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报纸经营中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日】

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今天想和大家交流的题目是“我在报纸经营中的修炼体会”:

退一步海阔天空

我是二零零一年就参与《大纪元时报》的,刚开始时我也和其他人一样,看到有需要的地方就帮着做,因为我学东西很快,排版、电脑维护、印刷协调、设计广告,慢慢的我负责的事也越来越多,因为对大纪元各方面都比较了解,再加上以前国内在大公司的一些管理经验,我自然而然成了主要协调人之一。

因为当时全职的没有几个人,所以,我也开始慢慢涉及广告销售和报纸经营的部份。我的家庭没有经商的背景,所以在经营上我的能力可以说是几乎从零开始,是和大纪元一起慢慢成长起来的。

但是,经验的增多并不能代表修炼的成熟,我的很多的执著也随着经验的增加越来越强,因为在协调人的位置上,当我和其他同修发生矛盾时,我最常用的借口就是“你为什么不配合我”,“你不是给我干活,你是在替大纪元工作”等等。因为经验不足,加上修炼上的不足,使的我在协调人的位置上作了很多错误的决定(我当时觉的这些决定都是非常对的)。如果这些事在常人的公司发生,可能我已经被炒了十次鱿鱼都不止了。现在每次当我想到这些时,我都感觉非常的羞愧,真觉的对不起所有那些长期默默支持大纪元的学员。

经验的增多,修炼的不能突破,不能向内找,让我和其他协调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突出。终于,有一天,我被突然宣布不再是大纪元经营协调人了。我当时是非常吃惊的,因为没有人提前和我沟通过,我很生气,也觉的很冤枉,但在会议上因为是多数同意,所以我还是尊重公司董事会的决定,决定从协调人的位置上退下来。我说服自己的理由是:作为一个公司的管理者,他也应该是被管理者,不能因为自己被管了而就不执行公司的管理决定,而且我经历过几次人事调整,我觉的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事而影响了报纸日常运作。当时,我觉的自己心性守的真的挺好的,一没闹,二没告状,现在回头看,那也只不过是表面的一层上做到而已。

两个月后,我突然接到通知说让所有的澳洲学员去纽约,师父要见澳洲的学员。这时我那表面已经平静的心立刻就不平静了,各种人的心就起来了:委屈、生气,人的那面不断的在说,要去问问师父,他们的做法是否不对,自己应不应该退下来等等,这些念头不断翻腾着,压也压不住。直到见到了师父,当时,听师父讲法时我觉的好象很多都是对我讲的,觉的自己的那点事真的不算什么了,就象师父说的我们神的那面精神起来了。可回到酒店交流时,那些人的东西就又再往外冒,言语中对事情对错的执著一直放不下来。总想从别人赞同的态度上获得些许安慰,虽然表面上表现的好象毫不在乎。

这样,因为不在法上认识这个问题,也是自己修炼上的放松,这个关让我过了一次又一次,直到这些人的东西越来越淡,越来越淡。突然有一天,当我静下心,回过头看这件事时,一下子所有的背后的法理都展现在眼前,这不就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的路嘛!我在这个协调人的位置上,很多执著已经非常强了,而且人心还会很巧妙的把它掩藏起来,没有这些过关,这些物质如何除去?我带着这些不好的东西如何去助师正法?我又如何能圆满回到自己的世界?这时,刹那间,那些剩下的最后一点人心都在师父的洪大慈悲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信师信法,师父给我安排的是一条修炼的路,都是最好的

我在人中的能力促成了做大纪元的机缘,而在大纪元的六年让我在经营管理上成熟了起来,我离开协调人位置时曾对其他学员说过:我的能力是在大法修炼中获得的,我还会让它在助师正法中发挥作用的。我有这样的愿望,师父就给我安排了后面的路。我不再担任协调人了,相应的时间就比较多了,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我自己开始经营自己的公司,前一年跌跌撞撞,非常不顺利,我想是和我的修炼状态是非常有关系的。每次当我觉的没有路的时候,我都会对自己说:相信师父,师父给每个弟子都安排了一条最好、最快的修炼的路。所有的一切都是有背后的原因的,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最后的圆满,就是凭这一念,让我闯过了许多的难关,在常人的经营管理中学到了很多的东西,真正体会到了海阔天空的感觉。

我的公司渐渐的走上了正轨,我也在其它的讲真相项目中做一些和销售、市场推广有关的工作。看起来一切顺利,但我知道修炼路上,考验是一个接一个的。去年底,我接到了大纪元北美协调人的电话,希望我能利用我的优势和能力,回到大纪元,在经营管理上发挥更大的作用。我本能的第一个想法是:好不容易从矛盾焦点上脱出来,现在回去不又是引火上身么?我于是就一直在电话里推,不愿意直接的参与大纪元,就想躲在后面,在外围看看,能帮就帮。躲在后面,没有太多人的注意,其实就是人心怕被暴露,执著怕被暴露。大纪元的经营好坏,那是多少双眼睛在盯着的,在协调人的位置上,你的一言一行都会把你的执著暴露出来,任何的人心就会象是在放大镜下面,被大家盯着的。

人的那面的想法是保护自己,避开矛盾,不被伤害。要找个借口是很容易的,自己公司业务有了起色,需要更多时间去照顾;其它证实法项目的工作也是一项一项的在進行。其实到现在我已经在大法中修炼十一年了,明白的那面非常清楚,知道这是又一次修炼提高的机会,但就象师父在大纽约讲法中提到的那样,安逸的生活会使修炼变的不那么精進了,各种人心又在掩藏执著。我该如何选择呢?

修炼人对自己的身体状态的突然变化是非常敏感的。十一年的修炼中我感到最大的变化只有两次,一次是在刚开始炼功两、三个月时,那次让我实实在在感到了大法的神奇;现在我已经是一个老学员了,我明白这次让我明明白白的感到,或者说看到这些变化,是师父在修炼的路上推了我一把,是师父在鼓励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

我明白,所有我在常人中所学所积累的经验,是让我用于助师正法的。不是让我去在常人的生意中用的,因为弟子想修炼,所以师父才为弟子安排这些的,弟子这时更能感受师父的慈悲苦度了,我决定回到大纪元去,不是去帮谁,而是把自己以前没做好的去做好,完成自己的使命。我明白这些意味着修炼上需要提高一大步了。

所有的同修不会以以前的标准来要求我了。在大纪元不仅仅是一项工作,同时也是在修炼,因为我还有人心,还有执著,所以矛盾还会有,但我知道,我的修炼不能再象以前那样慢吞吞了,大纪元现在的情况不允许我有犯错误的借口了。

我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机缘促成了我在悉尼的修炼道路。但既然师父安排了,就肯定是最好的。回到大纪元时我感到了大家的努力,每个人都是做的那么好,这些让我对报纸经营充满了信心,对悉尼的同修充满了信心,也对澳洲的同修充满了信心。正法修炼好比是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斗,在战场上如果没有互相之间的信任是无法战胜敌人,打胜仗的。而且,永远是一个战斗团队一起才能赢的,没有一场战斗是一个人单枪匹马可以搞定的。修炼路上不分你我,落下我们中间的任何一个都会成为永远的遗憾,让我们一起在澳洲这个修炼环境中走好我们修炼的路。

(二零一零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