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市李玉奎一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九月九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保定市的李玉奎,因修炼法轮功,被迫流离失所七年,期间中共警察为寻找他的下落,对他家人进行毒打、关押,人性全无的中共警察,当着他妻子的面打他的女儿,然后再当着女儿的面打母亲。

今年五十六岁李玉奎,是保定市颉庄乡水碾头村人,当年因患高血压、糖尿病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修炼后一身疾病痊愈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李玉奎因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绑架、酷刑折磨。

二零零一年,李玉奎到北京上访被关押到北京顺义县一个派出所,在那里他遭受了酷刑。据他后来回忆:“在派出所里,我的鞋被警察扒掉,光着脚被铐在派出所院里栏杆上,当时脚冻的没了知觉。直到晚上十一点多警察把我弄到一个废弃的汽车修理车间,六七个警察把我胳膊背过去将两手腕铐在一起,绳子一头绑住手铐,另一头穿过两米多高的暖气管又回到警察手里,我被绳子提起来脚跟离地,这时多根电棍在我后腰和脚心处电击。一会儿我被放下来趴在了水泥地面上,警察用杠子压在我脚脖子上再次电击我的脚心和后背,我的脚抽搐着在地上蹭,大脚趾外侧被蹭出了骨头,我大叫得声音都变了,警察用擦车的油布堵进了我的嘴里,我渐渐没了知觉。醒来后我被再次吊起来,第二次的重复电击后我又被放下来,经过这样三次后我晕过去不知几次了,我感觉承受不住了就说出了地址,第二天我被送到北京顺义县看守所,当时脸上、身上都是伤。”

后来,李玉奎被保定颉庄乡派出所的郭建和水碾头村刘铁成、严保信接回、关入保定看守所关押两个多月。这期间,他的妻子被水碾头村书记严保信勒索一万五千元罚款,被颉庄乡派出所刘志恒罚了五千元钱。

二零零一年,颉庄乡派出所刘志恒将当地法轮功学员都送进了洗脑班和劳教所,李玉奎被迫离开了家。从此他家经常被颉庄乡派出所警察骚扰,李玉奎母亲在惊吓中去世。

二零零二年九月,颉庄乡派出所所长刘志恒、副所长郭建和陈贺带十来人闯进他家,警察将他儿子的头用手电筒砸破,把正在他家吃饭的他儿子同学的眼睛打得青紫;警察抢走李玉奎女儿的手机和钱,给她铐上手铐审讯、毒打,恶警刘志恒将李玉奎的女儿踹到凳子底下,用棍子向她后背砸去,抽她嘴巴逼问:“你爸在哪?”并当着那里很多警察的面羞辱她,用电棍在她腰上电了很久,又用胶棒往她身上抽,直到打累了才罢手,她的脸被打成了青色,这一切都让她妈看着。女警李维平还无耻挑拨说:“你看你妈多么狠心,看着你挨揍都不说。”

恶警刘志恒又当着李玉奎女儿的面再次对李玉奎妻子拳打脚踢,把她挤到沙发上用穿着皮鞋的脚踹她胸口、抽她耳光。

恶警刘志恒还将李玉奎的女婿顶到墙边,用鞋跟踹他的心口处,当时就将他踹的呼吸困难,刘志恒勒索他三千元钱才放他回家,出来时他身上、脸上、胳膊都是肿的。就这样刘志恒还逼李玉奎的女儿给派出所擦玻璃、打扫厕所。

当恶警刘志恒得知李玉奎住他外甥女家后,就将其外甥女绑架、审问,一老警察将外甥女打的浑身青紫,并勒索她一千多元钱。

家人被关押在保定看守所两个多月,每人被罚了大约两千元钱后放回家。李玉奎妻子的工作被颉庄乡张书记开除了,她在家被监视。

李玉奎流离失所七年,期间老母亲去世、儿子、女儿结婚和他四哥去世,他都没能回家。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七日下午,颉庄乡派出所警察再次绑架李玉奎,铐上手铐、脚镣拷问,后颉庄乡派出所所长吕红军等将他劫持到保定市看守所和保定劳教所。李玉奎在保定劳教所被关押了两个多月。

李玉奎家被恶警抄走的东西和摩托车以及所有的非法罚款至今都没归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