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仁义忠信者,有天爵!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一日】孟子曰:“有天爵者,有人爵者。仁义忠信,乐善不倦,此天爵也。公卿大夫,此人爵也。”意思是讲,孟子曾经说过:“官职爵位有两种,一种是天上的官职爵位,一种是人间的官职爵位。有的人,信践仁义忠信,乐于行善,并且不知疲倦。这种人,在天上是有官职爵位的。另一种人,他们在人间当了公卿大夫,这种人的官职爵位,就叫人爵。”笔者摘译孟子的这一段话,是为了弄懂清代纪晓岚的一篇文章。

下面是纪晓岚原文的译述(出自《阅微草堂笔记》):

*****

清代,东光县的马节妇,与我(纪晓岚自称,下文同此)的妻子同族,不到二十岁便守寡了。她没有公婆兄弟,也没有子女。艰难困苦地住在一间破屋里,以给人洗衣缝纫为生,以致卖了锅买米吃,捡来破瓦盆当锅。她正派做人,坚贞不渝,万难不移,百苦自甘。活到八十多岁才死。

我曾为马家序家谱,但她丈夫的名字以及娘家的家族情况,她早已忘记了。在她十一二岁时,随着母亲到姥姥家。姥姥家一直有狐狸,有一回,狐狸夜里扔瓦块、石头,打她正睡的房间的窗户。这时,听见屋顶上,有个神人厉声喝道:“这屋里有贵人,你们别找死!”狐狸便立刻停止了对她的搅扰。

然而她这一辈子,不过是个普通民妇。这可能就是孟子所说的“天爵”!我的先师李又聃先生,和马节妇是同乡,曾经为她写诗道:

早岁吟黄鹄,
颠连四十春。
怀贞心比铁,
完节鬓如银。
慷慨期千古,
凋零剩一身。
凡番经坎坷,
此念未缁磷。(读资林,意为身在浊乱中不受污染)
震撼惊风雨,
㧑呵赖鬼神。(㧑;读挥)
天原常佑善,
人竟不怜贫。
稍觉寒朋少,
羞为乞索频。
一家徒四壁,
九食度三旬。
绝粒肠空转,
佣针手尽皴。
有薪皆扫叶,
无甑可生尘。
黧面真如鹄,(黧读梨,黄黑之色)
悬衣半似鹑。
遮门才破荐,
藉草是华茵。
只自甘饥冻,
翻嫌话苦辛。
偷儿嗤饿鬼,
女伴笑痴人。
生死心无改,
存亡理亦均。
喧阗凭燕雀,
坚劲自松筠。
伊我钦贤淑,
多年共里城。
不辞歌咏拙,
取表性情真。
公议存乡校,
延评待史臣。
他时邀紫诰,
光映九河滨。

现将诗意今译如下:

早年就吟诵《黄鹄歌》,
艰难困苦四十春。
守贞节心坚似铁,
一直到白了两鬓。
事迹流传千古,
凋零只剩一人。
几次经历坎坷,
守身的念头永坚贞。
破屋震撼经风雨,
有鬼神暗中护悯。
上天本来常佑善,
人间竟然缺同情。
她自感亲朋极少,
羞于索讨频频。
家中只有四壁,
九食度过三旬。
经常挨饿肠空转,
佣工缝纫手裂皴。
烧柴多是扫落叶,
连积尘的锅也无存。
脸黑黑的像鹄,
衣裳破得像鹑翎。
破席权遮着门,
用草来垫身。
忍饥受冻心也甘,
反嫌他人说苦辛。
小偷笑她是饿鬼,
女伴笑她呆得很。
生死性不改,
存亡理在心。
任凭燕雀们鼓噪,
她如松柏坚挺。
我钦敬她的贤淑,
又是多年同乡人。
不怕我的歌咏拙劣,
确实出于一片真情。
大家说把诗存放在乡校,
等待史臣加以述评。
那时得到皇上的诰命,
定将光照九河之滨。

这首诗,是李又聃先生在乾隆十七年(纪元1752年)进京参加会试、住在我家时写的,所以说“艰难困苦四十春”。诗风绝像白居易。我敬录在这里,一是为了昭示马节妇的贤淑,二是为了保存先师的遗作。后来岳父马周篆先生,看见了这首诗,便捐赠良田三百亩,为马节妇立嗣,并为她奏请朝廷,得到旌表。这可能就是诗的讽喻的力量吧。

*****

孟子讲,仁义忠信,乐善不倦的人,都是有天爵的。笔者由此悟到:那些以“真善忍”为做人之本,至公至正,无私忘我的法轮大法修炼人,他们一定是有很高天爵的人。中共邪党却要迫害他们,上天也不容的,所以,天灭中共,情有固然,理有必然,合情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