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回首我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五日】提起笔来,回首走过的修炼路,大概也有十年了。在法中的升华却似不止十年,在伟大师尊的呵护下,我一直在法中升华着,我心情万分激动,我真不知该如何交上这份答卷了。

我九九年得法,当时的我才八岁,但是身上的病却相当于一个中年人一生得过病的总和,每天和中药打交道。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不得病的滋味。就在那年的夏天,我偶然接触了大法。

当时我小小年纪并不懂得什么是修炼,更不用说修炼的目地了。当时妈妈也是时刻与病魔拼着。当她学起大法时,我只是出于好奇,由好奇到惊讶,看到妈妈的病从人间蒸发般的消失,我甚至不敢相信那是真的。就这样,慢慢的在不知不觉中我也走進了大法,又在不知不觉中摆脱了所有的病,那时我真的很精進,我常常早上跑去炼功场炼功;白天则随妈妈去同修家学法,直到“七•二零”。

“七•二零”不久,我便上了学,面对这种红色恐怖,我似乎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天天听着新闻,偶尔带着上下起伏不定的怕心和惊讶的表情。那时突然发现事情好象少了很多,比如不能早上去炼功了,不能去同修家学法了。

上学后,我并没有因为忙而忘了学法,我坚持每天学法炼功,中午吃饭时,由妈妈一句一句叫我背《论语》、背《洪吟》,在妈妈或其他同修不精進时主动指出她们的不足。一次一位同修来我家说摔了个跟头,然后就说:“哎呀,完了!”结果骨头真的劈了,到我家后,我看着她笑了笑就说:“姑姑啊,你咋没‘念’了呢?”她立刻就反应过来了,忙说:“是啊,咋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呢!”

二零零零年冬天父亲去北京证实法以后,我和妈妈依然在家学法,当妈妈怕心起来时,我总能给她鼓劲儿。后来我们就开始散发真相资料了,起初是不干胶,到后来发小红包,我常常抢着发,一点怕的概念都没有。在家里,常常趁妈妈不在屋,打110、119、120,公开质问“为什么迫害法轮功?”直到后来被妈妈发现了,我才意识到没有注意安全,后来就再也没这么做了。

上初中以后,便和社会大染缸接触的多了,学法时间变少了,但是我始终坚持学法炼功,抽空帮妈妈叠真相资料;父亲每次以影响我学习为名不让我做,但我觉的我是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因此每次干完活后,不但没有影响到我学习,反而学习效率空前的高。但只是我学法炼功不太认真,包括发正念,每次看到师父的经文时,也总是说不出的惭愧,师父说的三件事,我才只做好一件啊。为了弥补这个空缺,我假期便除了正常学《转法轮》外,还看经文,就这样,每次假期的尾声时我的状态都很好。在二零零四年,我还跟父母及几个同修去了北京发正念。

上初三时,在我的一再要求下,我家也开始上网了。开始时,由于父母的怕心一直没有接受,而我每次都是以“我能做”的口吻来回答他们,就这样同修给我们送来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按同修的说法就是让我们看着“玩”的,可是这个原本不太好了的电脑却越来越好使,同修也称怪;于是不久又为我们送来了打印机,我当时很高兴,因为我们终于成了“遍地开花”中的一枝花了!

开始时,所有的活都是我干,后来我开始教父母用电脑和打印机,因为他们没接触过,所以学的特别慢,我当时还没意识到,后来才知道是师父在磨练自己急躁的性格呢,因此我每次教他们时都能尽量的耐心下来了。

就这样一年后,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家的“法器”们進行了一次更新,电脑由原先的笔记本换成了一台配置不错的台式电脑,打印机也更新了,我开始学着装系统了。师父不断的给我开发智慧,我学的也很快,而且都能记住,我除了正常功课外,还弄一弄系统的东西,帮助同修弄一弄机器。就在那时,我陷入了名利之中了。

正值中考前夕了,我开始了日日夜夜的学习了,整天想着考哪所重点中学的事,同修和父母的劝阻也没能起什么作用,但后来我从学习并没有什么進展中悟到了,应该以学法为重,不应该那么重名利,如果不是师尊给我开发的智慧、净化了身体,我还能坐在这里学习吗?因此从那时开始我天天都保证能学上法,并偶尔在晚上学完习后炼一套动功。

那时不管我怎么忙,只要同修或家里的电脑或打印机有点毛病需要我时,如果自己能处理的话我都毫无怨言的做,处理不了的就找同修来帮忙,但从来也没因为弄机器而耽误了学习,反而都是效果更好了。中考时的成绩竟比平常高出三十多分,几乎所有人都觉的惊奇。我知道,这是师父帮我呢,因此我下决心一定要做的更好。

上高中后我依然每天坚持学法,有时晚上抽空炼动功。只是名利心、虚荣心一天比一天重,在今年的春天我还为了学画画,让邪恶钻了空子,整天要死要活的做;回到家中,看到师父的法和经文,便觉的自己修的不好,因此整日愁眉苦脸。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终于悟到了是邪恶因素利用了自己的名利心,这样我终于走出了名利的圈套。那时的打印机也常常不好使,我总是埋怨这个埋怨那个,直到后来才意识到这不是在修我呢吗?我总泡在学习中,弄机器时也不太用心了,对照师父的法,我多么惭愧啊,就这样我放弃了这个不好的心时,机器的毛病自然迎刃而解了。

修炼的路上风风雨雨,无不伴随着慈悲的师尊的呵护。转眼十年过去了,回想自己走过的路,有些自觉的愧对师尊的苦心,但我相信我一定会做好那些还没有做好的,精進实修,不负史前洪愿,跟师尊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