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人心溶于法 多讲真相人得救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九日】我是九五年喜得大法的,请来《转法轮》便以最快的速度通读了一遍,书中高深的法理使我折服。初学大法,我如获至宝,在家学、在班上工作之余也学;为了记的牢,一边学法一边抄法。

我的思想深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本体随之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修炼前我体弱多病,有胆囊炎、颈椎增生、腰椎增生等,颈椎增生压迫的我连低头洗头都困难,右手抬不起来,端一杯水都疼的直哆嗦。修炼后这些都不翼而飞了,每年的医药费也省下来了,急急怪怪的脾气也好了许多。看到我身心变化,我父亲、丈夫也相继走進了大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动用整个国家机器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進行打压,一时间谣言遍布全国,世人遭欺骗、师尊遭诬陷、同修被迫害。我心里的痛楚难以言表。我坚信师尊坚信大法。那时我带着两个两岁多的小外孙不能去外地证实法,为此也曾内心自责与苦恼。

苦恼自责不如行动。我想那就从一点一滴做起吧。带孩子是一个与人接触的好机会,我和老伴带着孩子走進人群,聊天间就可揭露邪恶谎言。讲完这一群,再去讲另一群,从认识的到不认识的,从近处到远处。就这样,我们夫妻俩骑一个三轮车带着孩子讲的得心应手,而且不为恶警注意。

后来我们有了资料点,有了不干胶;出去买菜办事、打车、回老家、亲友聚会、老同学聚会、参加婚礼我们都会不失时机的讲真相、劝三退。我家的亲戚基本都三退了,与我有联系的朋友也都退了。我深深感到自己在救度众生中升华。做好三退、把真相讲到位必须得学好法。在法上认识法既能救了众生也能使自己得到升华。

我的大表妹是一个村的邪党书记,趁着回老家的机会,约她同时回老家给她讲真相。她对大法真相有了了解。对邪党迫害大法也有了认识。当劝她三退时她却说:××党镇压法轮功不应该,但我觉的也没你讲的那么坏,毕竟没有××党就没有新中国嘛。

当时我有点生气,心想怎么讲了这么半天她还这么顽固呢。趁她喝水时我向内找。我找到我是动了亲情,认为她是我表妹,没有把她当成众生,还有急于求成的心。执着找到了再讲起来就不急躁了,又将《九评》送给她。晚上发正念加了解体她背后邪恶因素的一念。

第二天再谈,我觉的心里热乎乎的涌起无限慈悲,浑身被强大的能量包围着,我明白这是师父在加持我。最后她彻底明白了真相,认识到了“只有解体邪党才有新中国”,不但她自己退出了邪党,还给她丈夫、儿子、女儿也都退出,并表示绝不迫害大法,而且还要利用职务之便保护大法弟子。这件事使我深深体会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的法理。

我有一个远房外甥,他十几岁时父亲去世了。他一直怀疑是继父害死了生父。有一次他路过我地来看我,并直言不讳的说他已经买通杀手,只等电话一到就可替父报仇。他的举动使我震惊,猛的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要不怎么体现出好人来?杀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什么呀?”

我想我得阻止这件事情。本来要给他讲真相劝三退,那就一起讲吧。可是从哪儿讲起呢?这时他又讲他已经皈依佛教。正好就着这个突破口从法理上讲。我顺着他的执着把话题引到大法法理上,整整讲了一下午。大法的法理令他折服,他激动的说:“大姨,幸亏我今天来了!否则会铸成大错,得造多大业呀。”

最后他不但愿意三退,还表示要从新选择,修炼大法。我没有多的大法书,就送给他MP3。后来与我熟悉的一位同修听说此事,立刻将一本《转法轮》送给了他。就这样,我的外甥得法修炼了。

我知道我在做好三件事上与同修相比还是微不足道,离师尊对我们的要求相差甚远,还有很多执着心要修去。在今后的修炼中我一定多学法,把自己溶于法中,在法上归正自己,兑现自己的誓约,不辜负师父的苦心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