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五日】我是一名修炼十多年的老弟子。今年十月中旬,我骑自行车去取曝光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材料。回家途中,骑车过斑马线时,左右一看汽车离我还远,我觉得不下车骑过去没问题。刚骑到左侧车道中线时,突然左侧一辆灰色轿车飞速撞过来(此车是违章开过来的,他应该走右侧车道)。

那时我下车已来不及了,出口喊出:“师父快救我!”意念中想:不许邪恶把我撞昏,要保护好资料,资料决不能落入邪恶之手,那样将给同修带来麻烦。我心里不断的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当”的一声,小轿车从左侧撞到我自行车的前轮,我从车座上猛地摔了下来,腰部落地,自行车压在了我身上,只感到不好的物质压向我腰部、命门穴,顿时腰部剧痛,我想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试了几下也没爬起来。过路的常人见了小声说:“趴在那儿,别起来。”小轿车冲出二米外急刹住了。司机走过来问:“有事没有?”我说:“没事,请把我扶起来,送到路边。”司机一手扶自行车,一手扶我到路边,我说:“没事,你走吧。”司机走了。

我忍着剧痛骑车向前,边走边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将车骑到就近的同修那,把自行车放在同修那,同修给我喊了一辆三轮车。我坐三轮车回家的路上,三轮车主人问我腰咋啦?痛的那样?我说是被小轿车撞的,他说你怎么不找他呢?我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师父叫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我不能找人家麻烦。这时我才想起来没给司机讲真相、办三退,很后悔。我给三轮车主讲了真相、办了三退,他把我一直送到我家楼下,还谢谢我给他讲的真相。

我请求师父加持我,终于上了我住的六楼,第一件事就是给师尊法像上香,感谢师父救了我。随后同修来取曝光材料,同修走后,我坐下来忍着剧痛发正念清除一切迫害我的邪恶因素,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接下来我想我是正法时期弟子,这么多年的魔难都走过来了,身体上的痛算什么,赶快放第二套功法的音乐,三十分钟的抱轮结束后,我一看地上全是密密麻麻的汗水,我的衣服也湿透了。剧痛、随着恶心、干呕,一阵接一阵。

我给同修打电话,很快来了几名同修,给我发正念、从法上切磋,我自己在向内找:是哪方面的漏让邪恶抓住,向我下死手。出事头一天我静心学法时,师父将一段法深深的打入我主元神:“我们讲法轮大法。修炼我们这一法门,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压百邪,你不会出现任何问题。”(《转法轮》)我立即明白了师尊怕我过不去这一难,提前点化了我,在快的另外空间此难已经发生了。平时我在吃苦、耐力方面很差,多年修炼全是过的心性关,这些疼痛在以前是没有的。

我在心里谢谢师父,弟子一定做好,决心三天必须闯过去,不能误了我做三件事。我要同修们不用再来看我,在家发正念加持我就行了。我谢绝了同修提出给我生活上的帮助,家务、吃、喝、洗一切事情自己做,我每个整点发正念,听、读师父讲法。腰部影响全身不能动,躺下、坐下、蹲下都必须付出很长时间。因我离婚,孩子在外地打工,家中只有我一人,我一切都交给师父了,一切只听师父的安排。炼第四套功法时随机下走必须弯腰,但我信师信法照样做,最后也能做到位了。

第二天,我发完夜里十二点的正念,我想我必须突破盘腿、炼第五套功法。因我还不能保证能坐多长时间,前几个加持动作只做一个,然后结印。我忍着剧痛、恶心和干呕,不顾全身大汗淋漓,结着印,到四十分钟时奇迹出现了,我感觉到师父将干扰我腰部的沉重物质从另外空间渐渐拿走了,身体特别轻松,疼痛也慢慢消失了,非常美妙、非常舒服,炼功音乐停了。我才知道竟然不知不觉就坐了一个小时。我非常感谢师尊,这一难我闯过来了。

我想第二天炼功我闯过来了,吃饭我一定要闯过来。因为这两天身体忽冷忽热不断的吐,味觉全无,没吃饭全身没力气。我发出强大正念解体一切干扰我肉身的邪恶因素,用了三十分钟吃完一小碗面条,这样吃饭也闯过来了,身体恢复了,一切正常。第三天我下楼给同修送周刊,同修很吃惊:“你好啦?”我说:“是。有师在、有法在没有过不去的关。”

通过这一难我悟到:我们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坚定的一念是多么重要,一念之差会带来不同的后果。我附近一位大姐去年给我讲过:她单位有一位同事A一直修炼大法、讲真相,她单位的纪委书记都给劝退了。去年同事A骑自行车,就在我被汽车撞的地方出的车祸,最后死在医院里。当我买菜,遇上这位大姐,我给她详细的讲了我这次的魔难,她突然恍然大悟,说:“那位同事A(同修)撞倒在地时,想的是老伴的手机号码,她老伴和家人不修炼,赶到现场把她送到医院治疗,越治越不行,引发出其它疾病,最后去世。可你全想的是大法。”

我这才明白了同修A的死亡原因,就象师父《转法轮》中讲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我非常感谢师尊!谢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