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生活道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七日】我二零零七年初在新加坡买了一本《转法轮》,看后感觉很好,里面讲了很多我以前不知道的道理,人为什么活在这个世上?人不可以做坏事,因为人有来生,今生做的坏事今生还不完来生都要偿还。我开始反思自己以前做过的事情,我从小就信有神佛存在,但多年受中共邪党的无神论教育,我在不知不觉中迎合着别人,怀疑着自己,这个世界到底有没有神?看了《转法轮》以后我发现原来我一直相信的都是真的,并且是有根据的,我的生活方式和行为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

我的家庭在中国算是比较富裕的,从小想要什么几乎没被拒绝过,家人尽量满足我的物质要求,一部份原因是因为爸爸妈妈在我小时候离婚了,他们在用另外一种方式补偿我。爸爸妈妈都是做生意的很忙,我童年的大部份时间是在奶奶身边度过的。奶奶很疼我,但与父母的关爱不同,因父母的离异我很缺乏安全感,变的自私和占有欲很强,而且性格很叛逆,家里没人能管的了我。在和别人相处中,我从来都是想我要如何如何,而不去顾及别人的感受。

看《转法轮》后,我在生活中一点一点的归正着自己的言行,在和别人的相处中不再斤斤计较,遇到事情尽量先站在别人的角度上想。以前一遇到不顺心的事就发脾气的坏习惯也逐渐的没有了,我试着做好自己做的每一件事情。

没过几个月,我和相处十年的男朋友分手了,我发现他欺骗了我将近五年,我冷静的处理了这件事情,迅速和他分手并且断了一切联系。其后的半年,我忙于学业,周旋在追求者之间,忽视了学法,生活也越来越堕落,学校考试四门有三门没考过。我内心一直拒绝面对这件事情,再加上身体不适,如心律不齐和一直都有的神经衰弱、失眠,把我折磨的很痛苦。这时有同修劝我看《转法轮》。

我从新开始看《转法轮》后,心情马上就平和下来了,并且戒掉了长达七年的吸烟、喝酒的嗜好,从小就失眠的毛病也不翼而飞了。年底当我再次回到家乡,已经物是人非了,我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一个星期不出门,看完了师父的济南和大连讲法录像,学会了五套功法,我感觉整个人象新生了一样,对人对事的观念、看法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象是蜕去了一层东西,也更加坚定了自己要走的路。

过年期间见到了以前的男朋友,我很奇怪自己竟然不恨他,只是觉得他也很可怜。是大法帮我把内心的怨恨给化解了,我体会到了忍让、宽容带给人的美好。我帮他做了三退,并且祝福他和那个女孩子。

我很想把大法的美好让更多人知道,开始去做一些介绍大法真相的事情。从独自发真相资料时的胆胆突突,到后来配合同修在公车上发真相资料,在出租车上讲真相劝三退,虽然次数不多,但是这些经历让我明白了国内同修救人的艰难和危险。我同时感觉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阻力,从朋友防备的眼神到最亲近人的抵触,我心里也委屈过,但是我再也离不开大法了。

修炼比我想象中的要难,因为以法对照的话,我自己实在有太多的执着心要去。

二零零八年初我面临着两个选择,一是去澳洲学习,一个是留在国内发展家庭生意。去澳洲会有个安全的修炼环境,可我也很清楚,出国了近期就不太可能再回家了,那么我要放弃很多东西。我在国内不用做太多的努力就可以拥有人人羡慕的生活,而这些东西都是我在修炼以前很看重的。就在这时我看到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DVD,有学员说了澳洲缺少大法弟子讲真相,我觉的我既然有条件去澳洲证实大法,就不能让自己的私欲拽住,再说修炼就是一个放弃的过程,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常人所追求的是我们最不看重的。我决定了来澳洲。

二零零八年四月我来到了墨尔本,在学校学习的同时,我很快溶入了当地大法修炼者的行列,这让我感受到生活充实而有意义。虽然参加这些活动付出了我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没有任何报酬,而且我还把所有的事情都排在大法的事情后面,但是我从中感觉到一种精神的升华。我不再局限在自我的世界里,不再为得失劳心费神,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简单快乐。我虽然当时不懂什么是无条件的配合,但是我抱着一念只要大法需要我就去做,所有的事情以法为先。当这一念一出的时候,我由只能双盘三到五分钟腿就疼的受不了,一下就盘了半个小时,我体验到了师父的慈悲,是师父替我承受了。

二零零八年底爸爸得知了我在修炼,在电话里用被邪党灌输的观念教育我,我因为争斗心很强与他争执了起来,激发出了他的抵触,说如果我继续修炼就不认我这个女儿,我放下电话觉的很委屈。和以前相比我变的太多了,我主动承担了照顾弟弟的责任,不碰烟酒,不乱发脾气,甚至乱花钱的毛病都改掉了,我这么努力的要做个好人他为什么就看不见呢?还要对我凶!

