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六年得法修炼的经历与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是零六年五月得法的弟子。由于父母在各自家族中都是老大,我的降临是两大家庭同辈中的第一个,因此自小被亲情和宠爱包围、被亲戚称为长不大的八零后。父母不和,母亲把所有的爱、梦想都寄予我一人之身,事无巨细的精心照顾我,于是只注重学习的我十二岁不会梳头,十八岁不会洗大件衣服。自小就是乖乖女的我依赖心、懒惰心滋长,整日在对妈妈无奈的疼惜和对爸爸痛恨的仇视中挣扎度日,对于人生的价值、生命的真谛、活着的意义更是苦苦思索!

直到零六年上班有幸认识了同事,一位老同修,特有的沉稳、谦和、全心为他的善良打动了我走入大法。

从刚接触大法时,妈妈还支持我学,能变得再阳光些。不久,自己过激的言行,在执着心、显示心的带动下又生出怕心,怕妈妈不理解、不同意、怕她担心,在家连大法书都不敢光明正大的看,还总是用一句话来作为自己执着亲情的借口:“你不知道啊?我妈妈(在家庭不和的情况下)把我养大太不容易了!”旧势力看到后操控妈妈对大法犯罪把我的部份资料烧毁,于是我产生等妈妈下世后再修的荒唐想法。同修就让我看《精進要旨》〈退休再练〉:“其实修炼就是修人的心,尤其在复杂的工作单位环境,正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一旦退下来,其不失去了一个修炼的最好环境吗?”就这样我在家偷偷炼。

因为我上班和父母两地分离,四川地震时怕家人安危受威胁,把同修赠予的护身符给了妈,妈却拿着护身符到单位找那位同事理论,得知在单位里我见人就说三退,闹的沸沸扬扬,且领导为此事已经找我谈过话,并强硬的要求我给领导写检查说以后不炼了。当晚我发正念清除邪恶,第二天一早妈妈主动找我说先不用写了!我知道是师尊为弟子清理了妈妈背后的邪恶因素所致。

怕心使我在家偷偷摸摸的炼功学法根本不入心;上班途中看到谁多看我几眼,便觉我被便衣监视了;看到警车便心跳加速。慈悲的师父安排老同修从法理上点醒我,是怕心在做怪,多看书,多背法、没事就发正念。不久,随着心性的提高,周围环境不再紧张,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但由于怕心严重,摆不正大法的位置,还是一直不敢在家中光明正大的发正念、看书、炼功。带着怕心与家人讲真相、劝三退,效果不好。

悟到环境得自己开创,我开始行动:中午十二点、晚上六点正是家里吃饭的时间,我在屋内发正念,妈妈便升级式的干扰先是去扳腿、揉太阳穴;再到谩骂、威胁去举报;最邪恶时扇我一个嘴巴子,我都默默承受。在同修们集体学法切磋的过程中,不断的归正着自己。意识到妈妈如此不理智,还是自己一直未修去的对亲情的执着造成的。经过老同修切磋提醒,平时多发正念。现在到时间发正念,妈妈看到会说:“真搁紧儿啊!(真努力)”妹妹看到会说:“先不打扰你!”在以前是我想都不敢想的。

静心找自己发现:修炼太严肃了,修炼人的路太窄了,不在法中便走在旧势力处心积虑的安排下;修炼人只有一个身体,脑中装的法多,正念就强。激动,勇敢,亢奋,任何人的不平和,都不在法上;之所以旧势力干扰我的阴谋能屡屡得逞,与我平时看书少、学法不入心,法理不清,没有从一思一念中实修自己有直接关系。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