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于一九九八年六月得法修炼。修炼初期对大法法理认识很浅,虽然也跟同修去一些地方洪法,但在修炼的各方面不很精進。就是这样,师父也同样给我净化了身体。

一、讲真相

迫害开始后,通过学法,明白了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怎样做,我就利用中午休息时间用复写纸一联五张写真相,利用中午最热、人们都不出来的时候,拿着浆糊、刷子出去张贴。有时晚上和同修两人出去往墙上喷字:“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或往大树上、楼房窗户外挂条幅。

城里做的差不多了,我们就走向农村。我老家在农村,那时当地没有大法弟子,所以平时无论有什么大事小情我都带着真相资料去。白天见到熟人该给的都给了,剩下的晚上我就一个人出去发放。农村夜里格外黑,夜深时更是伸手不见五指。一开门真的是不愿往外迈步,可是有一种无私的力量不允许我停留。

几年来周围做了六个村子,一般都发了两三遍了。有时村与村之间有距离,还有坟地,虽然在法理上知道大法弟子有师父管,可还是心里发空。我就边走边背法:“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背着背着,胆子壮起来了,也忘了周围的一切。

有一年冬季的一天,我把真相小册子、粘贴、条幅事先准备好,晚上五点下班后背上材料坐最后一班车下乡,大约一小时就到了,天黑后挨家挨户发放真相资料,尽量都放在大门里面。大约发到八、九点钟,正走在一条大坝上,两侧有树也有坟地。走着走着,隐约觉的从后面坝下上来一个人,我快走,他也快走,我慢他也慢,我也不敢回头,心里有点慌。那时不懂发正念,也没想起来求师父,近处没有人家,我心中默念“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心想,大法弟子在世间做着最正的事,无论你是谁,也动不了我。在常人看来,一个女人,冬天这么晚了,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不可能在这个环境下单独行走。我放慢脚步,让他先过去。等他走到我身边,说了一句:“你是信佛的吧”。我“嗯”了一声,原来是我把他吓着了。他快步向前走去,一会就不见了。我又到了有人家的地方,边走边发,全部都做完了,心想回家一定能有车。走到大道上,正好从前面开过来一辆出租车,没等我招手,到我跟前车就停住了。我打开车门進去,司机说:“我好象就是来接你的。”此时此刻,我心里对师父的感激无法用语言表达,在车上我给她讲了真相,她接受了。

自从三退(退党、团、队)开始,所有的亲戚、熟人,只要见面我就劝退,当然也有受邪党毒害太深不退的。平时无论买菜、洗澡、出门坐车、办事等,只要时间允许,就劝三退,效果时好时坏。我相信,只要我们不放弃,心怀善念,正念正行,在师父的加持下,就能把人救了。

二、圆容

零一年的一天下午,同修找到我,问我家里闲着的楼房若没租出去,给外地来我市的同修住行不行?她话音刚落的一瞬间,我脑中闪出中共历次整人运动的残暴和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但我作为在大法中直接受益的修炼者,当大法需要的时候决不能打退堂鼓,当时我一口就答应了。但我深知这些同修的处境,当时正是邪恶迫害最严酷的时候,考虑到丈夫(尚未修炼)的承受能力,我对他隐瞒了实情,只是告诉他房子已租出去了,示意以后不用去那里了。近两年时间,他真的就一次都没去过。至于租金,有时同修给我,有时我拿自己的钱给丈夫看,说这是租房钱。

在这里制作真相资料的同修生活非常艰苦,我有时下班买点菜或切面带过去看一看,我从不问姓氏名谁,有时住三、四个人,经常有生面孔出现(这是初期修炼不成熟的表现,那时一些资料点被干扰或遭破坏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来回出入的人多,而且来的人都有钥匙,不合常理,引起邻居的注意)。对门邻居老太太有时看我去了,就说:“过来了,拿的啥?你认识他们呢?”我说是我亲戚,她就再不说啥了。

零三年大年三十的头一天晚上,我买了一些吃的东西给同修送去。進门一看,一个人也没有,室内一切照常。我想,可能是别的同修把他们接回家过年去了,我来晚了。第二天三十,我忙完了家里事,晚上七点多,带着女儿、女儿的男朋友(都未修炼)又去了,一進屋黑黑的。女儿男朋友马上小声说:“有人”。当我把灯打开,看一人正贴着暖气片躺着呢。听到来人,他把脸转过来,两个孩子赶快出去了。我问明了情况,原来别的资料点被破坏,当地同修担心牵扯到本资料点,让本资料点的同修先撤走了,东西没来的及拿走。这位同修是从被邪恶破坏的资料点楼上跳下来逃到这里的。当时他的脚脖子受重伤,因是赤脚跑出来的,路上全是积雪,脚也冻伤了。听了同修的遭遇,我心里不知是啥滋味,由于邪恶的破坏,同修吃的苦真是常人难以承受的。

