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四日】在一九九八年深秋的一个夜晚,丈夫骑着自行车从外面回家来,带回了一本《中国法轮功》,当时的场景我至今仍记忆犹新。时光飞逝,转眼间我们得法已将近十一年了。十一年来,我摔过跟头、有过彷徨,也走过了不少大大小小的沟沟坎坎,总是感觉自己做的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太远。然而,最重要的是,我在这新旧宇宙更替的辉煌的时刻成为了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正如同修的歌中唱到的:“心中存有真、善、忍,重返回归路”,这部宇宙大法,已经深深的锤炼在我的心中。

得法前,我执著名利,情欲满身,年纪轻轻就已经弄的身心疲惫。得法初期,因为孩子很小脱不开身,我大部份精力都用在了孩子身上,没有参加过炼功点的集体学法,也很少参加集体炼功,再加上很快又发生的这场迫害,所以那时自己只是从感性上认识法,认为大法给我带来了常人的好处,使我获得了温馨的家庭生活,从而对师父感恩戴德。由于不能在法上认识法,我走了弯路,真正又走回大法修炼已经是二零零三年了。

因为迫害前个人修炼阶段我修的很不扎实,这几年来个人修炼提高和救度众生合在一起,有时候会感到艰难,尤其是对于在常人中形成的各种强烈的执著心,每去一次就象是往下扒一层厚重的皮,扒的过程中可谓是撕心裂肺,扒下后才体会到那种一身轻的美妙。就这样一层层的往下扒着走到今天,回头看看,发现自己虽然身在红尘,但从实质上,从内心深处早已成为了大法的真修弟子。有一段时间我曾经陷在个人提高的框框中,可师父告诉我们:“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在这几年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我最深刻的体会就是:只有修好自己才能顺利的救度众生,只有修好自己,你说的话、做的事才有威力,才有威德,才能不被邪恶干扰,才能救了更多的人。

二零零零年,我和家里的同修第一次大面积的做真相,却是带着干事心、争斗心、怨恨心和强烈的怕心,结果很快招致了的迫害,致使我们很长时间没能救度众生,留下了永久的遗憾。

当我们又从新走出来,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后,新的问题又产生了。我们夫妻两个都是属于个性比较强的人,可做事情的想法又经常不一样,所以有一段时间常常会产生各种矛盾,互不服气,争执不下,甚至发展成为激烈的争吵,影响了救人时的心态。过后我也知道自己肯定哪里不对,在经过多次的反思之后,我看到了自己对他的情的执著,对美满家庭生活的执著。得法前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曾经是我梦寐以求的,结婚后我最怕的就是夫妻之间闹矛盾,我从内心深处渴望自己有一个“爱”我的丈夫。这些执著心常常会被邪恶利用在我们两个之间制造事端,妄图间隔我们。在学了很多遍的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以后,我又认识到了坚持自己的意见不放实际上是放不下自己,是为了证实自己而不是为了证实法。我多次回顾自己在各种荣誉证书和赞扬声中成长的过程,清楚的认识到了从我小时候到得法之前旧势力对我的人生历程的“精心”安排,以及由此而生的极其强烈的虚荣心、爱面子心和不能被人说的心。邪恶妄图利用这些人心在我救度众生的关键时刻毁了我,这是它们的计划。当我看清了这卑鄙的伎俩并彻底将其否定后,很多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同时,同修也在努力修正他自己,我们之间的矛盾少多了,互相配合也好了起来。我们做单张的《明慧周报》,打印小册子,做《九评》,刻录光盘,设备配备越来越专业,同修的技术也越来越精湛。

