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烟台市“六一零”洗脑班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明慧通讯员山东报导)中共邪党在山东省烟台市的代理和打手们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一直追随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执行所谓“上级指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绑架法轮功学员无数,使众多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流离失所、失去工作,屡次酷刑迫害致死大法学员,时至今日,这种迫害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

特别是位于烟台市幸福十五村的洗脑班(原在幸福十六村法院,后搬至幸福十五村),使用邪恶手段残酷逼迫大法弟子“转化”。这个洗脑班位于烟台“福斯达有限公司”对面的一个胡通内,顺胡同往北走,快走到头时,在左边有一个大铁门。该铁门长期上着锁,门外没挂任何牌子。只有当人敲门时看门人才会扒在门眼里向外看是谁敲门,决定是否开门。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它是见不得阳光的地方。进到大门里面,在楼道门口却挂了一个所谓“烟台市法制教育培训基地”的牌子。院子里养了一条大狼狗,夜间将狗放开,用此狗看门,阻止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从里面逃出来。院墙高三米左右,上面有带尖的铁丝网。

院子里阴森冷清,感觉与监狱没啥两样。一楼关的是法轮功学员,二楼关的是抓回的维权上访百姓。周围工厂多,家属楼少,是个较偏僻、鲜为人知的地方。

洗脑班的食堂雇了一个做饭的姓沈的女工,月工资八百元。她也参与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所有被关人员的伙食费之高令人难以相信:有工作单位的每人每月四千元(所谓“陪读”的也就是各地居委会派来看管当地学员的人的伙食费在内);没有工作单位的每人每月二千元人民币。吃的多数是馒头和油水少的大锅菜。伙房每天忙不过来,就迫使已被所谓“转化”了的帮着做饭。还强行规定烟台市各个居委会人员轮流来此处值班二十四小时。

一天,某居委会一未婚姑娘被派去值班,到了晚上,看管法轮功学员张光传的一个所谓“协警”企图调戏这个姑娘,要进她的值班房间中去睡觉,被拒绝。姑娘吓坏了,却不敢告诉洗脑班的其他人员。象这样一个邪恶的地方,它能把人教育成什么样子?

有些恶警对绑架来的学员进行殴打。对拒绝“转化”的学员给戴手铐,戴只有死刑犯才戴的脚镣,并拿鞋底抽打、辱骂大法弟子,且不让大法弟子睡觉。在奥运前夕,烟台市芝罘区公安局、公安分局“六一零”曾绑架了多名大法弟子,其中有一位名叫张光传的就是被这样迫害的。

张光传,男,三十多岁,烟台北岛东口大法弟子。零八年七月十五日晚从家中被绑架。恶警甚至不让他穿鞋就把他拖走了。之前,张光传曾被迫害流离失所,家中妻子和11岁的女儿艰难度日。他绝食反迫害,邪悟人员经常围攻他,但他从未屈服。后来张光传成功走脱。

洗脑班里有三个常年值班的所谓所长,他们是:

庄洪江,男,五十多岁,开发区某村警察;
赵洪亮,男,五十多岁,原西大街派出所警察;
李军秀,男,五十多岁,据说来自凤凰台(详情不知)?他们三人轮换值班,每人每次值班一宿。它们也是不明真相的人,参与了迫害和“转化”学员。他们主要通过看录像来监控全所,完成任务。所长办公室有一台式电脑,可能同时还监控着餐厅、二楼和一楼通道。二楼有一铁门,把老百姓中的上访维权人员锁在里面,到吃饭时才给开锁,在监控人的陪同下到一楼吃饭。他们也说:“什么样的伙食这么贵?!”

这里的邪悟帮教人员有:
邢瑞芹,女,四十一岁,未婚,烟台市栖霞人。原手机号码:15949894956
乔瑞梅,女,四十多岁,烟台市栖霞人。原为教师,现已被开除。她们二人曾被判七年劳教,五年放回,在洗脑班继续当帮教。

对那些所谓被“转化”了的法轮功学员,恶徒仍逼着他们每天重复千遍的观看造谣、诽谤诬蔑大法的录像光碟,再逼写“三书”,把修真善忍的好人转成假、恶、斗的坏人,逼着骂大法等,越是听他们的话的人,他们就说是表现的好,自然也就是“好人”。

“烟台法制教育培训基地”的洗脑班就是这样教育人的。

在此,还要对“恶人榜”上的烟台恶警刘国尧情况补充:

刘国尧:男,四十多岁。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在烟台驻京办专管抓上访的大法学员。烟台市芝罘区公安局成员,现任洗脑班的“六一零”主任,打人、骂人,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他一边管伙房买菜,一边贪污腐败行贿受贿。有一次刘国尧伙同烟台市芝罘区公安分局的高岫、张某某(管洗脑班做所谓笔录的做笔录时逼迫必须按照他们说的骂大法)等人一起去把一女学员从家中绑架至洗脑班,当时学员下身只穿一条裤衩,他们连裤子都不让穿就拖走。每当他们提起此事还大笑不止,真是毫无人性。

刘国尧等人目前还在做恶。有外地学员也被关进烟台洗脑班。

烟台洗脑班运转了近十年,迫害了无数的大法弟子和维权的百姓及民主人士。我能写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有知道恶人详情的人士请给予补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