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猛精進 争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三日】我是二零零七年四月才正式修炼的新弟子,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从一个满身业力、人心执著特重的人,能有幸成为一名大法弟子,实在是太幸运了。虽然自己修炼时日很短,而且其间还走了很多弯路,但凭着对大法的正信,用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认真做好三件事,所以层次突破得非常快。我能感受到几乎都是三到五个月的时间就上一个大层次,快得令我自己有时都不敢相信,而且每次上层次师尊都让我看到或让我感受到。

到现在为止我已好多次在梦中或天目中看到过由元神主宰着金光闪闪的佛体端坐在金色的莲花盘上,然后進入到了上一个空间。我并不是想显示自己,我只是以大法在我身上的超常反应和各位同修交流,旨在和同修切磋共同提高。并以此激励新老学员勇猛精進,走好最后的路。同时希望新学员快速提高,争当这万古难遇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一、得法实修 勇猛精進

二零零六年我接触了大法,我当时却无法突破党文化和无神论的束缚,内心总是很难接受,但我对神佛另外空间修炼之类的知识还是有极大的兴趣,所以我就下决心准备自己去研究一番。

在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我抱着否认的观点在好奇和求知的心态下反复研读了师父当时的所有经文,开始总是想鸡蛋里挑骨头,千方百计找破绽,内心里纯粹是无神论根深蒂固想要彻底否定神佛的存在,但越到后来,我经过反复学习研究,我不但从法中根本找不出任何理论的破绽和错误,最后完全被大法的博大精深和圆容不破的法理所折服,方知这是真正的佛法,是万古难求的大法,真是一部神传给人类上天的梯子。不但不是唯心的东西,而且完全是科学,是我们目前的实证科学无法企及的更高的科学。因此我就认准了这是我要找的最宝贵的东西。我暗下决心我一定要修炼,而且必须坚定不移地走到底。

到二零零七年四月,我正式开始学炼法轮大法。尽管我入门晚,但从一开始就要求自己一定要修成,而且要求自己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时刻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如饥似渴的学法,背法,时时实修自己,在方方面面都对自己要求很严,勇猛精進。如盘腿,我从一开始就定下必须在半年内达到一个小时的双盘,根据实际,后又定下在两年内必须不动不晃打坐一个小时。同时在学炼半年多后,完全做到和老弟子一样同做三件事,并做到了夜里三点多钟起来炼功,每天坚持发正念和学好法。

在讲真相、证实法方面,总感到要救的人太多,自己得法迟,要做的事太多,因此内心非常紧迫。我是既讲真相,又发又写真相资料,并兼顾其它一些项目,整天非常忙。有一次我写了一篇真相文章在我们当地散发,几天后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的佛体由元神主宰着坐在莲花盘上在急速地向上飞升,快得无法形容,只感到向上的呼啸声,我当时感到很紧张,觉得实在是飞得太快了,心里甚至有点害怕的感觉。这时听到师父在我耳边说,你难道还怕快吗?

在劝三退方面,到现在经我直接劝退的已有五百人左右。在近段已突破了和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无法突破和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无非是一种面子观念以及怕心的作用,说穿了其实就是无法突破为私为我之心,而为私为我之心,是必须要去除的。 我们和陌生人面对面讲真相的根本目地是救人,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同时提高自己,完全是一种无私无我的行为。

我发现在面对面讲真相中,可以得到极快的净化和升华,是去执著心的一种最好的方法。还没走出的同修不妨下决心去试一试,同时已走出来的同修多帮帮还没有完全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的同修,在实践中带他们走出来,从而真正达到整体提高上来。你会发现提高起来真是非常快的。我突破这个障碍后在三四个月的时间内就已三退了原来两年的人数。从明慧网上统计的三退人数看,每天三退人数一直停留在三到五万左右,其实大陆大法新老弟子只要有一千万人在做三件事,如果每人每天能退一个,三个月就能全部退完,正法很快就能结束,说明有相当一部份人根本没有走出来。从数字上就可反映出来还有相当一部份学员没有真正走出来。我有时也真是不能理解他们,迫害那么严重那么艰难的岁月都已挺过来了,到了正法的最后关头了怎么反而推不动了呢?怎么就是放不下人的东西呢?那可是千万年的等待呀。

我们平时总是讲自己信师信法,师父每次都是提到救人,讲真相,但我们部份人却变得麻木了。师父为我们承受了那么多,就等待我们整体成熟起来,所以那些还没有完全走出来的同修,真是到了该彻底放下人心堂堂正正走出来讲真相救人抢人的时候了。

二、信师信法是根本

我将师尊的所有大法全部学完,经过认真的思考后,对师父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从内心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对师尊的敬仰之心,也明白了在我的生命深处原来只有师父才是我真正敬仰的人。通过修炼也使我明白了我的生命原来曾经如此辉煌过,因此对师尊真是既倍感亲切,又无限的仰慕。