年后的一天,我正在乡下姐姐家,一个亲戚接到一个电话,之后告诉我说,你们的一个资料点被破坏了,让你赶快回家。其实作为一个大法中的粒子,生命都是大法铸造的,大法才是第一位的。我赶紧回到家中,见楼下有辆车(假相)。我对各种车不太懂,心想是不是找我的?怕心出来了,没多想直奔楼上。到家一问,原来别的资料点出事了,因为知道我出租房子做资料点的同修太多,大多又都是外地同修,有的同修是从这个资料点走了之后出事的。当时的情况很复杂,周边几个资料点同时出事,不知道表面上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同修担心是邪恶跟踪所致,所以叫我赶快回来把出租房屋的东西处理一下。我和同修、女儿、女儿的男朋友把所有的设备安全转移了。

这之后没过多长时间,丈夫接到几次公安部门打来的电话,说让他去一趟。丈夫说:“有事到我单位来,我不去你那。”约好了时间,来了两个人,来人问,用不用和你领导说明一下?丈夫说不用,有啥事就说吧(丈夫当时明白真相)。他们问:“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丈夫回答:“我不炼。”“那你老婆炼吗?”“她也没炼。”“那你家出租房子住的人是干什么的?”“我家房子出租是我的自由,至于租房人是干什么的,我没权干涉。”“最近有人举报说是炼法轮功的。”“我不知道。”可能是丈夫的无所畏惧震慑了他们,后来其中一人说:“其实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要没人举报我们也不找你。”这事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才跟我提起来。我也没多问什么,这事就过去了。

我从修炼以来,无论做什么事都感觉平平常常,从来没有轰轰烈烈的时候,师父说:“无论你们做什么,都没有去想自己是在为大法做什么、应该怎么样去为大法做、我怎么样能够为这个法做好,都把自己摆在大法当中,你就象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一样,无论干什么自己就应该那样做。”(《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真正以修炼人的状态做大法的事,一定是神圣的。

一次同修找我说:“全市协调人要在一起交流本市证实法的事情,在你们家行不行?”我说行。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为救度众生又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三、向内找,去执著

两年前在我家组成一个学法小组,开始有五、六个人来学,每星期用两个半天时间大家在这里集体学法。后来本地有两个后走出来的同修,参加到我们学法小组当中来。她们的修炼状态和老学员相比,是有一定差距的。她们参加到我们学法小组当中来之后,丈夫见有生人来我家就有意见,对我发脾气,说些不好听的话。我听了,即生气,又委屈,我的悟性太差了,也没向内找。当遇到同修就说一说,出出气。同修说:“你有心,向内找吧。”一句话,把我点醒了。

回到家里,我开始向内找,这一找,全是我的问题:对后上来的同修有想法,嫌她们不精進,集体切磋时总聊常人嗑,对她们没有宽容心。对外孙女有烦心,对丈夫和女儿有长期的怨恨心。带着这些人心,学法怎么能行呢?师父看着多难受、多着急啊!有同修感觉我们学法小组周围环境不安全。师父说:“大法弟子的心要不稳,会使你周围的环境也发生变化。你害怕的时候,你发现众生都不对劲了。你变的神情清朗的时候,心胸宽广、乐观的时候,你发现周围环境也不一样了。在讲真相中、在证实法中、在你们做的事情中发生难度的时候,调整调整自己,用正念来思考问题,可能会相当管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我这才明白,由于我的心不正,给整体和个人带来这么多的麻烦。我下决心去掉这些人心,赶快提高上来。

这些年在师父的呵护下,不断用大法纯净着自己,去除一切后天观念和外来干扰,做了我们应该做的事情,这一切都是师父领着弟子一步步走到今天。十年多过去了,在修炼的路上方方面面还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有很多不好的人心,时时都能反映出来,尤其是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再一次讲到的不让人说的人心,又一次警示我,如果再做不好,就不配做师父的弟子了。在今后的修炼中我一定听师父的话,尽最大努力去除一切人心,修出觉者的慈悲,救度众生,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