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照法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六日】我得法十二年来,几种慢性疾病不翼而飞,名利情淡薄了许多,从而化解了许多死结;特别是在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狂风恶浪中,没有脱离过大法,虽然坎坷走的不容易,但也有很大的变化,这当然是师父慈悲呵护的结果,是大法的威力所致,是众多同修帮助的结晶。

人到中年 灾难仍相连

我出身贫寒,父母早逝,心想只有要强才能有立足之地,所以,从小就要求自己各方面都出色、拔尖,力趋完美,挣得了不少荣誉,经常面对的是赞扬、掌声和奖励,因此自以为是,自命不凡,总想别人认同自己,围着自己转,是周围人公认的所谓完美主义者。而婚姻的不幸,导致事业的大挫,由事业的巅峰掉到谷底,面对这沉重的打击,我的心在流血,在呐喊:这是为什么?按说名牌大学的女生寥若晨星,要找到一称心的丈夫易如反掌,而我就这么倒霉,偏偏碰上个负心汉,心中窝着一肚子火,那巨大的痛苦和不幸撕裂着我的心,成天想发脾气,埋怨苍天不公。

我的童年是泡在苦水中的:拣柴、割草、拾煤渣、做苦工,样样苦差都干过,青年时发奋攻读,路灯下看书,偷偷考上大学后,为筹学费何种苦没有品尝?俗言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可我为何还是上不去?再加之前夫离婚了还来骚扰,我欲生不能,欲死不得,一段时间我痛苦的几乎失去记忆。

心中的苦和怨,恨和仇总想跟人倾诉,为了摆脱这种痛苦的纠缠,人到中年了我还不得不从一个城市远调到另一个城市,以为可以告别痛苦了。殊不知,另一种当继母的难堪、屈辱、忍气吞声又尾随而至,我将现在丈夫的两个女儿真诚相待,想让丈夫安心在外地出差(他经常在外出差三五个月),为两女儿的学习、工作、个人问题四处奔波、劳心费力,想让她们重新获得母爱,可是事与愿违,我无论怎样的付出和努力都不能赢得她们的心,最终还是我带着儿子搬到单位集体宿舍栖身。

灾难,一个灾难接着一个灾难,人生苦不堪言,不知路在何方?我活在这世上难道尽是受苦?死吧,孩子还小,自己也不甘心;活吧,实在万念俱灰,如同行尸走肉,身体是数种病魔折腾:支气管炎、肺气肿、慢性肠炎、胃病、胆囊炎、肾盂肾炎、腰椎骨质增生、脑供血不足、成天感到累,难受……

幸得大法 时来运转

就在生死难定之时,我喜得大法!朋友给我请来一本师父《悉尼法会讲法》,翻开扉页,看到师父的像片,感到无比亲切,似曾相识。我一气读完讲法,从内心深处感到这就是我久久寻觅的,接着又请到了《转法轮》

当时我肤浅的认为自己就是按“真善忍”在做人,有一种被肯定的感觉,因我在常人中的待人处事,一直是被同事、朋友誉为真诚、善良、有涵养、纯正可信、温柔敦厚的大好人。现在看来,自己离真正的“真善忍”还差之千里,那时的忍,是常人中执著于顾虑心的含泪而忍,委屈而忍,根本不是修炼者的“忍”。我感到这部大法离我很近,很亲切,所以,我很能接受。

拜读师父的《转法轮》,书中那些高深的法理吸引了我,告诉我造成人生苦难的根本原因是业力。师父在我人生迷惘之际指出了一条光明大道:修炼。

我参加了集体学法炼功。通过一段时间的修炼,很多病不翼而飞。以前我是单位有名的药篓子,每年除正常的药费报销外,还要超报几千元,而修炼十二年来,我一粒药不沾,身体还这么好,身轻体健,皮肤白里透红,我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超常、神奇。得了法的生命是很幸运的生命,我由衷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修去仇恨慈悲升 给前夫讲真相劝三退

我和前夫是校友,但结婚后就合不来,为了事业,我把第一个孩子送到他老家,刚一年多,孩子就出车祸去世,我作为母亲,已经痛苦不堪,他作为丈夫不但不安慰我,反而经常指责是我把孩子送入死地。孩子是他的父母疏忽大意出事的,怎么能怨我呢?所以,我们成天为孩子的事而吵,为债台高筑而吵,为谈恋爱时他骗了我而吵,为他在外边有外遇而吵,吵到后来就打,后来他竟然向我举起了菜刀……最后导致离婚,这段不幸的婚姻,使我一度失去记忆,疾病缠身,我恨他恨的咬牙切齿,誓不两立,调离曾工作了二十年的那座城市,发誓一辈子都不见他,教孩子也不认他,并把孩子的姓改为跟我姓。

后来得知他和第二个女人也离婚了,还因经济问题坐了牢,我真有点幸灾乐祸,恶人终有恶报,苍天这次长眼了。当他孤身一人来到我市打算和儿子住在一起时,我心中似五味瓶打翻一样:气、恨、厌恶、嘲笑、怜悯,什么样的心都有,但自己是大法弟子呀,怎么能和常人一般见识呢?

