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转化、教育”与“转化、跳楼、尸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日】今年七月初,在美国新泽西北部希尔顿逸林酒店召开国际教派研究协会的年度国际会议,中共派出三人与会。此三人分别是中国反×教协会副秘书长程宁宁、中国心理学学者王文忠、中共陕西省委“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设立的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的非法机构)特聘专家陈青萍。这三个人做了所谓“关爱、转化、教育中国邪教成员”的“研究报告”。但是随即即被与会者当场揭露是以法轮功学员为研究对象进行迫害的,违背了会议的要求。此一事件在国际上造成了广泛的影响。专家们普遍认为这是中共企图把对法轮功的迫害通过欺骗手法,渗透毒害世人,并以此使迫害让国际社会接受的操作。但是阴谋被揭穿,世人也借此认识到了中共“关爱、转化、教育”法轮功修炼者的实质。美国会议主办方明确表示,以后不会再接受这些替中共迫害宗教信仰者的“研究报告”。

中共对法轮功迫害了十一年,罪恶罄竹难书,如今却还要以“关爱、转化、教育”的伪善面目欺骗国际社会。什么是“关爱”?把人绑架进监牢就是“关爱”?如何“教育”?不就是酷刑折磨加强制灌输吗?“转化”到哪去?“真、善、忍”何错之有?非得象中共一样对法轮功展开诬陷才是“转化”?

我们还是通过一个案例看看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手段。

明慧网九月二十日报道,吉林省龙井市税务局优秀公务员蔡福臣,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十年,并被非法劫持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今年九月初,蔡福臣和家里人通电话。家人问他的情况,他说不好。仅隔四天,他就被迫害致死。

九月十六日蔡福臣的家属到监狱,监狱安排了检察院及其他相关人员。这些人对其家属讲,最近一直在“转化”蔡福臣,但蔡福臣怎么也不转化,蔡福臣还说到最后也不转化,然后就从二楼跑到三楼跳楼了。

显然,这些人都是在替监狱说话。那么监狱又是怎样做转化工作的呢?这篇文章作了这样的介绍:多个刑事犯在狱警指使下不分昼夜地包夹蔡福臣,包括上厕所等一切日常生活都被多个包夹监视着,不允许他与任何人接触。蔡福臣被迫害得很虚弱,整个面部已经脱相,狱警依然对蔡福臣进行着残酷的“转化”(即强制放弃信仰)。

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蔡福臣因写申诉书,被狱警关在一密室里迫害。恶警把他绑在床上吊起来,不让睡觉,用电棍电脖子、下肢等部位,整整折磨了一个月。

这就是中共“转化”的实质。就蔡福臣来讲,他受到酷刑的过程,按中共官方学者的说法还有“关爱”和“教育”。对于公主岭监狱来说,这伙人说“转化”蔡福臣时的口气中没有丝毫的愧疚,明显包含着的是“关心”和“教育”的语气。

把酷刑用“爱心”来包装的“转化”真是邪恶至极。所以,很自然地,蔡福臣的死亡也同样会被相关人员定性为“咎由自取”。这样,他们就非常顺理成章地把蔡福臣的死说成了“跳楼”自杀。

当然了,蔡福臣跳楼的可能性是没有的。他要么是被动跳楼,要么是被迫害致死后扔下楼去,却绝不会是他自己“从二楼跑到三楼跳楼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前面已经交待了,多个犯人对他包夹,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他绝对没有跳楼的机会,更不用说“从二楼跑到三楼跳楼了”。其实警察也非常清楚,从二楼跳下去是摔不死人的,所以蔡福臣也就只能是“从二楼跑到三楼跳楼了”。

蔡福臣跳楼是因为他不转化,这是官方的说辞。无可置疑,中共把谋害他的罪恶换成了他因为修炼法轮功而采取的自杀行为。也就是说,中共把造成他死亡的原因统统归到他修炼法轮功上去了。

明慧网报道中说,狱方要求家属签字做尸检,家属告诉他们事情没调查清楚,不同意。他们就说如果家属不到场或拒绝签字,他们自己可以强行尸检。是不是在监狱中所有的死亡都需要做尸检?狱方为何如此忙着做尸检?不就是为了把戏演的更完满,也好借此把监狱的罪行完全推脱干净吗?这样的尸检做不做都是一个样,尸检的结论绝对和狱方的结论一致——跳楼身亡!

通过这个案例,我们看到,中共乔装的所谓专家学者在世界公众面前宣称的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关爱、转化、教育”的实质:把人迫害死了,还要把死因推到他本人身上。中共的“转化”何其的邪恶、“关爱”何其的阴毒、“教育”何其的残酷啊!但是这些冠冕堂皇的词语却在蔡福臣的“被跳楼”,以及狱警赶着做“尸检”的过程中把它们的本质暴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