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修大法得新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九日】我二十三岁那年,因为母亲要学功,我怕她不能坚持,所以为了陪她也跟着去炼炼。可是刚到炼功点没几天,我就觉的这里的炼功人都特别的真诚、善良而热情,我感到我来对了,这里是一片净土。

刚得法两个星期,师父便给我清理身体。我的扁桃腺炎是发作最频繁的,几乎每月一次,由于自己学医,每次服用些抗生素就好了,所以也没在意。炼功后没几日,又突然出现扁桃腺发炎的症状:发热、咽痛,吞咽,睡眠均受影响,当时我只是想到没问题不用吃药,照样很早就去炼功点炼功,也许正是因为这一念,三天后所有症状突然消失,从此再没犯过。同时我母亲的“病”也被师父根除了。此时我从内心真心感谢大法感谢师父。

“七·二零”后邪恶铺天盖地,我和母亲内心虽然坚信大法,不看也不听邪党的谎言,但由于法理不清再加上怕心和为私的执著,还是没有走出去,只是躲在家里炼炼功;与原来的同修也基本不往来了,渐渐的混同于一个常人。

二零零二年我刚生完女儿,母亲突然被查出患了癌症,我被彻底惊醒了,心想只有从新修炼,求师父救母亲,一定会没事的。同时,我和母亲也开始真正的溶入大法中。

母亲手术后经过大量学法炼功,身体恢复很快,我也抓紧时间修炼,身心变化很大,悟到了许多以前没悟到的法理。但由于当地同修少,没有联系,看不到师父的经文,所以很苦恼。二零零三年夏天,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家买了电脑,还自带刻录机,附送打印机一台,这正是我最需要的。没过几天丈夫告诉我几个海外网址,就这样我终于看到了期盼已久的明慧网,第一次看到师父的照片,我激动的泪流满面,深深体会到了师父的苦度。

明慧网是弟子切磋的最好平台,伴随着每一个弟子的成长。看同修的文章,对我的促進很大,我的电脑技术也在师父慈悲的加持下逐渐提高,如果遇到问题或干扰只要向内找,发正念,求师父加持一般都能解决。

有了真相资料就有了救人的法器,我的包里经常放着资料,去书店、将自己制作的“怎样上网 ”的小卡片夹在书里;路过网吧,将它放在车筐里,药店,商场的试衣间,大饭店的洗手间,咖啡店,大楼总的防盗门等等都是贴“三退”不干胶的好地方,汽车的前挡是放真相光碟好位置。我感到,只要我想去做,师父就会给我安排,不要害怕,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之中。

有一次,我在学校监考,带了“怎样上网 ”的小卡片准备放在学生的课桌里,可是我去教学楼走了一遍之后才发现教室的门早就上锁了,并且用封条封好了。我想这可怎么办?但我又一想:不要急,师父无所不能,一切由师父安排。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再每一个教室仔细的看,突然发现有一间教室的后门锁是虚挂的,封条一头也松着。我赶紧進去放好资料把门锁上,封条贴好,出来再仔细一看正是计算机专业学生的教室。

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需要放下怕心,正念要强,也以平时学法为基础的,我目前在这方面比较落后,只是和亲人、朋友,关系好的同事讲,还有许多人心没突破。

我的一位亲戚,是一名学识渊博的教师,早年在历次运动中吃尽邪党的苦,他对大法也认同,《九评》也看过,但对“三退”不理解,不接受,讲了数次无果。后来我与母亲交流,找出他的心结:对邪党还抱有幻想。找到了他的执著后我们发正念,清除他党文化的思维,将邪党虚伪的外衣扒掉,结合他个人的经历揭露邪党的本质,终于在师父的洪大慈悲下,亲戚慎重的决定“三退”。现在他已看过《转法轮》、教功带,他的家人也明白了真相。整个讲真相的过程不下十多次。

对家人讲真相,其实并不象想象的那么简单,自己的一言一行,往往影响他们对大法的看法,所以在家庭中时时刻刻不能忘记自己是个修炼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