铲除最大毒源 解体超级巨枭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九日】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一首由御用文人创作的歌曲《南泥湾》唱红了大江两岸、长城内外。当时的大陆人都被歌曲中表现的景象迷惑了,一个个唱得心驰神往、热血沸腾。殊不知,中共邪党利用御用文人,跟人们撒了个弥天大谎:当时的南泥湾主要种植的不是庄稼,而是罂粟,俗称大烟。

据一位老红军披露,邪党早在“土地革命时期”就经常将黄金、烟土这些体积小而价值大的东西作为活动经费。没有大烟,红军早就饿死、困死在山上了。

邪党红军大溃逃时期,一路上都是把大烟当作现金使用,随时用烟土跟所经之地的老百姓或国民党地方军队交换生活物资或枪炮弹药。

抗日战争时期,邪党三五九旅在南泥湾开荒种罂粟并加工成烟土,卖到国民党统治区。当时,大烟的产销除陕北外,晋西北也是个重要产区,其它“根据地”相对少一些。被毛魔头吹捧其死为“重于泰山”的张思德,就是在加工烟土时,因烟窑崩塌而被活埋的。据邪党文献记载,当时中央政治局要求一年内产销大烟的任务为一百二十万两,这是个多么惊人的数字!

1946年,邪党许多干部从延安去东北,都随身携带大烟,以代现金之用。三年内战期间,邪党产销大烟非但没有停止,反倒扩大了规模。

历史证明:邪党是靠大烟养肥壮大起来的,没有大烟就没有邪党的一切,就没有邪党的今天。试问:古往今来,无论从鸦片产销的规模还是数量上,中外历史上哪个大毒枭能与中共邪党相匹敌?

中共邪党是举世最大的毒源,是古今中外无法相比的超级巨枭。

邪党建政后,产销大烟的恶行停止了,但却系统的炮制精神鸦片——党文化,并利用窃取的权利,强行向中国人灌输,给中国人彻底洗脑。短短几十年时间,邪党就将中国五千年传统的神传文化彻底破坏掉了。人们不信神,不信佛,为所欲为。思想、思维都是党文化,连言谈举止都是党文化那一套。如今,中国大陆假、恶、斗盛行,黄、赌、毒泛滥,官商勾结,警匪一家,黑白颠倒,正邪不分,迫害良善,逆天叛道……这一切全是由于邪党强行灌输党文化造成的。

然而中共的狼子野心并不止于此。多年来它不仅向中国人强制灌输党文化,也利用各种卑劣手段向世界各国输出精神鸦片——党文化,毒害全人类。其最终目的是要用党文化给全人类洗脑,这样它就可以毫不费力地当上世界的“山大王”,狼子野心何其毒也!

为此,它每年都派大量的文艺演出团体到世界各国巡演,实际上是利用文艺形式输出精神鸦片。它还在世界各地大办“孔子学院”,打着“汉语文化”的旗号,偷天换日,用党文化毒害各国人民。

更为严重的是,邪党近些年砸巨资收买、渗透海外主流媒体,使其成为输出精神鸦片的主要渠道。在北美、欧洲及港、澳、台地区,已有一些媒体被收买,成为邪党在海外的舆论打手和传播党文化的急先锋。香港凤凰电视台就充当了这类角色,被人们称为“海外中央台”。

2008年11月,中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在接受采访时强调,要办大型传媒,“左右国际舆论”。为此邪党要砸资数百亿人民币,随时以注入资金、收购的方式渗透西方主流媒体。为了输出精神鸦片,中共邪党真是不惜血本,不顾中国老百姓的死活,拿老百姓的血汗钱为输出精神鸦片铺路。

1992年5月,法轮功洪传于世。因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大法,传出后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短短几年时间修者就达上亿,对净化人们心灵、强健人们体魄、提升社会道德水平做出了不可估量的巨大贡献。然而,法轮功所倡导的“真、善、忍”恰好反衬出中共邪党“假、恶、斗”的邪恶本质来,对其炮制的党文化自然构成了致命威胁。出于政治妒嫉,中共邪党与人渣小丑江泽民相互利用,于1999年7月20日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迫害十年来有数十万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关押、劳教、判刑,至少有三千二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更有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累累血债罄竹难书!

中共邪党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徒的残酷迫害已招致天怒人怨,必将给人类带来一场空前的巨大劫难。当今世界上天灾人祸频仍,就是这场特大劫难的前奏,也是上天在警示人。贵州省平塘县发现的藏字石,上面自然形成的“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就体现了上苍的意志。此时除赶紧退出中共外,每个有良知的人都应行动起来,戮力同心铲除中共这个最大毒源,解体这个超级巨枭,如此既是最好的自救,也是拯救这个世界的重要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