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的屁股和警察的衣角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有个歇后语叫作“老虎的屁股——摸不得”,用以形容普通百姓惹不起的恶霸。那当然了,老虎是个什么动物,你敢去伸手摸它,真的是不想活了。可是老虎并不因为人不摸它的屁股,它就不吃人了,吃人是它的本性。

据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五日报道,黑龙江省密山市法轮功学员张传富于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八日被绑架,同年十月十六日被非法劳教。在绥化劳教所,恶警对他拳打脚踢,使用警棍。有一次竟将他双手背过来绑在床栏杆上吊起,双脚离地,再用电棍电。三、四个小时后,才放他下来。

二零零八年三月初,张传富的父母去劳教所探视,副中队长李成春说:“张传富表现‘不好’,不让接见。”传富的父亲拽住李的衣角问:“为什么不配合?怎么表现的不好?”李成春回手就是一拳,被张父躲开了。李成春疯了似的大叫:“你敢打警察!好,我叫‘110’来把你抓起来关进劳教所。你不是要见你儿子吗?我叫你天天在这里见你儿子。”李成春一边叫骂着,一边打电话叫来了十多个警察和“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的人、派出所的人,非抓张传富的父母不可,多亏有人出来打圆场才作罢。

以前就曾听一个警察说过:“穿上这身警服,我打人那叫执行公务,人打我那叫袭警。”我当时觉的怪野蛮的,在中共的社会里,法律竟能这样变相保护恶人,警察能不越来越霸道吗?看了明慧网的这则报道,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警察的衣角也摸不得啊。那么是谁豢养了这群专门害老百姓的“老虎”呢?

往下读下去,我发现李成春不过是众多“恶虎”中的一只。象他这样的恶警怎么这么多啊?

二零零八年六月,张传富再次被邪恶狱警刑罚,包括:白天不让上厕所、夜间坐小凳直到半夜一点左右才让睡觉、被拉到烈日下暴晒数小时及上大刑。警察于开友逼张传富两臂向后背上举、弯腰九十度。

恶警廉兴看到后说:“这多没意思呀!”上来亲自动手对张传富进行折磨。田之政、李喜春两个恶警也上来帮忙,他们用绳子把张传富双手捆上,倒背过来,吊在上铺的床边上,使其双脚离地,脖子上再吊半桶水,鼻子里灌上芥末油。还嫌不过瘾,就用塑料袋套住头,不让喘气,再往塑料袋里吹烟呛。脱下张传富的裤子用电棍专电下身。最后还用水把报纸蘸湿了贴在传富的脸上封住嘴,用强光晃他的眼睛。那个要抓张传富父亲的恶警李成春躺在床上用脚踹着张传富来回打秋千。一群“恶虎”就是这样残忍的折磨人的。

李成春们为什么个个如恶虎?而且已经抱成一团。这可还不只是专门对张传富施酷刑的这些警察。李成春打电话叫来的“110”的人、“610”的人和派出所的人,要么本身就是恶虎,要么是恶虎的帮凶,或者是恶虎的后台,其中有几个心存善良有人性的人啊?在恶虎横行的社会里,老百姓能得好吗?

古人讲“苛政猛于虎”,在现今的中国,中共暴政可不只是猛于虎了,它是专门豢养恶虎的邪灵。它的存在才是中国一切社会问题的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