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的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二日】凌晨三点,刚刚哭过一鼻子,为“佛恩浩荡”感动的止不住的流泪。 跟同修们分享一下我的幸福吧,这是无数同修都多次体验过的幸福。

昨晚下班,戴着MP3边听法边骑自行车往家赶。路过电视台十字路,一辆轿车从我的侧面冲过来,“嘭”的一声,跟我撞上了。与这响声的同时,我的第一念是“法轮大法好”,轿车停住了,我卡在自行车与轿车之间,半倒着不动。我的第二念“心一定要正”,然后轿车倒车,我从两车之间松下来,掉在地上,两手还把着车把,车没倒,我腿却搭在车上拿不下来。我的第三念,“一定要讲真相,救人。”说起来话多,其实这一切也就几秒钟时间。

开车的女人急忙过来说,“你没事吧,去医院看看”。我说“我没事,你帮我扶起来就行了。”她边扶我边说,“嗯,我没撞到你,只是撞你车了。”她这话一说,我左膝下面剧烈的痛起来,全身禁不住的发抖。我掀起裤脚一看,巴掌大的淤青鼓起来。她看到了,又说:“还是去医院看一下吧。”我的念头是“考验来了。”于是说:“绝对没事,几秒钟就好了。”她象看怪物一样看着我。我解释说:“你放心,我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绝对没事。”她的神情缓和下来,却不知所措。我说:“你放心走吧,别挡别人的路,我休息两分钟就好。”然后我推着我的车坐到身旁的石柱上,全身发抖,没力气走。

她移开挡住在路口的车,又回来看着我。她的同事也停下三辆车,过来问是否去医院。我告诉他们我没事,那几个同事七嘴八舌的说,遇到好人了。另一女人说:“看人家多通情达理,不象我遇到一个讹人的……”我说:“不是我通情达理,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教我们怎么做人,她不会故意撞我,我就不应该讹她。电视上说的都是造假的。”其中一个男人笑着点头,慌忙离开。看得出他们很害怕在电视台门口谈这个事。他边离开边说,“回家后有事了,再找我们。”我说:“你放心,绝对没事,修炼人有师父看护呢。”

另一个男人问:“不去医院,那去修修车吧?”我说:“不用了,你帮我把这个挡板扳过来就行了。”他非常高兴的帮我扳前轮的挡板,拣起一个塑料配件说:“这个坏了,去修一下吗?”我说:“不用了,给我就行了。”他高兴的离开了。

我跟撞我的人劝退,她哼哼哈哈没表示,不时的用眼角瞅她的同伴,可能是怕吧,我也就没坚持劝。这时我感觉自己有劲了。我说:“我不走,你们也不敢走,那我先走吧。”就骑上车回家了。

到家后跟孩子说“妈妈刚才让车撞了”,老公(退了邪党,但对大法由强烈反对,到折中。曾对大法造过毁书的大业,也为此踢裂过我的肺,尚未发表严正声明。我会继续努力)在旁边说:“怎么不撞死,死了别再回来。”我呵呵一笑说:“修炼人有师父看着,哪那么容易死?”随手把那个塑料件放桌上说:“帮我把这个安上。”他看是真的,就又骂:“为什么不让她赔?早晚让车撞死。”我又呵呵一乐说:“心一定要正。”他不再出声。饭后上网看了同修的切磋文章,陪孩子(近四岁)学了会法,再学了会阅读。为了让孩子早日能自己学法,我天天教她认字,读法。

一点半醒来后,反复想这次的事,有哪里是该我修的,哪里还有不足。前者不多说了,不断的提高,一定不断有很多要去的壳,一层层的去,直至圆满。要说的是,见证这件事的那四个人,从我身上只是读到了大法好,却没有得救,这是我最大的遗憾。其实当时稍用点智慧,念再正一些,意志再坚定一些,完全是可以救下他们的。这里反映了太多要我修的东西了,我做到苦口婆心了吗?我多讲几句了吗?没有啊,甚至有种“救他是恩赐于他”的人心。就算对方得救,也是师父在救,是大法的威力在救,我只是动动嘴,怎么就把自己看得那么高了呢?结果导致人救不下来。而且最近还陷在被人的情带动,讲真相严重懈怠。(朋友不接受真相,而不再让我联系她)别人不接受,不是自己讲高了吗?或者没找到对方的执著,或者在我身上根本就没展现出大法的好啊!

想了半小时,思路清晰了,就起来打坐。 我终于坚持下来一个小时的静功了,而且整个过程中,脚趾是会动的,而且整条腿,包括脚是热乎乎的。更大变化是,炼完功马上可以走路,原来总要呆个两分钟才动得了。修炼两年整了,前面一年半多,偶尔炼一炼功,以起步晚,每天看十多个小时的法,尽量多同化法,学法重于炼功为借口,顺从自己的懒惰心。所以从去年十一长假五天集体学法炼功才开始正式炼功,而且只能打坐半小时。左膝之前做过半月板切除手术,所以打坐时左脚一直冒着嗖嗖的冷气,二十分钟后,想动动脚趾是不可能的,整个脚象打了麻药一样动不了,打坐半小时左脚就象冰一样凉。

从骑上车,到起床炼功,身体哪里也不痛,也没有被撞的感觉。但是在炼功过程中,我却清晰的知道,我哪里被撞了,除了膝盖,左边的头,左肩下面,左臀部下,脊柱,都受过伤,只是师父替我承受了,炼功过程中,这几处轻微的痛,法轮一处一处的转。在我这个层次上再次感悟到,为什么师父讲撞车这段法,反复说“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转法轮》〈第四讲 〉),太严肃了。是啊,如果我躺在地上不动,如果我接受去医院,会是什么后果。也体悟到,考验是一次接一次啊,当那个男人说,回家后有事了,再找我们,我如果附和了,会是什么后果,如果我认同了回家之后有事的假设,那不就求来了吗?也在这一层次上悟到师父讲的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的法理,因为我们不够正,不够清醒,才能迫害得了,我们正了,谁有能力迫害呢?

当炼功音乐停止时,我的眼泪不住的流,太幸福了。这种修炼的幸福,只有修炼人才能体会到。做了三十八年常人,再大的幸福,也不及这两年修炼人那种发自生命本源的幸福之万一啊。

穷尽人类的语言也表达不了“佛恩浩荡”!!我不敢尝试去表达这四个字。一场车祸,师父替我承受了几乎所有的疼痛,却给我还了一条命债,远不仅如此,膝盖边上的一块淤青,消去十几年积存的业力,层次上给我提高多少反映在打坐上才会有这样大的突破啊!一夜之间由半小时变为一小时,没有中间过渡。

连夜写下这些,一来查找自己,老同修遇到这种事,一定做得比我好更多,那四个人是一定会救下的,这就是差距。二来鼓励不精進的同修,师父时刻在我们身边,何止是看护着啊,简直是不放过任何一点,我们做的好的地方,利用来给我们长功,为我们引申得更伟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