这过程中还有个细节。我们组建家庭资料点,从技术的学习到设备的购买,主要是同修在做,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那么从洗衣做饭搞卫生到照顾孩子,大量的家务都压在了我一个人身上,因为我们是双职工家庭,而且我白天的工作也忙。在家里经常是他坐在电脑前忙他的正事,我屋里屋外的忙我的杂事,年复一年的我的心里就不太平衡了,觉的他做的事情都是他的威德,而自己这么辛苦忙里忙外的净是些常人的琐事,又和救人不相干,甚至于有些记恨和嫉妒他。当然这些念头只是闪了几次就被我抓住丢弃了。我知道这是我的那颗没修掉的“私”心在作祟,所有的这些不正的念头都是为“私”的,都是在权衡个人的得失而不是从大局上考虑众生的被救度。毕竟我是修大法的生命,这些是我能够清醒认识到并应立即去掉的。既然他有这方面的特长,也熟练掌握了资料点的技术,我就应该给他支持,让这多小花继续平稳的绽放下去,做出更多精美的真相资料,救度更多的生命。

大约一年前,我们又开辟了新的项目,开始利用手机发送真相短信。从手机的购买、号码卡的购买、真相短信的编辑、直到一次次到外面发送,是救人的过程也是修自己的过程。比如,当个别人回短信破口大骂时,我是否能守住自己不生憎恨之心?当别人回短信夸奖我真相诗歌编的好时,我是否会生出欢喜心?当短信发的很顺利的时候,我是否会有自满的心?当短信卡被封的时候,我是正念对待还是会生出常人式的争斗心?由于被封卡而损失了钱的时候是否又会有心疼钱的心?而且,自己原来还有很不好的一念,觉的用短信讲真相比起在摄像头林立的城市里发资料安全,又做了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而不至于被落下。其实,表面上看用手机讲真相安全系数高,但实际上对我们心性的要求是丝毫也不含糊的,邪恶在虎视眈眈的注视着我们的一思一念,自己有一念不在法上,就会被封卡,就会在这件事上步履艰难。每一次发送短信在另外空间实际上都是一次正邪大战,当自己心态不正时就会被邪恶钻空子从而感觉力不从心。当我在大半年的时间里给大约六千人发送了真相短信后,就走入了这种困境,买不到合适的号码卡,新卡发上一两百条就被封掉了,这种情况持续了很长时间。

与此同时,我新买的刚装修过的房子开始漏水。由于我的房子是顶楼东首,所以东面的墙和房顶就接连不断的渗水,补了一次又一次,始终不能彻底解决问题。我知道又该是我全面的审视我的心的时候了。我细细回顾了自己购房时的心态,为什么选顶楼?因为有个大露台,这是我最喜欢的,闲暇时可以惬意的吹吹风,符合了我的求安逸心;同时又不必住在别人下面。为什么选东首?因为把边的房子清净,免得被别人夹在中间,符合了我在常人中的那种孤芳自赏的清高。是啊,买房的时候其它房型我看都懒得看,一眼就相中了这一套,尽管比其它房子贵也要它,买我就买最好的。虚荣,好高骛远,这和我发短信时的心态是多么相似啊!我经常一次性发三四百条,而且很注重今天发了多少条,发的多就高兴,发的少就气馁,随着发的数目增多,时不时的就要算算自己一共发了多少条真相短信了,偶尔还会在心里窃喜一下,把这看成了是自己的一项“业绩”,起了干事心,渐渐偏离了救人的初衷。自己有时也会欣赏一下自己编的真相短信,觉的自己文笔好,比其他同修写的好,那种在常人中养成的“自命不凡”的习气渐渐暴露出来,却忘记了自己的智慧实际上都是大法给予的,是为了让我救人的。写到这里,就感觉一下子轻松了很多,象是从身上掉下来重重的一个壳。

多年来我一直在修自己,可如今的修心和几年前的修心的基点却有着天壤之别。以前我的修炼是为了我自己的提高和解脱,是为私的;而如今,我清清楚楚的知道,如果我自己修不好,我就无法有效的救度我应该救度的众生,很多生命会因我修的不好而毁掉。所以,修好我自己并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更多的生命能够有希望走入未来。每当想到这些,我就倍感自己的责任重大,不能因为对我个人的放松而毁了对大法报有无限希望的众生,惟有在法上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能真正做好三件事情,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