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在法中才最安全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三日】我是零三年得法的学员,当我确定自己要在这个大法中修下去的时候,师父就一环扣一环的为我费尽了心血,我把最近营救同修过心性关的过程写下来与大家交流,当然对老学员来说这些可能是小菜一碟,但对我来讲,这是一个提高的过程。

有一天我学法时突然悟到,认为同修在劳教所只有写了保证才能出来的观念是不对的。于是就到处去打听,取经,看怎样做更好,并产生了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的念头,还到劳教所附近观察了一段时间。我认识的三个同修也被非法劳教关在那里面,有两个已“转化”被放出来,还有一个同修被超期关押,劳教所就是不放她。

同修们配合发正念,我与家属(几个家属中也有的是同修)就着手向劳教所要人。邪恶耍花招骗我们,一次次无理延期。我们重新调整心态并向内找,同时想到了国外同修在大使馆门前静坐的那一幕幕,我们决定也要象他们一样白天黑夜坐在劳教所门口发正念,直到同修被放出来,并请师父加持。结果两天后邪恶受不了了,无条件把人放了。

可是在放人的同时也调动了当地恶警野蛮绑架了我们并勒索了五百块钱,不过在当地同修们的努力下,晚上十点都回到家。然而,邪恶不甘心,后又发动二次排查、绑架、入室抢劫等违法行为和骚扰。因为要求放人的几个家属都说“不认识我”(他们当时或许有其它想法)我就被列为“法轮功骨干”。

我住在封闭式部队院内,那几天国保大队、派出所、居委会、办事处、院领导、还有我们单位头头都找上门来了,丈夫工作也被停了,还要没收住房等等,搞的很紧张。丈夫一看不好,非叫我拿点钱赶紧离开。我想是我惹的“事”,不能推给他和孩子,我得顶着。过了两天我想得出去走走,刚出门家里开始乱了,我也不能回去了。我只好打电话找同修,可同修要不就是挂机不接听电话,要不就是说“不方便”,这让我没了着落。后来转了几次车到郊外找一个同修,没想到同修见到我就说她要出去旅游,并说了些抱怨话,还说我有“霉味”。我想还是别给人家添麻烦了,就到了一个律师事务所,想听听他们说什么,结果他们说的更不着调。

我心里压抑的真是一点空间都没有了,于是想到了出国,我早就想师父了,可因为这里更需要我们……。于是我去了存放大法书的那地方,给村里一个同修打电话,他说:干吗要出国,就是到了地下又怎么样?意思就是要放下生死。我一下轻松了许多,打消了所有念头,准备先稳一下再说。

可那几天家人一个换一个的在我面前哭鼻子抹眼泪,说什么“不为你,也为这个家、为家里的其他人想想,别把孩子毁了……”,总之叫我写个什么东西就说自己 “不炼了”,回头该炼还炼,家人谁都不反对,这事就会过去了。我说:这不可能,赶快打消你们的这些念头,连想也别想,谁也别在我这哭,我不会动心。你们的哪一滴眼泪也不是为了别人好,都是为了自己,你们越是这样自私我就越愿意把你们都放弃……。话一出口,我才意识到不能这样说,太伤人了,毕竟他们只是懂个表面。于是我就给他们讲了一个道理:比如在两个人中要选一个厂长,只能选一个,你认定了自己要选的一个,可在投票的关键时刻你却投了另一个人。你说过后你还认可他,因为还是他好,你说你这样做对吗?如果换上我和你,你还信任我吗?

