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售票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三日】在大雪纷飞的圣诞节和新年期间,我们当地同修分布到各个售票点上,从去年到今年。尽管每天冒着冰雪,顶着寒风,尽管路途遥远,但同修们救人的心坚定,使得我们今年的出票比例是历年同期最高的。虽然离满座还有一段距离,但我们有信心一定能达到。

新年新开始

二零一零年的第一天,只有一个设售票点的购物中心开门,我和另两位同修去了。一早,我们开着车奔驰在飘着雪花的高速公路上,车辆出奇的少,我心里特别的感慨:如果我们不是修炼,哪有这么好的机会来随师正法呢?

我们到达目地地,那是一个华人并不多的购物中心。我们见到每一个人都衷心的说一声:“新年好!”对方个个都笑眯眯,尽管有些不想接传单的华人,也都回给一个笑容,有的还停下来听我们讲。我们见一个讲一个,三小时内卖出了六张七十元的票。而且客人们都说,得到了一个最好的新年礼物。

本着救人的心做

有一个售票点,人流量很小。而一位同修,平时不善言谈,但她不管在哪个售票点,都能出票。一天,她被排到了这个人流量很小的售票点,她一天就出了十张票。同修问她是怎么出票的,她朴实的说:“只想到是在救人,票就出了。”

看来出票不在于售票点人流量的多少,也不在于自己多么的能说会道,而是在于我们如何去面对每一个众生。

贫富都一样

有一个在华人地区的售票点,开了几个星期,一直不出票。协调同修就要我去守这个点,说看看如果确实不理想,就不开了。

因为售票点设在超市门口,来往的顾客只要一开门,就是一股寒风扑面。这里的顾客,不是黑人就是印度人,华人也是极少的几个衣着普通的大陆同胞,讲了好几个,都说没钱买。好不容易有一个老太太说可以买两张五十元的,正想打电话给热线,谁知对方说:“哦,我听错了,以为是十五元呢。对不起,我买不起。”但她拿了一些传单走,说要给她那些有钱的朋友来买票。

身边的同修遇到一个讲一个,很多客人都停下来听介绍,但又匆匆的走了,说着“太冷了,回去在网上订吧。”

我有点泄气,心里想着不再开这个点了。可同修仍然坚持着不断的给客人讲,有好几个人都说明天会来买票。我问自己:明天你能不来吗?

快结束的时候,一对华人夫妇说要买几张120元的,把电话留下了说明天来买。我又问自己:还有理由不去吗?这个点的人穷吗?我不去掉我的观念能行吗?

能量场的形成

在一个华人餐馆的售票点,因为人员分配不过来,就安排了一位老年同修在守着,协调的同修看到一直不出票,就亲自去守了。她见人就说,坚持不懈的讲,空间场就打开了,后来的出票率令两个人都忙不过来了。同修最后感慨的说:“我知道是师父的鼓励。”

一个设在西人居住区购物中心里的售票点,原本是在楼下的一个日用品商店门口,圣诞节期间被允许搬到楼上的香水店门口。同修A和同修B被分派到这个点。开始,很多来买高级香水的人,眼睛都是朝上的,同修发的传单连看都不看一下,那天从早上一直到二点多,没出一张票。后来同修A和同修B决定轮番到附近发正念。

同修A发正念时遇见了购物中心的经理,同修A从体谅他的辛苦开始跟他聊,这位经理开始诉工作辛劳的苦,诉圣诞节期间没得休息的苦。同修开始向他洪法,他听了就要同修教他炼功。第一次经理抽出十分钟来学功,一上来他就感觉到了手有热量,学第一套功法时,他后背曾经受过伤的脊骨就“咔咔”的响了。学完后,经理感觉很舒服,约好第二天继续学。

十分钟后,同修A回到了售票点,同修B正出票忙的不可开交。俩同修一直忙到六点关门前五分钟,还有一位先生在等着出票呢。这个下午出了二十六张票。

同修悟道说:我们纯净自己,不带观念时,空间场就能打开。

哈密尔顿及密西沙加两地加起来还有二千多的票需要大家的努力,也只有十几天的时间了,我们一起再加把劲,把有缘人都引進来,一起接受师父的救度。记的上次中秋演出前一星期,所有同修都出来推票了,连平时忙的焦头烂额的同修也挤时间出来发传单。这样一下就把上座率推高了至少15%。休斯顿的同修也有类似的经验,他们也是开演前一周还有一半票没卖出,全部出来推票后,结果一下把剩下的票几乎卖光。今天,我们的热线也响个不停,出票的高峰即将来临。

从明天开始至八日,巡回世界传播人类正统文化的神韵艺术团将登临加拿大双子城基奇纳-滑铁卢,拉开新一年度加拿大场巡演的序幕。然后到渥太华、蒙特利尔、哈密尔顿及密西沙加。我们除了支援各地的事务外,也加紧卖好我们的票,最后做到场场爆满。

祝各位到各个城市去的多伦多同修一路顺风!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