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属集体控告是大勇之举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一日】二零零九年八月,被非法关押在中国黑龙江省大庆监狱的五十六位(保守人数)法轮功修炼人的家属与亲朋在去大庆市监狱管理科、驻监狱检察室、大庆市检察院、大庆市司法局、黑龙江省司法厅、中共司法部、全国人大等部门上访后,状告无门,求援无助。于是向国际社会和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提出投诉,控告大庆监狱的犯罪行为。

残酷迫害是中共的国家政策

十年来,在大庆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中被迫害致死的至少就有九人,他们是,于勇泉、王洪德、许基善、袁清江、朱洪兵、李敏、倪文奎、周树海、赵庆山。其中的大庆石油管理局采油七厂职工朱洪兵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强行灌食,下胃管。一次被恶人把一碗稀释的「奶粉」全灌进了朱洪兵的肺部,造成肺叶全都溃烂,导致后来心脏衰竭。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到期后监狱拒不放人,朱洪兵绝食抵制直到生命垂危之际,家人接出来后发现他的双肺严重萎缩,朱洪兵痛苦的维持了六个月后,于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这种迫害造成的心肺衰竭使人疲劳、手脚冰冷、呼吸困难,从一个健康的人到每天的呼吸都是一种折磨,到含冤离世,家属也遭受重大的打击, 而这一切的原因却只是因为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

在上访过程中,家属们发现国家机关或司法部门如出一辙的不作为,在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陈树安到大庆监狱检查时,王英杰当着陈树安和大庆监狱领导班子成员一行十多人的面前,把法轮功学员付文昌从床上头朝下拽到地上进行殴打,而没有遭到任何制止,这本身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是国家政策,而不是个人的行为。如果没有上级一级级的允许,监狱工作人员为保自己的饭碗,怎敢在上司面前动手打人。

全国各地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和劳教所,暴力迫害法轮功学员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迫害不严重的地方,其原因不是因为中共所谓「春风化雨」、「人道关怀」的画皮政策,而是因为那里的相关人员了解了真相,良知尚存,没有去执行中共的国家政策。时至今日,迫害仍然存在着,只是因为中共的遮掩没有被全社会了解。

揭露迫害是大勇之举

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和亲朋,面对迫害,没有选择逃避或屈服强权,反过来责怪自己的亲人,像在文革中一样主动划清界限,而是选择了集体为自己的亲人上书,向国际社会呼吁,这本身就是值得敬佩的大勇之举。

在中共历次对中国人的迫害中,其手段之残酷,控制之严密,扭曲了一切正常的家庭伦理道德。妻子揭发丈夫,儿子批斗父亲,以划清界限为荣,为的是逃避迫害,不被划到中共的打击对象一边。连自己亲人都不敢保护,谴责自己的亲人而忽略迫害者,这是中国人在中共统治下的悲哀。

作为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和亲朋,深深知道自己的亲友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人,看到自己亲友受到迫害,了解了法轮功的真相,敢于站出来群体反迫害,这种勇气是可嘉的,这也是在法轮功学员不畏强暴、坚持正义和真理的正气感召之下的大勇之举。能够克服恐惧,选择反迫害,对于在中国社会里长期被中共禁锢的人来说,是了不起的。对于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来说,能够在迫害下团结起来共同行事,也是不多见的例子。

在层层上访无门的情况下,他们选择了联名向国际社会揭露迫害,声援被迫害的学员,这本身对迫害者本身就是一个震慑。把责任人的罪状记录在案,白纸黑字的披露向国际社会,不但会让国际社会的民众了解到迫害的残酷,也会带来国际的反响和对迫害者的舆论压力,帮助自己的亲人。

在面对一个国家机器的迫害下,作为普通的民众,能够集体反迫害,他们的勇气和良知,划破了监狱的黑暗,也呼唤着世人的帮助。每个中国人的自救,需要的就是这种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