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法 修去怕心神情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日】师父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我读了师父讲法后,就开始修炼这个心,怎么样能达到心不动,遇事的第一念能达到自己的心正、念正。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几年前,我到早市去卖菜,因为要在天亮之前赶到市场,我要发一些传单,所以我在半夜一点多就推车出发了,那个时间路上和村里没有人,但那天我就是害怕呀!总觉的身后边好象有人似的。我当时想:身为大法弟子必须得发传单,今天我带的传单必须发完。我就推车一家一家的发,遇到胡同我就把车放在胡同边,自己進胡同里发,那时这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过了一个小时,当我拿起最后一张传单时还是那种状态,一点没有改变。

可是,当我把最后一张传单放進大门缝里时,刚要回身收步的那一瞬间,顿时感到全部身体的外层象被什么东西给炸开一样,就感到身体外层有一种很厚的一层壳给全部炸的粉碎,自己的身体才从那层壳里出来一样,刚才那种害怕的感觉一点都没有了,全部被师父拿下去了。那时的我心态简直太好了,太幸福了,这个法真是太伟大了,太神奇了,同时也很惭愧,师父早就说过,师父就在身边,大法弟子身边都有天龙八部护法,自己总忘。

心中装着法 谁也动不了

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出来做买卖,不再种地了。做生意总得去進货,我有时要买资料点的耗材,每次都很顺利,本着那句话,就是人永远也干不了神的事,做神的事时就必须是神的状态,也就是心里装着法,正念要足。

有一次,那是奥运前夕,也听说科技城抓了几个大法弟子业主,里面有便衣。可是这耗材正等着用,当时的心倒不是害怕,就是闹心、心慌、心乱、心态不稳那种感觉,我心里就一直发正念。当时,我为了方便把大纸盒包装换成小方便袋,正在往里放呢,身边就有两个男的在柜台边上看,左看右看的,问买啥也不回答,我边装边发正念,心想:我神的一面和身边的天龙八部护法,今天咱们有多大能耐就使多大能耐,一定要全力以赴把货运回去。

装完货,那两个人也没走,也没听说要买啥,我就一手一个方便袋耗材,还拿别的货,就往出走,那时脑袋里也没有时间想别的,就只是发正念,一直不断的在发正念。当走出科技城一百米左右,突然师父在我身后从头开始给我打進一念,把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从头到脚好象使劲一震一样,那一念就是“谁能动了你”,好象带有立体声音一样。当时的我手里拿着东西,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之后就顺着师父的这一念往下想“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当时我心里想:师父啊!只有您才知道此时此刻弟子最需要的是什么。全身的这一震,把我一切不好的因素全部震光,身体都被这一念给充满了,正念十足。当时别说是假相,就是警察把我团团围住,我也如履平地。这一念在我身上打下了很深的烙印,我每次发传单的过程中,经常想起这一念,每次想起都会使我正念十足。

两年前,我有幸加入了一个发传单的小组,这个小组自邪恶迫害后不久成立以来,就是每周选一天晚上出去,不管在多么严峻的情况下从没间断过。在这个精進的集体里,我提高很多,也使我深深的体会到《洪吟》中〈实修〉的含义。在他们身上我总能找到自己的不足,总能找到与他们的差距。在这个集体里一个六十多岁的同修每天到外面讲真相,她说:“我一天就是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一切都围着这三件事做,没有第四件事。”我一想起或看到她时,不知不觉的也变的精進起来。还有一位七十来岁的老太太,县城内外的大小胡同她都熟悉,传单、标语让她发遍了。在她面前我自愧不如。

这两年以来,我觉的自己提高很多,也成熟了很多,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遇到什么突发事件,心也不慌了,能够坦然处理。在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晚,我和另一位女同修走上立交桥挂一个很长的“法轮大法好”条幅,其他几位同修在桥对面发正念。当我们背着条幅往立交桥走的时候,就象整装出发的勇士一样。当我们走上立交桥时,机动车从我们身边“呼呼”过,我俩就感到我们是顶天立地的神一样,天地间,唯我独尊。我很庆幸,能够加入这个集体中来,很庆幸能够学法轮大法,成为大法弟子,时时能够溶入大法中,被师父无微不至的呵护着。做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这样伟大的事情是我生命的荣幸。