可能是因为邪恶黑手看到我很坚定,再也没人来打扰我了,反过来还通知我“注意安全,把东西分散一下”等。我反过来悟到不但不能分散手头的东西,还得归正好,并把师父法像请出来摆好。护法神保护的是信法的弟子,不会保护背离法的常人,我觉得守着法才最安全。

心里刚踏实点又有人来说:和你们一起的有个县里的法轮功第二次被绑架,要被送去劳教。我又顾不了自己了,可不能叫他有事,得过去看看。刚出门,心想,这次得稳当点,不能象上次没做好还出了这么大的乱子。于是跟当地一个同修说了一声,结果她也非常愿意去,于是她就找了一辆电动车我俩冒着雨走了。刚走了一半,她就说没电了(其实是坏了),我们只好找到了一个同修家落脚。刚好碰上市里两个同修开车过来,好长时间不见了在这碰上,我们挺高兴,可人家见到我们好象很遗憾,说了我们两句:“做事有漏,不向内找还到处转”,他们没等主人回来就慌慌张张的走了。我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后来我们在主人那又见到了刚被接出来的同修,她也抱怨说我“漏太大了”。我忍着心里的苦,又去了刚被绑架的同修家(已回家)。

因修车加上要充电第二天总算能往回走了。一路上杂念不住的往上翻,我强制自己一定要平静。正赶上路边有个村在过集,我还以为同修在后面跟着我就停下来买了一把勺,刚要讲真相,同修上来就跟吵架一样又喊又叫,招了满集人看我们,卖勺子的人都吓一跳。原来她的电车没电了,叫我没听见。我知道肯定是我不对,这段时间做什么什么不对。于是赶紧给她道歉,可她正在火头上说什么都不行,就是不依不饶,我说:你到底要我怎么着……说着照自己脸上打了几巴掌,眼泪哗哗的往下流……,真是感觉没活路了,人心也都出来了:娘家平时人来人往,这一有事都怕受牵连,推的一干二净;公婆岁数大身体又不好,也不敢让他们知道就怕他们承受不住吓死了;家没着落了,自己面临着停工资、开除,丈夫在单位大小也是个官,平时荣耀惯了,现在也被停职了,家里房子又要被没收,这家都快散了;同修人见人躲谁都怕沾边;为被绑架的同修忙活了一阵子,到头来人家家属还把我推了出来,她本人也怨我……,心正痛呢,这个又哪疼她往哪扎刀子……正想着我的车子也没气了,钥匙也找不着了,好不容易才找人把我的车拖回来了。那几天真是谁也不想见,感觉都不可靠,好几天不开门。刚调整好一点,出去旅游的同修来看我说:你们一起的有个同修又被绑架、抄家了。我说:不可能,没人家什么事,别给别人加不好的念(其实没那回事)。我嘴上那样说可心里实在没底。那时我给刚出来的同修找了一套书(三十来本)想让她出来后好好学法调整一下,我把书提前给了她女儿,结果她女儿一直没拿回去,接她妈那天带上了,一看事不好把书给扔了。我到她家时才知道。就给那个同修打电话找了回来。她这一说这个同修有事了,我就认为都是我给人家带来的麻烦。我心里压力越大越怨恨同修不管人,平时都是你好我好,到关键有事时连个网都没人给上(其实已经上了),谁也不管谁,连人都做不好还想成佛?

后来我大量学法,这才发现,自己修了好几年了,至今什么心都没去。最近师父发表的新经文《警醒》、及评语《清理》等经文来的真及时,就象是专门给我写的,句句都在说我,我就是人心勾的鬼上门。当我学师父以前的讲法时觉得好象师父讲的每段法也都在说我。师父的法解开了我心中的疙瘩,使我由当初的怨恨变为感激,难过变为激动。我放下了,把过去了的一切都当成是对我的帮助,也是在摆放各自的位置,相应的,对同修的看法也变了,看到了他们的闪光点。

现在回想起当时自己的思想状况都觉得很羞愧,关键时没有用师父教给我们的法向内找。也许同修真的有事不方便;也许同修正在开法会或做其它重要事才把电话挂了;也许同修旅游要去救度有缘人……,大法弟子都有各自的事在做,谁也不会闲着,自己非但帮不上忙,做不好还要给别人添乱……。

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也许师父在看我能不能独立处理好这些事;也许师父看我行才会给我这样的机会让我更快的提高……,总之师父肯定是把最好的给了我。我也看到《明慧周刊》上有个同修谈小木匠出徒的故事,我一定要好好学法,做到师父的要求,处处事事以法为师,那自然就是最好的,最安全的。是我没做好叫师父费心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