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闻神韵香港演出受阻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七日】神韵香港演出被中共阻挠,我们大陆大法弟子也应该向内找。

六名神韵关键技术人员签证被拒,这些技术人员无人可替代,演出无法如期举行,被迫取消。

在大陆好像做某项工作的人不能做了,总能找到可以替代的人(在师尊的安排下,就会有同修自发去做了)。因为很多大法弟子都做着同样的工作,所以可以很快的替换上。

而海外一人身兼数“职”,一人担当多项不可替代的项目的现象非常普遍,每个人都忙的脱不开身,无法安排备用人员去掌握这项技术,从而无人可替代。

海外同修实在是太忙了。而相比之下,我们大陆大法弟子虽身在被迫害的环境,面临风险和压力,但对时间利用的程度和效率,却远不如海外同修,不但是不繁忙,很多时候可以说是很“闲”。很多的人心和矛盾都从这个“闲”滋生,如:因为还有空闲,而有时间感受“闲情难耐”的“寂寞”;因为还有空闲,而有时间去谈论同修、议论同修,有时间去听“张家长、李家短”,在“矛盾”中耗时间。

记的曾有一位大陆同修深有感慨的跟我说:“我姐姐(同修)在海外每天就是忙讲真相的事,自己制作一些(真相)小报,去发。在国外的反而很忙,在大陆的反而不忙。”当时我内心很受触动,觉的这个同修说的大陆和海外的差别太形象了,想:大陆大法弟子对时间的抓紧真的与海外同修有很大差距!

看到一位同修的体会,说一位大陆大法弟子到了国外,想象在国内一样找同修交流交流,海外同修明确告诉他:“没时间交流。”这个大陆大法弟子一开始不适应,非常怀念在大陆有事没事都可以上同修家说会儿话、交流交流的日子,后来改变了心态,逐渐溶入到海外讲真相项目中,繁忙而充实,不再有时间感受寂寞了。

在大陆习以为常、不以为怪的有事没事的串门闲聊,三天两头的聚一聚、说会儿话,一个简单的一个人就可完成的事,要动用好几个人、甚至好几十个人做,在海外同修是不可想象的。

这反映出我们的依赖心、不抓紧时间,离不了人,出去发真相、面对面讲真相必须有同修陪着;去集体学法、开法会、近距离发正念,本来应分开前往,却愿意结伴前往;去拿《周刊》、拿真相,也得有同修作伴;学法也要同修陪着;甚至在家里寂寞也想要同修来陪伴,出门也要和同修结伴而行,生活中买东西也要和同修一块去买……集体学法时,交流时间大于学法,说闲话时间大于交流心性,乐于听别人谈论同修、听“张家长、李家短”大于向内找……总是有大帮学员等着联络人同修安排自己做什么,没有联络人同修安排就不知做什么。我自己做事效率就很低,感觉像瞎忙活,不出成效。

如果我们大陆大法弟子——大法弟子的主体,都能学会以一当百、身兼数“职”、独当一面的证实法、救度众生,那么很多讲真相的事就不会占用那么多人,那么大陆大法弟子就会有很多时间给神韵发正念,很多大陆大法弟子可以做的工作(如:向绑架大法弟子的恶警打电话、发短信讲真相)就不用全部等着海外同修去做,海外大法弟子也许就会脱开身去做更多的工作、去掌握更多的证实法的技能,也许就不会一个项目的人遇到意外情况而无人可代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