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广神韵演出中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神韵演出是近年来正法中极为重要的项目,很多大法弟子在这个项目上付出了巨大的心血,也取得了非常了不起的成绩。相比之下,在今年推广演出的过程中,我所做的一切是微不足道,由此却弥补了我修炼上的很多缺憾,更感受到很多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威力。

今天借这个庄严神圣的法会,与各位同修交流一点心性上的提高,很多也是受跟我一起推广神韵的大法弟子的启发。如有不当,敬请指正。

一、配合问题

自从神韵在DC的演出场地确定之后,DC的大法弟子也都摩拳擦掌的想好好做一下。之前每次演出推广我都参与过,但方式也仅限于写文章、参加游行、贴海报和发传单,并没有真正走入主流社会。随着正法的推進,向主流社会介绍神韵也就成了一件迫在眉睫的事。

从去年七月开始,我和另一位同修开始跑一些艺术界的基金会和参加政要出席的上流社会的活动。在做这个项目的过程中,我发现一个现象,每个人都觉的自己的角度是最好的。因为每位同修对节目的感悟都不一样,觉的最完美最神圣的地方也不一样,那么每个人在介绍的时候肯定都想把最好的部份介绍给别人。由此可能就带来一个弟子之间的配合问题。

那么有的人觉的现场中西合璧的交响乐伴奏是个亮点、有人觉的领舞者是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的冠军这一点很重要,有人觉的舞台背景是三维动画设计这一点很重要,有人觉的服饰、道具非常漂亮完美,有人觉的演员的技巧非常好,有人觉的晚会非常有精神提升的力量等等。我听说有时候两个人去讲,也许会互相补充,但却变成了互相打断。这样的事情我听到了,那就不是偶然的,我就想自己不要出现和别的弟子的配合问题。

每次出去,基本上都是我和另一位同修一起去讲真相,这方面我们配合的很好,我没有太多好说的,根据谈话的方向和对方的接受能力,我和另一位同修轮流讲。我们见到了一些将军、或者市长下属办公室的负责人、或者军方的一些重要人物,还有艺术界有权力的人,效果还是很好的。

当时我没有太多深想这方面的事情,因为这一切的发生都很自然。后来听了师父的讲法,我一下子体会到另一个重要的法理。我悟到:师父在讲法中早就谈到过,邪恶的因素被消灭的所剩无几了。我想其实邪恶是挡不住我们的。修炼了这么多年,大法弟子的念力也应该是非常强大的,能够解体许多邪恶,也能解决许多的问题,就是前面挡着的是一座山,也可以用正念劈出一条路。但是同修之间配合不好的时候,我们的能力却互相抵消。换句话说,邪恶挡不住我们,我们那么强大的能力却可能互相阻挡。所以我想,其实推广神韵、或者做政府工作也好,也许都没有那么难的,主要是我们的配合问题。

很多同修推广神韵不知道如何参与。但是至少有一点,是每个人现在马上就可以做,而且都能够做到的,就是放下心中的隔阂,去配合别人。

我记的有一次我们开会讨论,有一个同修提出一个想法。我觉的他的想法充满了不切实际的浪漫主义的想法,就告诉他这是走不通的。他坚持说能走通。后来听说他取得了一些進展。如果他的事都做成了,那么我们以前几个月努力的目标因为时间的冲突就要做重大调整。到底他能做到什么成度,我心里仍然没底,但是我自己告诉自己要成全别人。我就想,如果他的事能够做成,我们做的就是全都改变了而给他开一条路也值得。

我想我应该过了这一关。晚上做梦的时候,我梦见他很得意的向我炫耀。我问他,“既然你做成了,把合同给我看一眼”,然后想自己真的要把过去做的都撤下来了。早上醒来,觉的这个关过的并不扎实,要看他合同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丝不服气的,尽管我已经准备撤下来了。

当然配合不是无原则的。当有不同意见时,可以善意提出自己的看法,但一定“对事不对人”。

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目前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救度众生,多救人!这就是最大的事情。”

我想,无论有什么样不同的意见,不能耽误了救人的事。

二、保持一个慈悲的心态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的有一段话“大家想想,今天咱们就结束,那么中国得死去多少人?很多人对映着更大的天体众多的生命,马上结束,得有多少生命将被淘汰?我们不能清除他们头脑中敌视宇宙大法的邪恶念头,而他们有很多又是代表着庞大的天体,因为他们的淘汰,与他们对映的宇宙得死掉多少生命?淘汰多少生命?大家想过这样的问题吗?”