慢慢静下来后我开始向内找,我为什么会觉的委屈?是因为我得失心太重了,觉的自己付出了别人就必须认可。还有爸爸对大法有误解也是因为我自己有怕心,没有把真相讲到位,自己没有任何理由好委屈的。爸爸人的这面反对的越严重,另外空间他明白的那面就越急切的想明白真相得救,是我做错了。

我开始给爸爸写信讲真相,讲我的以前和现在的变化,讲中共邪党的劣迹和法轮大法的美好,写了十几页纸,匆匆的就把信投進信箱了,投完后才发现投错信箱,连邮票也没贴,问邮局说要在家等信退回来,可等了好多天都没有音信。这么多的内容再叫我写一定写不出来,我求师父帮助不让信丢了,因为它是救人的。

又过了几天和爸爸通电话,他说信收到了,我激动的都快掉泪了,我明白是师父帮了我,没有邮票又是国际邮件怎么会收到呢?爸爸看了信后,不再反对我修炼了。

修炼两年来经常碰到心性关要过,也经常有做不好的时候。比如因为我盛气凌人惯了,从小到大不管去哪大家都让着我,自己还觉的理所当然,当自己的意见不被接纳时就会不舒服,总认为自己的意见才是最好的,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一个无私无我的生命,更没有做到证实法,而是证实这个不纯净的人。记得有一次和一个同修有争执,当时觉的还老学员呢,表情那么“狰狞”一点不善,但回家觉的不对劲就找自己,发现是自己有妒嫉心,有看不起同修的心,还总是以貌取人。再见这个同修就主动和她笑,想不到她对我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从此以后再看见她总是笑眯眯的。我体会到了“相由心生”,就是由于我自己内心的恶才会看到恶的表情,当我放下这个心的时候,这个同修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爱。

自己有太多不好的心,表现最严重的就是色心,还有妒嫉心、贪图安逸心。师父讲过色心是修炼的第一关,可我总是遇到干扰。在向内找后发现,原来色心的背后还隐藏着虚荣心和自卑心,因为我喜欢被捧着的感觉。其实邪恶早就针对我的心做了安排,所以我的生活里总是会出现不同的异性做些迎合我喜好的事情,妄想利用我这颗心把我拖下去,但是它们是不会得逞的。我认识到每次出现这些事情的时候,都是邪恶暴露自己的时候,也正是我清除它们、纯净自己、修自己的好机会。

最后谈谈自己对修炼的一点体悟,我觉得修炼最主要的就是要听师父的话,不管是学法,做大法的事,还是炼功都要听师父的话。我好几次听到过拍照和摄像的同修很苦恼,拍不出大家炼功很整齐的镜头,特别是第三、四套动功,可台湾同修就做的很整齐。后来我注意观察,发现虽然大家总说听师父的话,可是师父在喊口令的时候大家就不听话了,师父喊“冲”的时候有的弟子“灌”,喊“灌”的时候冲,不就打乱了师父下的机了么,我悟到师父说“冲灌”就是在帮弟子冲灌,那我们修炼不听师父的话,不顺着师父下的机修炼是不是一种对自我的坚持呢?如果我们任何时候都能听师父的话也许正法很快就结束了。

还有,就是要学好法。师父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学法,在致印度首届法会的经文又说“学好法、多学法、经常学法”。我自己深有体会,如果没有学好法,出去讲真相会干扰很大,而且会没有话说,就算有话说也不在法上。没有学好法,没有同化法,就没有法的力量。我看到周围有些老学员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承担很多证实大法的项目,学法炼功都不落。自己也要象她们一样精進,清除求安逸心,不让这败坏的物质干扰我跟师父回家。

修炼层次有限,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