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女子劳教所的“转化”黑幕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二零零八年二月,由于我使用了一个公民应有的权利,向人讲述法轮功迫害的真相而被绑架。在没有经过任何正规法律程序的情况下,我被告知将送中八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里,让我看到了什么是“教育、感化和挽救”。

刚去的时候,按照他们的说法,为了“挽救”我,干警们只好“不得已”采取强硬的手段,来让我认识到不“转化”就得不到觉睡、整天站着(有时还是用分解动作站很长时间)、得不到上厕所、得不到洗漱,而且还要“万事打报告”——身上哪痒了,或者是想咳嗽的时候,首先要给二十四小时“包夹”你的人申请,如没有经过申请胆敢“擅自”挠痒,或者一下没忍住,咳嗽出来,那可就麻烦了,这些干警们的“得力助手”将会对你施以各种惩罚。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就是因为不小心,“擅自”咳出痰来,包在卫生纸里,“包夹”马上逼这位法轮功学员将这张包着痰的纸吞到肚子里。

在这里,新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一般是属于“重控”,由六个“包夹”二十四小时“照看”,对法轮功学员的一举一动全都详细记录在一个本子上,连晚上睡觉时的姿势,呼吸是否均匀都有记载。在这种严重缺乏睡眠和人身自由的情况下,我昧着良心妥协了。

我们每天被强迫看各种污蔑大法和师父的书籍和音像资料,看完后,还要写出“认识”,最后还要写出“总认识”。不写或写不出来,就不准睡觉。就算写出来了,如果不够“深刻”,也要重写。就这样,每天经受着无比痛苦的精神折磨,直到我被认为在“转化”态度上比较“稳定”了,我才被分进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班组里。

本来以为这下环境会好一点了,不用再写那些东西了,但是殊不知,我只不过是刚刚从火坑里爬出来,立马又掉进了狼窝。在这里,我们大家虽然身处一室,但班上也设有三个“包夹”,她们的任务就是监视我们,不许我们在一起小声说话,甚至不许坐在一张床上,以免我们传递什么信息。写什么东西的时候,她们就要过目。

每天我们需要参加长达十个小时的奴工生产,很多法轮功学员都是五十岁以上的年纪,在身体上吃不消,有时候就会停下来休息,但稍作休息,就会受到“包夹”的责问。每天在车间里呆了十个小时以后,回到班上也不能闲着,继续对我们“思想改造”,晚上就由“包夹”组织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讨论,其实质也就是针对大法展开的一场污蔑会。在这种充满了谎言和恶意攻击的“教育”制度下,每一位违心“转化”的人都在煎熬,如果在这种时候,有哪一位学员表现出不愿意写,不愿意讲的状态,犹大们马上就会去报告“上级”,然后各种所谓的“谈心”就接踵而来。这种“谈心”刚开始非常伪善。但当你把自己的想法一股脑说出来后,那么接下来的谈话就有可能夹杂着对法轮功学员本人的人身攻击,对大法、对师父的诋毁和谩骂,如果法轮功学员企图为师父为大法辩解,那么你必定要被戴上“思想有问题”、“偏执”、“自负”的帽子。这是改造不彻底的表现,因此有可能会受到将被加期的警告,或者有被返回原来的环境里再进行迫害的危险。

有一次,我听到班上一位法轮功学员谈起她在“点”上(邪恶单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被好几个“包夹”打,由于不准她上厕所她尿到了裤子里,该“包夹”就让她把裤子全脱了,光着下身站了一晚上。还经常让她保持一个姿势(比如单腿站)站很长时间,甚至有一次还用衣服把头和脚捆在一起,一捆很长时间。我听到这些当然很气愤,我问她向干警反映过情况没有,她说她怕反映了反而被整得更凶,所以不敢讲。而我将此事在三个干警面前说了出来,当时一个叫袁芳的干警给我说了一句话“民不告,官不理”,意思是说,当事人都没来反映,那我们就没有理由管。走出办公室,看到黑板上赫然写着“打击所王、所霸专项整治活动”字样。这不是贼喊捉贼吗?

很早以前我就听说过一些关于贵州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些案例,但是这里的干警都一致告诉我们,那些事都是编出来的。而当我们半夜听到“点”上有人在喊“救命”或者哭泣时,当我们半夜上厕所看到别的同修正在用各种姿势的分解动作站着时,当我们听到有人绝食抗议、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时候,我们的心都被牵动着,我们无法想象她们正在遭受怎样的非人虐待。一位法轮功学员由于在干部面前提到了这些“敏感”话题,关心了一下她们是否能吃饱的问题后,我们就再也没听到这些异常声音了。据一位还有些良知的贩毒者说,她们的嘴被堵起来了。而且那些门窗上也全部贴上了白纸,以免我们眼神交流,可见一个眼神就能让邪恶如此害怕。

如果说以前我所从网上了解到的迫害事件只是一种“耳听为虚”的话,那现在我已经用事实证明了,这一桩桩罪恶的直接指使者就是这些干警。我无法想象她们怎么能做到一边充当打手,一边又把自己说成是“正义”的化身;上一分钟颂扬着做人处世的高尚情操,下一分钟就用实际行动把各种高尚情操踩在脚下。难道这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共产党员吗?难道你们的“党性”真的超越于你们的“人性”吗?

可我并不这样想,在我的眼里,你们脱下了那身警服也只是父母的女儿、丈夫的妻子、慈爱的母亲。你们也有着善良、可亲的一面,这个共产党正用它那一套“党文化”试图把你们变成它的工具,就好象你们把吸毒人员变成你们的工具一样,你们这样利用吸毒人员去迫害法轮功学员能把那些吸毒人员变好吗?回答肯定是不能,反而还更糟。因为你们利用她们恶的一面为你们服务的时候,也是在把她们往更坏的方向推。同理可证这个共产党利用你们去迫害正信的时候,你们能做到心胸坦荡、堂堂正正吗?如果有一天某个吸毒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出了事,你们会站出来承担这件事吗?当然不会,我想你们会称自己不知道,是某个吸毒人员的个人行为。那么这个共产党到时也会用这一手的。为自己留条后路吧,当真相大白于天下,当人民的良知觉醒,当历史的审判降临到头上的时候,至少你们还能有所辩解。你们在折磨那些白发苍苍、或慈眉善目、或老实本份的善良女性的时候,面对她们的隐忍,到底有没有触动到你们心灵深处最柔软的部份。请不要让权利和金钱麻醉了你们的灵魂,请善待每一位法轮功学员吧,就象善待你们自己一样。

劳教所四大队新收中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个专管队

其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人如下:
教育科科长:罗洪敏(专管迫害法轮功)
大队长:顾兴英、蒋琼琴
中队长:焦霞、文桂芬
中队干警:袁芳、伍霞(此二人是长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点”的包班干警)
中队电话:0851—2549354   0851—2549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