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毛群安的撒谎看中共活摘器官的真实性(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九日】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专访中,面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不让海外独立调查团入境大陆的指控,提不出反驳证据,却反复诬蔑法轮功学员。

到底是谁在造谣呢?

还是这个毛群安,曾是在国际聚光灯下公开向全世界撒谎的人。二零零六年四月十日,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他否认海外传媒报道大陆随意取死刑犯器官进行移植的说法。他称,大陆移植的器官来源,主要来源于公民在去世时候的自愿捐赠。

半年之后,在这次英国广播公司的专访中,毛群安又说在中国因为传统观念的影响,动员人们捐献器官方面存在一定困难,公开声称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前后截然矛盾的回答,毛群安肯定是在撒谎。不过,毛群安只是中共的一个传声筒而已,是中共要撒谎。中共一直高调否认随意取死刑犯器官的事情,为什么这回“主动承认”呢?

很明显,中共是为了转移国际上关于它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焚烧尸体——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的指控,才施出其一贯的流氓手段,反过来声称大量利用死刑犯器官,意图混淆视听,把活摘器官这种最残忍的罪恶隐藏起来。

自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恶行在二零零六年初被知情人曝光之后,面对国际上强大压力,中共采取了一系列的行为来掩盖。在苏家屯集中营的活摘器官被曝光之后,中共有三个星期的沉默;等清理完毕之后,才请人去苏家屯参观作秀;接下来,把许多网站上关于招徕海外人士前往大陆做器官移植的广告网页撤销或修改;二零零六年七月一日,象征性的《器官移植法》实施,但《移植法》根本没有就供体来源做规定;同时,媒体上开始报道给穷人换器官,报道如何有人捐赠器官,企图营造大陆器官大多来自自愿捐赠的假相;但随着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大量发生,特别是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独立调查收集和采访相关证人之后写出的确信中共犯有活摘器官罪恶的“调查报告”,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世界各地相继成立由知名人士牵头的真相调查团,要求进入中国大陆劳教所、监狱和集中营实地考察。这时,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中共一方面不让国外的独立调查团入境大陆,另一方面施出流氓手法,声称大量器官是来自它过去坚决否认的来源——死刑犯。最后就是公开在国际媒体面前再倒打一耙,说别人在“造谣”。

其实,不论中共如何掩盖,有一点它掩盖不了,就是中国大陆的器官供体为什么如此充足。器官供体在其它国家都是最大的瓶颈,在中国大陆反而是最发达的环节。就算是用死刑犯的器官,也根本达不到现在的这个程度。

据南京《金陵晚报》二零零七年一月一日的报道,患者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八日入住南京市鼓楼医院,十二月三十日竟获得肝、肾两种器官供体(见图)。这篇充满煽情的报道中,患者家境贫穷,每天的花销数千上万,可是,院长却有信心很快找到供体。果然,两个礼拜不到,肝、肾供体都找到了。这里透露出的一个信息就是,医院已经习惯于很快找到供体。国外的器官移植等待时间要以“年”来计,而在中国,是以“天”来算。事实如此,一般两礼拜,最多一个月,基本上是中国大陆器官移植的正常等待时间,大陆各大医院被删除的移植中心的网页上,很多都是这么写的。明慧网上还有许许多多大陆法轮功学员收集的调查线索,都说明医院的供体来源很充足,等待时间很短。

高精度图片

这个“供体来源充足”的背后,是因为有一个庞大的活体器官库,是因为有无数法轮功学员被残忍的屠杀而被用来牟取暴利。

中共现在声称死刑犯器官也没用。问题的关键在于,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法轮功被全面抹黑,被当作敌人和疯子。把法轮功学员作为器官供体,比普通的死刑犯要来得更方便的多,更符合江泽民邪恶集团欲灭绝法轮功的意图,而且是江氏集团主导的一个更没有风险的、还能够攫取更多钱财的犯罪。这就是为什么发生了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这样无法想象、无比邪恶的罪行。

毛群安在专访中还表示,如果存在这样大面积的活体摘取器官,国际社会早该知道了。毛群安这时想起来自由社会的标准来了。但中共不是这样透明的自由社会,多少罪恶在背后发生,外界很难知道。假设毛群安每天在家门口买的早点是味道鲜美的人肉包子,这包子是摊贩从郊外的孙二娘包子铺运来的,摊贩和孙二娘都是公安一个系统的,有知情人举报过,但举报者都被关进了监狱,包子铺生意是越来越火红,那毛群安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自己吃的是人肉包子呢?能因为外界好几年都不知道,就可以否认他吃的不是人肉包子吗?

其实,只要问毛群安和中共几个基本的问题,就知道他是如何在隐瞒活摘器官上撒谎了:这几年的宣传有没有造成对法轮功的仇恨?法轮功学员上访会不会被抓?抓了会不会被强制“转化”?洗脑班存不存在?监狱里有没有法轮功学员?坚定不被“转化”的是如何处理的?全国性大面积的严酷迫害是个人问题还是政策问题?有没有公开处理过迫害法轮功的人?敢不敢让法轮功公开说话?敢不敢让海外的调查团进行独立调查?劳教所的血腥黑幕敢不敢让当事人在大陆媒体上曝光?

一句话,迫害的存在是不争的事实,那么,什么事中共做不出来呢?!



附录:中共官员对摘取器官的说辞一览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七日~九日,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马尼拉世界卫生组织(WHO)分部召开的会议上,首度正式声称,目前中国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

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声称,“有关中国存在从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进行器官移植的情况,完全是谎言。”“蓄意捏造,欺骗舆论。”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日,中共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否认海外传媒报道大陆随意摘取死刑犯器官进行移植的说法。他称,大陆移植的器官来源,主要来源于公民在去世时候的自愿捐赠。

十月十日,秦刚回应BBC记者傅东飞的报导(报导中提及探访的医院医生说“器官来自于死刑犯”)时称,“境外一些媒体报道中国的器官移植时编造‘假新闻’,‘攻击中国的司法制度’。”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广州的一个会议上再次声称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中共官方媒体进行了报导。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一日,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在接受BBC专访中声称大多数移植器官来自于死刑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