在常人中读历史时,我看到任何文明的毁灭想起来都很痛心,但是我看到《北美巡回讲法》中,师父谈到修的不好的,回去后那个天体就是空的,无量众生被淘汰掉,想起来太可怕了。那不是一个几千年的文明的毁灭,而是无央数劫的文明的毁灭。所以我就想多救一些人,尽量多做一点。否则等到师父说结束的时候,我们可能看到众多生命的淘汰,而痛悔自己没有再多做一些。

带着这种心态推广神韵的时候,觉的每个生命都那么可贵,所以不管别人对我态度如何,也不管环境再艰苦,我都能乐呵呵的,那种常人的态度左右不了我的正念的感觉真好。我的心态也影响到对方。简单的说,就是觉的自己慈悲心比以前多一点,想多救一些人。记的一次听师父讲法,我曾冲口而出一句话:“师父,我要永远记住您的慈悲”。我觉的,师父救我们不容易,我们也要用大法弟子的慈悲去救众生。

曾有三个周末,我和另一位同修在一家大型连锁店的外面推广神韵,当时天气已经很冷。那位同修去借桌子,我来搬电视,竖海报,她来把桌子布置漂亮。我觉的正念出来的时候,真的不冷也不饿了,有人主动来拿传单,有人主动登记买票,效果也很好。每次做完后,觉的自己今天没有对付,而是尽了全力,更没有被常人左右心态。那种心安理得的感受,让我觉的修炼是一件美妙的事情,正念真的可以让一个修炼的人“吃苦当成乐”。

有的时候觉的很忙很累,很想歇一下,我就鼓励自己:如果你要求安逸,天上多好啊?何必到人世间来呢?既然来了,那是干什么来了?来歇着吗,还是来救度众生的?这种使命感也会推着我自己多做一些。

三、神韵演出的力量

去年十二月初的时候,纽约电视台的一位负责人找到我,让我写一个有关神韵演出的电视片脚本。我推托了两次后才接下了这个项目,之所以要推托是因为我对写好这个脚本殊无把握。

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上讲法》中说“这个空间是孩子们在演,另外空间很多我的法身与很多神都在做。(鼓掌)震撼力和对人的改变,很象我当年亲自传法,(鼓掌)所以对人的改变很大。”

我知道所有与神韵有关的项目都是非常严肃的。如果演出是象师父传法那样,那么加入一点个人的东西,都会损害神韵救度众生的力量。但在写作的时候,又要表达出神韵演出的美好,让观众感受到光明、慈悲和向上的力量。

最开始我所感受到的是这个项目的难度。接下任务后的几天,我认真学法,尽量让自己的思想空下来。一些同修搜集了大纪元上的观众反馈报道,取其精华编辑成书,叫《风靡全球的艺术盛事》。我专门请了一天假,准备把这本书认认真真的看一遍后再动笔。

这一遍看下来对我帮助非常大。我以前潜意识里还会想:常人能知道什么?他们对神韵的理解,还能比的上修炼了很长时间的大法弟子吗?但是看他们反馈的时候,我能够感受到一个生命在被大法清洗过后的改变,那种激动和欣喜,让我回忆起自己当年得法时的那种心情。那是发自生命最深处的感恩之心、肺腑之言,我发现最开始我认为的难度其实并不存在,而扫除这个难度的关键就在于神韵演出的本身就非常有力量,而我只要别让自己的执着在写作中使这种力量打了折扣就行了。所以后来脚本的写作就很顺利。

看这本书对我后来介绍神韵的帮助也非常大,我背下来其中最好的艺术家的名字和他们的评价,这让我可以用他们艺术上的权威性来说服犹豫的顾客。

四、售票的奇迹

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大法弟子让你们写文章、发资料、上街,反正做什么他都做的来,可是让你去跑市场这个事就不想去做。”

一位同修经常把这段话念给我听,我每次读到这段话的时候也都有些不安,因为我觉的是在说我。

去年十二月底的时候,DC在当地各连锁店的零售正式开始。一位同修在几个月前就跟我商量,问我是否愿意穿上皇帝的衣服去做销售。我想这是我修炼中欠缺的部份,又是救度众生最需要的,所以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第一天刚一开张的时候就过来一个人,我和他介绍了一下演出的美好,他马上就要买三张票。我想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那个周末,我们的销售业绩很好,平均一天卖出去五十多张。到了第二个周末的时候,销售点的负责人没有办法请周五的假。我本来卖票很依靠她,觉的她不但有销售经验,而且形像可亲,每次介绍的时候顾客都很爱听。尽管我一直出票,但总是把她当作主力。但是那天我觉的不能指望她,而要靠自己了。早上吃完饭出门前,我到师父法像前合十静默了一会儿,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弟子救度众生去了,请师父加持,也把有缘人领到我们这里来。”我们这个小组的同修心很齐,大家念都很正,配合的很好,结果一上午就卖了四十多张票。

我以前并不是一个好的销售人员。五年多以前,我曾经给报纸跑过三个月的广告。三个月的销售业绩只是签了一个合同,金额只有四十五美元。所以那天卖票的经历让我意识到,其实我做不了什么,最好的状态就是没有因为个人的执着而挡了师父安排的有缘人的路。而执着心越少的时候,慈悲心越大,讲出的话就越有力量。

