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拷问良知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河南新密市农民工张海超因在郑州振东耐磨材料有限公司打工时患上了职业病——尘肺,而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给出的结论屡次都是肺结核。为了确诊自己的病,他先后去过省城和北京的数家大医院,医生们都给出了一致的结论:职业病——尘肺。可是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却始终不改口自己的诊断结果——肺结核。在实在无法证明自己的情况下,这个朴实的农民做出了惊人之举——开胸验肺!

一个人到了要割开自己的胸腔去证明自己患病,说明了什么呢?个中的悲苦和凄惨只有当事人自己能够切身体会。可是,别忘了,我们和张海超生活在同一个社会中,这个社会的险恶只是在这一个方面的一件事情上暴露出来而已。其实,生活在这个社会环境中的我们,所受到的不公平的挤压也是相当惨重的。

正因为大家都感受到了这种切身的挤压,所以,“开胸验肺”事件传出后,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立刻受到全国网民的声讨。这种声讨出于最基本的人道,但同时也表达了对自身生存环境日益恶劣的抵制和抗争,其中包含着多少底层民众对中共官僚的怒吼啊。

很难让人想象这样的事情能够发生,因为它太荒唐,太没有人性。可是还有比这更荒唐更没人性的呢。张海超是六月二十二日开的胸,仅仅就在一个星期前,也就是六月十五日,在贵州省黔西南州兴义市却发生了“杀人盗器官”案,被害者是一名健康、无辜的流浪汉。被人从水中捞起时,全身可用的器官都已不复存在,只剩下一个空空的躯壳……

显然,杀害流浪汉的目的是为了摘取他身上的器官。摘取器官的目的是为了利用他健康的人体器官去为那些急需换取器官的患者移植。当然,参与的人牟取的是异常丰厚的暴利。至于流浪汉是在被杀害后迅速摘取的器官,还是在施以麻药后尚未断气的情况下摘取的器官,甚或是在被捆绑后根本就没有施用麻药的情况下摘取的器官,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做恶者的凶残远远的超出人所能想象的极限。那么,这样的事情发生后,政府不应该加大对这类事件的打击力度吗?可是,这类的新闻很快就被封杀,很多报道过这个事件的网页也都被删除。为什么?非常明显,这样的事情宣扬出去,就是对中共邪党的控诉,就是在向世人指证作为世界第一人体器官移植大国的确认,原来是立足于这种非人道的残忍基础之上的。这本身也是对中共本性的一次大揭露。所以,中共加紧做的正是对这类事件的消音。

这样的事情报道出来了,老百姓才敢相信。可是那些没有报道出来的呢?甚至那些从其它渠道报道出来很快就被中共封杀了的更加残忍的血案呢?

中国大陆这类活体摘取人体器官的事在国际上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二零零六年,已经有知情者公开指证了这种活体摘取人体器官大规模存在于那些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身上的事实。

这个指证,已经被国际社会所证实。加拿大著名的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作了全面而彻底的调查。他们经过多方考证、调查,包括对移植医院的电话采访、对医生的采访、对中介的采访(都有录音为证),作出了关于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独立调查报告》,已经在世界上造成深远的影响。

这太残忍了!这能是真的吗?把那些无辜的修炼者绑架起来本身就是犯罪,如果再去摘取他的器官,甚至为了确保移植器官的质量,连麻药都不用,这样的罪恶真的会发生在中共身上吗?

让人伤感的是,答案是肯定的。其实象那个流浪汉被掏空器官的血案,早在2001年就发生在法轮功修炼者身上了。据明慧网报道,2001年2月16日,哈尔滨法轮功学员任鹏武(男,33岁)因散发关于天安门自焚的真相材料被捕,关押于呼兰县第二看守所。5天后即2月21日凌晨死亡。警察在未经家属同意的情况下,假借法律鉴定的名义,将任鹏武身体从咽喉处至小便处的所有身体器官全部摘除,然后强行火化。

可以说,这类事件的持续发生,是和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同步的。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并不是法轮功修炼者,他们只是基于最基本的人道,被这全人类所不能容忍的罪恶所震撼后,才展开了这场实事求是的调查。作为人类中的一员,他们为人类作出了自己应该做的,给世人指出这种迫害的真实,非常庄重的指出: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而且是中共以国家政权为载体所犯下的灭绝人性的罪行。事件的本身所揭露的就是中共对全人类灵魂的虐杀和对人性的亵渎!

然而,受到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还仍然在承受着这凶残的迫害。一些被谎言毒害的中国人并没有被这残忍的虐杀所惊醒,还仍然痴迷于听信中共政府的一面之词。殊不知,就在他们这种麻木的随和中,中共的手术刀却愈加自如的游刃在被剥夺了自由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上。

对法轮功的迫害持续了十年。十年的时间,还不足以让人认识到迫害者的邪恶吗?也许我们的怯懦,正是中共肆无忌惮的迫害他人的社会心理基础。别忘了,对他人的迫害的持续和加强,也在挤压着我们每一个中国人的生存空间,这其中也包括你我。

张海超开胸验肺后,相关的部门明确的告诉他:开也是白开!因为他们是唯一的鉴定职业病的机构。只有当这样的悲剧报道出来后,在全民一致的声讨声中,当局才被迫作出妥协。那个流浪汉的事件公开报道出来后,中共的中宣部已经针对此发出了宣传禁令。

对法轮功修炼者人体器官的活体摘取,能够大规模长时间的存在,正是中共信息封锁的结果。中共的谎言蒙蔽了世人的心智。可是谎言只能蒙蔽一时,却不能蒙蔽一世。在谎言被揭穿、事实大白于天下的时候,中国人啊,你连接受真相的勇气都没有吗?

受害者不只是张海超、流浪汉和众多的法轮功修炼者。如果任凭行凶者继续逞凶,让血刃自如的游走在受害人的身上,而没有这个社会所应有的道德良知的关注,中国人啊,我们的生存环境还不堪忧吗?

集体麻木也就是集体的默许,才造成每个人在这个社会中被挤压得艰于呼吸。沾满无辜者鲜血的手术刀有这个政党作保护,又没有正义力量的发出,它能够停止吗?

法轮功修炼者冒着生命危险揭露迫害、讲清真相,是为了他们自己吗?他们所做的一切不正是我们这个社会所需要的吗?在法轮功修炼者讲述的真相中,世人啊,请也拿出你的那份良知。

只愿手术刀在无辜者身上割裂时的痛楚,和受害人灵魂痛苦的呻吟,能惊醒我们每一个人的道德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