我不知其他同修学师尊的诗《笑》是何感想,我用心体会这首诗的内涵境界内心总是升起无限的悲凉感动,常常感动得泪流满面。这诗太悲壮了,太震撼了,太感人了,师尊为了救度世人,受尽了数不清的巨大的魔难,为世人为大法弟子承受着巨大的业力。我们有时面对修炼中一个稍大的难关就承受不了,就求师父,而师尊每天都在为我们为世人承受着上万个巨关巨难,历尽魔难,耗尽心血,当世人得救大法开船时师尊欣慰地笑了,心中全没自己,只是慈悲世人,全心地救度着世人。这是何种的慈悲,何等的境界,又是何等的悲壮。

我觉得敬师信法是我们修炼提高的前提,是根本。但只有真正理性的认识法,才会自觉的敬师信法,并且敬师信法做得越好,心性提高得就越快,层次上得也就越快。当然这不是强为,而纯粹是发自内心的,是思想升华后的一种表现。我学法时必定将书恭恭敬敬捧在手里,从不将书乱摆乱放,更不将书随便放在衣服上被子上或和其它常人的书籍放在一起。看书时必先洗手,《转法轮》“开光”中讲,“炼功人有了这颗敬仰的心,修炼的时候,佛像上的法身就为他护法,看护着他,保护着他”。有个别同修将书乱摆乱放,甚至将书有时放在枕头或被子和衣服底下,大小便后也不洗手,还有很多不符合敬师信法的行为。

我们一定要高标准来要求自己,心越诚,那法中的内涵才会不断的展现出来,我在背法时对法中那些细微之处展现出来的内涵感触是很多的,在敬师信法上只要自己能想到的,就一定身体力行去做好。这一点是极为重要的。

三、剜心剔骨去执著

我从正式修炼入门不久,就多次感受到了百苦一齐降,那真是剜心剔骨。我刚学大法没多久,就被我妻子发觉了,开始是跟我大吵大闹,非逼着我放弃不可,不然就要和我离婚;后来发展到我不放弃就要去公安机关告发,并动员我的亲友一起劝阻;总之是千方百计要我放弃,一周一大吵天天有小吵,经常又哭又闹的。很多时候吵得我头昏脑胀,郁闷难宣。最后竟发展到骑到我的头上来了,多次干脆动手打人,并丢书撕书,搞得我真是焦头烂额,身心疲惫,感到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这修炼实在是太苦了。

因我得法后在工作中为人处事都尽量以法作准则,不能完全迎合领导和当今社会现实的工作要求,所以这期间领导也对我有看法了,同事关系也一度出现过误解和紧张。虽然我知道这是让我提高心性,但面对突如其来的频繁出现的魔难,而且又这么凶猛,我刚开始根本守不住心性,很多时候用了人的这一面来看待和处理这些事。

随着法理越清晰,自己强迫自己用炼功人的要求去对待,在矛盾中真正实修自己提高自己,随着执著心的不断放弃,我已完全能以法的标准正确对待和妥善处理了,慢慢妻子也没有那么吵闹了,修炼的环境也慢慢变得宽松。

由于我以前很多时候一直是自己一个人修炼,也没有怎么和同修切磋,也很少看明慧网,完全是靠信师信法学法实修来提高,因此有很多的强烈执著没有清醒的认识到和在法上认真的去对待去清理,如对名利的执著,总是放不下,特别在金钱方面,后来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我本来家中经济状况就不好,当时曾想多挣点钱,安顿好家中的生活就可安心的修炼,当时还借了一些钱一起凑了二十多万元投到几个认为很可靠的行业入股。在没有多大起色时,我天天在关注着盼望着赢利,那时候执著钱的心真是很强烈,越是这样就越是出问题,首先是一个几万元的项目一下几乎全亏掉,之后另两个项目干脆是血本无收,(另一股东因参与赌博全输了,他自己也是欠了很多赌债干脆逃离在外),一下将二十多万元全搭進去了。孩子要读书,家中要生活,妻子没工作,债主又多次找上门来,家中一下子陷入了窘境,我自己也从来没有过过这么艰难的穷日子,常常是囊中如洗,男子汉的尊严似乎也被剥光了。开始一段时间也是看不开、放不下,很多时候不能正确对待,天天想的是钱的事;后来我从法中提高,知道是自己的心促成的,而且这个名利心这么强烈,也是必需要去的,受点苦算什么?我们修炼不就是来受苦的吗?这不就是提高的机会来了吗? 慢慢我也就把这颗心放下了,不再过多的去想它。后来干脆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做三件事上,一切听由师父安排。