儿子品德好 多亏学大法

别人都说我家的孩子好,懂事。这都是他学了大法之后的转变。

我儿子从会说话开始就撒谎,因为这没少挨打,可怎么打也都不管用,长到十岁左右,就偷家里钱买东西吃。我自己领着两个孩子,孩子在家有什么事我也不知道,孩子上学、放学由他们姥姥管;我妈怕我回来打孩子,所以啥事也不告诉我。直到有一天,我头一天晚上拿回一千元钱到第二天早晨临上班时,我一查,就剩九百块钱了。家里人都说也许我头一天查错了,但我知道这钱一定没错,就是一千。由于忙着上班,我就走了。

到了商店,我想来想去,我就认定这钱一定是让我儿子给拿走了,因为我知道他是个啥样人,我就往家打电话,告诉我女儿,说:“你把你小弟所有的东西都翻一遍,看钱在没在他那。”不一会女儿打电话说钱找到了,在她小弟的钱包里。我听了之后,当时这个心也说不出啥滋味,也就是学法了,不然真就不活了,我一个人在外面拼命挣钱,还得供两个孩子上学,这孩子还这样,免不了晚上给孩子一顿打。

又过了几天,十一放假,在开学的头一天晚上,我问我儿子作业做没做完,他支支吾吾的说一点没做。我妈家周围有几个和他年岁差不多的孩子,那几个孩子很没有教养,打仗骂人、到处走,也叫上我儿子。我问他都到哪去了,这才知道县城里的好多地方他都走过,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这样发展下去怎么能行?

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孩子品质必须好,我想起了古代孟母择邻的故事,于是我跟我妈说:我必须搬家,这样下去这孩子完了。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租了一间小平房住下,搬出之后我才知道这孩子偷钱不是一回两回了。把他小姐姐所有的压岁钱和零用钱一点点的都拿走了,还拿过他姥姥的钱,我以前卖菜的钱他拿没拿我都不敢问。起初我是家里不放钱,可有一次我晚上回来只拿了五块钱,不知什么时候就让他给拿走了。这个时候我才想起师父的法,“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我跟同修说:“这孩子打不好。”同修也跟我说,咱们就带他学法,只有法能改变人,咱们不也是大法给改变过来的吗?(真得谢谢这位同修。)

我家没有别人来,这位同修是我家的常客,而且孩子和她的关系都很好。于是我们就跟孩子一起学法,耐心的从法上给他讲做人的道理、名人轶事等。慢慢的他从品质这方面、说谎这方面改变了很多。我觉的最让他心痛的是他受了两次冤枉。一次是他四姨夫让我给他们看家,他四姨夫告诉完我们都走出十多米远又回来告诉我说:“我家的钱到处放,你看着点你家孩子。”意思是别让他拿出去学坏,我看着我儿子低着头,那种矮人一等的样子,因当时很忙,我也没来得及说什么,但我知道那个时候,他心里一定很难过。

还有一次也是他小姐姐的压岁钱放忘地方了,这回他小姐姐可急了,哭着说:“谁家象咱家这样,有一点钱都没地方放。”当时我儿子就哭了,他没说什么,我说:“儿子心里是不是很委屈?”他点一下头,我说:“儿子,妈相信你没拿,我相信你从打学了法轮功,做了大法小弟子之后,一定会按大法的要求去做的,也一定能做好,做好人的感觉多好啊!但是得有一个过程,得有一个别人从新认识你的过程。你从现在开始好好的做,做一个品德高尚的人,做一个受人尊敬的人多好啊!你想不想做这样的人?”他说:“想。”我说:“那好,就按师父的要求去做,你就能做到。”
现在我儿子已经读初三了,学习很好,品质也很好,他的班主任老师见到我说:“你家的孩子咋这么好呢?你家孩子的品质能感动天地,我看就你家这孩子,就凭这品质将来就能有出息。”

从打孩子得法之后,我很省心,因为孩子听话,啥事都能按大法的要求去做,我也很快乐,因为心里有法而快乐,因为能做大法弟子的事而快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