这里并不是说,因为强调了正念就不重视销售的技巧。这次售票前,我们销售点的人在一起培训。负责人让大家把要穿的服装都事先拿来逐一过目,从西服、衬衫、领带到其它服饰逐一把关。销售点上有三个人都专门买了很好的新西服。大家的念头都非常纯,一人在说的时候,旁边的人就发正念。一个人没有话说了,别人就马上接过来补充。大家不断切磋销售技巧,争取用尽量简短的话把一走一过的客人留住。在一两分钟之内,把演出最美好的部份介绍出来。遇到客流量稀少的间隙,大家就快速交流一下刚才是否有什么不足或好的经验。这种无间的默契配合,让我们曾创造出一天零售超过一百张票的记录。

老妈妈们因为语言、交通和其它条件的限制,不能作为销售人员,但是她们承担起了帮助年轻弟子看孩子、折特刊、做莲花和做饭的任务。每天在连锁店卖票,基本都是从早开门站到晚关门,除了花十几分钟吃一顿午饭后外,没有任何休息。负责人甚至连午饭都不吃,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每天卖完票后,最高兴的就是集中在一个功友家里,老妈妈做好了丰盛的饭菜。几个销售点的十几个、二十几个同修过去吃饭,交流销售的心得,感觉象一家人一样。

五、众生渴望登上法船

对比在连锁店卖票的成功和我二零零三年给报纸拉广告的失败,我知道最大的不同是心态的不同。二零零三年的时候,我还是把拉广告当作一个生意来做,而这次却是满心想着救人。

在这个和众生结缘的过程中,我们能够感到众生明白的一面知道这是他们上法船的票,所以很多人都倍加珍惜。有一位女士,拿着笔在我们的桌子上算来算去,呆了半个小时,同修还要继续说服她这个演出多么好。她说,你不用劝我,我一定买票,我真想让全家人看,但是我的钱实在不够。我一直在算什么地方还能省出一张票钱。她离开后过了一阵又回来了,说:我有太多帐单了,钱还是不够,只能买三张,让家里人去吧。我自己不去了。我们看了实在不忍心,就说:既然你知道这个演出有多么好,那我们帮你吧。后来我们三个功友,每人给她出了十块钱。肯尼迪中心不允许超过百分之十的折扣,而我们又很珍惜师尊和小演员弟子的付出,从来没有想过在价格上打折扣,我们又很想她得救,破了一回例,自己把钱垫上。

这个故事并不是一个特例。我们并不是花钱要把票送出去,而是看到众生渴望得救的心情。我们卖一张票出去,实际上就是救一个人。

有一次,我跟一家人讲了许多这个演出的美好,但是他们仍然下不了决心,说要再想想,并笑着对我说“你是个很好的推销员。”看着他们转身,我心里发出一念:不要走,我一定要救你们。我微笑着但是坚定的说“我不是一个推销员。你看到我们这里站着的四个人吗?有三个人是Ph.D.。我们都是用自己的休假时间来不是单纯为了卖票,也却不会因为卖给你票而赚到一分钱。今天我们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这个演出有多么美好,但至于说而我为什么这么做这个演出对你的意义,你只有看了演出才会明白。”

他的微笑消失了,很严肃的盯着我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把推车转过来说:“好,我买两张票”。

最后一天在连锁店卖票的时候,最后的那个交易让我非常感动。当时关门时间已到,卷帘门也已经放了下来,只剩下我和另外一个同修做收尾工作。有一个中东的人站在电视前远远的看着。我想,这位一定是个有缘人,快去看看。我走上前去问了几句,把他们领到桌子前。同修继续向他介绍。当时我们的票已经所剩无几,零零星星的也不挨着了也都很靠边。我们问这个人要几张票,这个人不回答,看着座位表上的空座位,然后就走了,说要打几个电话。过了几分钟回来,说星期五晚上一组空座全要了,一共八张票。付完了钱,他在那里数空位,看还能容纳几个人来看演出。这是我唯一的一次看到客人不数他们想来几个人,而是根据我们的空座数量去请人的。

常人也在帮我们传神韵。一位同修跟一个人聊了很长时间,那个人最后非常高兴的买了票。过了好一会儿他又回来了,他说:“我太兴奋了!我什么其它东西也没买,一直在给我的朋友打电话劝他们也来。我的朋友就在电话上,我跟他说不清楚,还是你来说。”说着就把电话给了同修,结果电话那边的人听了两句就直接订票了。这样的故事非常多,同修说感觉这就象我们当年得法一样,口耳相传,“俩俩相继而来”(《精進要旨》〈悟〉)。

回顾这段推广神韵演出的经历,我看到了大法的慈悲和超常的威力,也看到了同修配合默契无间所产生的无坚不摧的力量,看到了众生渴望被救度的迫切心情。

记的有一天中午,我在连锁店吃热狗;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忽然非常感动。过去历史上也有很多舍生取义的人,他们付出了巨大的利益、承受了巨大的痛苦、甚至失去了生命。纵然青史留名,又能怎样?没有师父管,做的再多再好也不过是个常人,还要在六道中轮回。而我们今天,因为有师父、有大法,只要我们稍有付出,师父就赋予我们巨大的智慧和救度众生的能力。

我在心里说,“师父,谢谢您救度我!谢谢您让我能追随您救度众生!”

(二零零九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