四、坚定正念

二零零九年我在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时,被人举报遭绑架,当时邪恶把这件事当成一件很大的案件办理。被绑架时我也是很多人心一下就冒出来了,担心妻子离婚,工作受影响,甚至自己不放弃信仰也一定会被追究可能判刑坐牢,但这一念闪过之后我想到的就是:千万年的等待,师父的慈悲苦度,想到大法弟子的使命。我的正念一下就出来了,当时就坚定的一念,无论如何不配合邪恶,无论如何不放弃大法,更不可能去转化。其实事后冷静下来再考虑,我的内心真是宁愿选择死也绝不愿放弃大法的。就这坚定的一念,让我心态非常平和稳定。我当时就在心中对师父说:“师父:弟子知道自己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抓到了迫害的借口,那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清除自己的执著心,使自己真正提高上来,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我自己知道是由于色心还很强烈,所以在这个期间,我除了四个整点发正念清除迫害因素之外,其它的时间都是针对自己的色心发正念清除。同时面对转化人员,我非常慈悲友善的对待他们,我觉得他们真是非常可怜的,尽管他们经常和大法弟子打交道,迫害大法弟子,但我发现他们并不真正明白真相,很多人还根本不了解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和他们讲真相,同时绝不配合他们的威逼写任何材料、签任何名、定任何保证;只是跟他们反复讲真相,从我自身修炼的神奇,从科学的角度,以及共产党的邪恶,为何要三退和预言等反复讲。通过我的讲真相,看得出他们中的部份人很震惊,绝大多数人态度对我和善了,甚至有个别人明确表示衷心佩服我,有人甚至还称赞我是一个从理论上到行动上都合格的大法弟子(我知道我自己很多方面还是不合格的)。

由于我从行动上彻底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对我的事竟然不了了之,在对我本人没写一个材料,我也没签一个字,也没有定任何保证的情况下就让我回家了。

回家的时候连我自己都有点莫名其妙,仿佛如在梦中。说实话,我当时还做好了和他们作长期较量的思想准备,也做好了坐牢的思想准备,这其实已有点不对头了,但由于我从行动上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又找对了自己的执著漏洞,加上同修的正念除恶和及时曝光,所以旧势力也无能为力了。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一是,大部份的迫害都是自己有强烈的执著心没去造成的,有漏洞被旧势力抓到了迫害的借口,当然包括整体有漏等等,有人很强调安全问题,当然安全也是极为重要的,但安全很多时候仅仅只是一个导火索而已,真正遭到迫害一定是有自己的强烈执著漏洞或整体有漏造成的。二是,迫害既然是有漏,那就要找到执著漏洞,清除它,要正念铲除干扰和迫害因素,同时放下生死、坦然面对。旧势力抓到执著漏洞后名义上还是为了提高你,让你过关,否则就要把你拖下来,甚至毁掉你,那你不提高不过关能行吗?我们虽然不承认迫害,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但仅仅只停留在口头上、思想中,那是绝对不行的,只有在思想上、行动上真正的去否定,那才是真否定,那才是真正的提高。

三是,通过这件事让我真正感到师父时时在我们身边,并且师父比我们自己更爱护我们自己。有个别人一旦经受考验魔难,就内心紧张,完全站在为私为己的方面考虑和行事,有的人求师父,目地是想让师父为他承受。当然在魔难中能想到师父是对的,是信师信法的表现,但总得自己去面对去提高,师父能帮我们,却不能完全代替我们去过关。否则等于这关自己没有过,下次也还得重来,而且更重。其实,你真能认识、能提高,你不用刻意去求,师父也一定会帮你的。师父在《芝加哥市法会讲法》中讲:“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

四是,邪恶是最害怕曝光的。所以一旦发生绑架迫害,一定要及时曝光,并采取多种形式曝光和揭露邪恶,制止迫害。有的同修及家人害怕曝光和揭露邪恶以后再遭到邪恶的报复和骚扰,尤其以往被邪恶的经常恐吓以及常人表面形式所迷惑,不敢面对邪恶,進行反迫害,反而隐瞒,这等于是放纵邪恶,所以反而遭到更多的迫害。

以上是自己修炼后的一些经历体会和粗浅的认识感悟。当然还有如何扎实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以及清理自己的环境和空间场都是极其关键的,这里就不多谈了。自己正式修炼大法两年多来,虽然层次提高很快,总感到自己各方面都做得很不好,自己做的离师父的要求还差得很远,与做得好的同修相比还很不够,而且还有很强烈的执著心没有去掉,特别是讲真相救人方面还没有达到师父的要求,但不管怎么样,我敬师信法、勇猛精進的心绝对不会懈怠,也一定会尽力去做好。也衷心盼望我们所有同修都能快速提高,并整体成熟起来,切实做好三件事,救度世人,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

由于是新弟子,层次有限,特别是文中对法的理解,个人所悟,认识很肤浅,大法还有更高深的内涵,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