明慧早有文章汇集成册指出这类问题,但这类物质仍在本地表演,是不是旧势力在利用这个肮脏的物质毁掉学员、在同修之间制造妒嫉和间隔,干扰本地同修救度众生呢?

色欲之心当去,当速去!

二、关于某辅导员

没见过某辅导员,但听说,周边和本地同修多有到某辅导员家“取经”的、调整状态的、学习技术的,多年不断。那些到某辅导员家的同修啊,你们想过没有,某辅导员没有经济来源,要负责你们吃饭,常年下来经济上有没有压力?不间断的和同修切磋、做饭,某辅导员和家人同修有没有时间学法?有没有时间炼功?况且作为炼功人为别人着想,和平时期洪法都不在人家吃饭,现在占用同修大量时间就心安理得了么,前些年某辅导员被迫害的几乎失去人身,难道没有我们的因素吗?

某辅导员修的扎实、容量大等诸多大法弟子的优点,大家都佩服。但作为以往的辅导员也好,什么也好,协调是强项。在正法修炼时期,带出更多有大局观、法理清、正念足的协调人、协调好本地需要配合的事项,才是发挥最大作用的着力之处,哪怕是暂时利用一下别人的“崇拜心”。反观现在,大量“具体”事务缠身,对某辅导员发挥协调作用已经形成干扰。要知道,具体事务很多人都可以分担做,协调可不是人人都行的。

从另外一方面看,很多人去“求解”,“听听某辅导员怎么说的”,对于某辅导员来说,有没有证实自我的心?有没有常人“领导观念”的残留?或者是“不好意思”拒绝?

三、关于真相资料来源

这个问题看似简单,细谈起来还有争论。因为前几年那个x报,全市同修分歧很大。现在看来,做x报难道对了么?个人认为,08年关于奥运的一些内容,已部份抵消着其他同修讲真相的作用,这和2002年那次教训多么相似?难道非得这样损失才能停止?目前x报较少了,又有“自由亚洲电台”的录音带出现,当成大法弟子大面积讲真相的材料。

关键是证实自我的强烈执著,已经蒙住了智慧的眼睛。光盘的问题也是一样。我们现有的人力物力有限,很多地方覆盖一次要很久,那为什么不多做那些系统讲真相、更有普度作用的内容呢?目前,本地同修有两种类型需要提醒。一种是自我强、有主见,有能力编排真相;一种是没有自我,不加思考,盲目的发,面对问题想不起来对照大法来衡量和思考。如果前者自己编出点什么给后者,岂不是象x报那样了?

说到底,是不是选择的问题?面对明慧把关的真相成品和自己编排的东西,选择哪个?面对众生感受和自己感受,选择哪个?面对救度众生效果好和效果一般的,选择哪个?面对足金和开金,选择哪个?

四、关于依赖心

这个心在本地表现的很强。因为想方便、怕麻烦、图省事,从而对协调人、对商家、对信箱、对技术同修形成强大的依赖。依赖心的危害是遇到过关,首先一念想到的可能不是师尊和法,而是同修,这是个根子上的问题。没有对人的依赖心的时候,那一关、那一难,可能求师尊加持、在法中正悟(当然也包括同修提醒),即使一时做的不很好,也是自己走过来的,自己证悟法理的过程,是自己修过来的依赖别人拿意见、搭顺风车,自己修了没有呢?

假如没有协调人可以依赖,那还走不走自己的路、救不救度众生?假如没有“自己的”商家可以依赖,那还知不知道到哪里买耗材?假如没有信箱可以依赖,会不会找明慧的周刊网址?假如没有技术同修可以依赖,还做不做真相资料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