造成我们离婚的悲剧是缘份和业力所致,他在伤害我和儿子时,给我们消去了多少业,给了我们多少德啊,炼功人不就要这个德吗?以前看这是大坏事,是奇耻大辱,是打击,是痛苦,站在法上来看,这是他在给我提供修炼的机会,是提高的机会,是大好事啊。我为什么要恨他呢?应该救他才是啊,我一遍一遍的读师父的法,耿耿于怀十多年的“恨”慢慢淡化。想到他人到老年还孤身一人,也怪可怜的,心中不由升起一股同情心,这同情心慢慢变浓变深,终于有一天我敲开了他的房门,满怀慈悲的给他讲了大法遭受迫害的真相,并劝他三退。

前夫任恶党县处级官员二十多年,深知恶党官场腐败黑暗、病入膏肓,恶党的历次政治运动都是以谎言开道,挑起群众斗群众,所以他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是认同的,但对退党一事还要考虑一下,他说自己毕竟是吃这碗饭的,他劝我要注意安全,不要对外人讲这些。

我还真诚的站在他的角度为他的生活考虑,使他既感到意外又十分感动,他两手相拱不停的给我作揖,连声说“谢谢”,我说“这是我们师父教的,你要谢,就谢我们师父吧”,他把这事给儿子说了,儿子也感动了,感慨道:你们俩以前一见到就吵的天翻地覆,不共戴天,现在居然能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谈事了,难能可贵,难能可贵!我说这是我们师父教的,儿子心服口服的称师父为“李大师”。又过了些时候,前夫终于退出了恶党所有组织。

以法为师 才能以德报怨

对于我的现任丈夫的两个女儿,邻居们也都有看法,认为她们刁蛮无理,忤逆不道,除了这些外,我觉的最不应该的是昧着良心撒谎造谣,从而离间我和丈夫的感情。我很看重这次婚姻,就想即使自己和儿子受点委屈也好啊,然而事与愿违。

我和儿子搬出后将近十年,俩女儿的姨来要求我和她们和好:大女儿要离婚了,她的孩子无人照料,每天中午要到我家吃饭。对于这位狂妄自大,阴冷刻薄的女子,丈夫曾流着泪央求她对我好一点,她当时充耳不闻,还暗地里挑起妹妹跳出来闹事,唯恐家中不乱,并且恶人先告状,把我诬告到了单位。

现在她也落难了,帮不帮?作为常人,那就等着看笑话,感到解恨,而我是修炼人,要以法为师,慈悲为怀。她们母亲的生病,父亲的经常出差,疏忽了对她们的教育,不懂的怎样做人、怎样处事,她们从小养成的自私变态的心理没有人去疏导、教育,使她们很难和人相处。丈夫的外孙女才七、八岁,就要经历父母离异的痛苦,幼小的心灵就要承受这样的打击,真的很可怜!想到这些,我没有让她们认错,甚至赔礼道歉都没有,就和好了。

外孙女每天欢蹦乱跳的跑到我家来吃中饭,一来就有讲不完的话,亲切亲热亲密无间,我给她做她喜欢吃的肉菜,每次出去散步她都紧拉着我的手,感到很温暖,外孙女到她姨婆家老是说:外婆可好啦!为此,俩女儿的姨(不在同一城市)打电话来说:姐,你对玲玲太好啦,完全是当成自己的亲生外孙女对待,我们感谢你!诚恳欢迎你来玩。丈夫的亲戚也夸奖说:你太宽宏大量了,其他人有几个容忍得了!那两个女儿太不懂事了。丈夫以前因听信了女儿的谎言对我有误解,现在误解消除,全家沐浴在大法的慈悲之中,其乐融融。是大法化解了我们之间的矛盾,圆容了家庭。

现在,我对苦难也有了新的领悟。吃苦就能消业,吃苦就会得到德,德又会转化成功,所以,吃苦对修炼者来说是好事。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吃的苦越多越好,加紧还债。”回顾从小到大吃的苦,我再也不怨天尤人了。

由埋怨别人变为找自己修自己

一段时间以来,我也在看书学法,但一遇到矛盾时,往往动的是人心人念,甚至钻牛角尖,很难爬出来用法衡量,搞的心潮难平,往往还向别人诉说自己所谓“不平事”,埋怨与之有关的人和事,而不是从矛盾中看自己的心是如何动的,抓住冒出来的执著心并去掉它。总之一句话,就是还不会修炼,弄得和我接触的同修对我都有点看法。

在一次集体学法时,一老年同修非常严肃的喊着我的名字道:你这个小心眼,你对这个有看法,对那个有意见,好象全世界的人都对不起你!

我当时感到五雷轰顶,羞愧难当!从小到大几十年哪受过这种喝斥啊,并且当着那么多人,几乎将我击垮。

当晚我辗转反侧彻夜难眠,自己这么差,还能不能修啊?我是不是块修炼的料啊?放弃吧,实在舍不得,这么好的高德大法,千年不遇万年不遇啊,师父这么慈悲伟大,为我们几乎操碎了心,耗尽了一切。每当想起师父,我的鼻子就发酸,就想流泪,师父都没有放弃我,时时提醒我,在梦中点化我,我为什么要放弃呢?决不能放弃。师父告诫我们: “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想到此我从床上爬起来,捧起《转法轮》读起来。

审视自己的修炼状态,的确问题不少,漏很大,归结起来有下面几点:(1)信师信法敬师敬法不够。(2)老是埋怨别人,不找自己,对别人也缺乏宽容之心 。(3)好面子的心重,换句话说就是求名的心强。(4)当时对自己遭受的魔难还没有站在法上认识,而是愤愤不平,到处诉苦,反映出怕吃苦,怕受伤害的心。

找出这些执著心后,我对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我坚决要修下去,坚决要去掉这些心,跟师父回家”,接着反复读师父的几段讲法,越读心中越轻松,越亮堂,并且写出了自己的心得,在下次集体学法时向大家宣读,赢得同修的好评。

我知道师父又给我摘掉了一大堆败物,在修炼的路上向前跨了一大步,从中我体会到向内找真是个宝,只有向内找,才是修炼,才能去掉执著心,才能提高层次。还体会到学法要真正静下心来学,要入心,要事事对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