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中 不能忘记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九日】零八年夏天,我感到当地真相资料很少,我们学法组有十几人,每周每人只能有十个八个小册子,最少时每人只分五本小册子去发。我们的地区很大,全县有五十多万人,就是外地同修偶尔发过一些,可还有相当一部份是空白区。前些年也做过一些,但是正法進程这么快,很多民众根本接不到真相资料,光盘和“九评”就更别提了。

其实我们地区有两个资料点,在风风雨雨中也在坚持着。可是由于多方面原因做的较少,远远满足不了讲真相的需要。照这样做下去符合正法進程的需要吗?我在深思,我们是不是在拖正法的后腿,说严重点我们是不是在对众生犯罪,见死不救呢?如果现在就结束了,有多少众生因不了解真相而被毁掉?我们的史前大愿决不仅如此吧?

想到这,我不能再等再拖下去了,要赶紧救人。开始时我去外地取资料,但后来我觉得这是等、靠、要,这样会给外地同修造成压力,所以产生了想建资料点的想法,以补当地的资料不足。

在零八年新年过后,在当地和外地同修帮助下,我购置了一台旧的笔记本电脑和一台黑白打印机,原来本地的一台托五的刻录机全部到位。在同修的耐心帮助下,很快打印出了小册子、“九评”和神韵光盘,同修又拿来一台彩色打印机,这样,每星期光小册子就出五百份,还有单张、《九评》、光盘等。

虽然真相资料做出来了,还有很多心性关要过,随之又出现了其它问题。一下子出来这么多资料,有的同修接受不了,认为多了有危险;还有的同修非要问哪来的资料。听到这些话后,我一点不动心,只是说,我们不是派发,根据自己所能做多少都行,再说资料并不是多少的问题,就看我们的心怎么动。如果把众生都看作是我们的亲人,他们因为不了解真相而被淘汰掉,那时我们会不会因为今天的怕心和安逸心而后悔呢?我们不要给自己留下遗憾。

然后先到书店买地图回来,按线路标好,两人一组走哪条线。然后再到汽车站打听好出发路线,这样一来一个星期就是十几个村子,一个月后基本没有空的区。我和另一名同修去最边远的山区,带的资料也较多,外加光盘、“九评”等,一边发一边讲,民众真的是急盼着真相啊!有的追出老远和我们要光盘,他们很有善心,告诉我们要注意安全,这里有时有警察等。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每次都是安全返还。

随着资料的增多,渐渐的学法的时间少了,主要是产生了做事心,可自己一点都没察觉到。由于学法少,心性标准达不到要求,机器也随之出现问题,认为自己接触时间短,不懂技术,机器坏了有技术同修,根本就没从自己的心性上找原因,结果打印机今天出这个毛病,明天出那个问题。我有时抱怨打印机都是别人不用的给我了,有时彩色打印机在这里不好使,同修拿到家里就没毛病,此时自己还不知向内找,一味的向外求。

就在今年的八月二十日晚,我从学法小组回来后,手里有些小册子和光盘,在离家不远的胡同里我被一个流氓打了。

我正在挨家发小册子,一拐弯,看见一个人光着膀子,前面停着一辆摩托车。我以为他是在自家门口凉快呢,结果刚一到他旁边,他骑着车就过来了,问我上哪去?我说溜达。看到他向我靠近我知道碰到流氓了,当时第一念没有想到求师父,没有想到师父给了我们的佛法神通,而是喊了自己丈夫的名字给自己壮胆,一念之差造成恶果,使流氓大打出手,脸上挨了两拳,然后把胳膊拧到背后,疼的要命。这时才想起来喊师父救我,越喊声越大,这个流氓走开了。

我跌跌撞撞回家后,一看满脸是血,眼睛一会就肿起来了,脸也肿了,胳膊也肿的老粗,一点不能动。当时用手摸右手尺骨支出来了,丈夫又不在家,我打电话把同修叫来了,同修帮我洗了衣服,然后我们切磋。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可为什么会碰到这样的事?我知道今天的事决非偶然,肯定是有漏被邪恶因素钻了空子。

我开始向内找,越找越多,求安逸心起来了,每天光做资料,学法少了,只是每天随大家学一讲《转法轮》,学法时发困,没入心;有时自己连饭都不做,到同修家学法顺便就在那吃了;还瞧不起同修,挖苦做的不好的同修,自己没有善心,甚至说出很难听的话,使同修接受不了……越找越觉得危险,这次碰到这个事就是自己有漏,这个流氓被黑手烂鬼利用,虽然我身体受点委屈,可这一下真的打醒了我,真的是危险啊!

通过这事自己真的醒悟了,每天静下心来就是学法,遇到任何问题都找自己,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