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抢劫后报案得逞说明了什么?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四日】有一个典型的警匪一家的例子,我们一起看一看。

明慧网报道,2010年6月25日凌晨2:40分左右,河北省秦皇岛市韩欣琳女士步行上夜班途中,经过秦皇岛市交运里立交桥下时,突然窜出两个流氓。二人上前就对韩欣林动手动脚欲行非礼,韩欣琳坚决不从,边跑边大喊救命。流氓将韩欣琳的手包抢去,发现包内有法轮功材料,两流氓就以此威胁韩欣琳就范,否则就举报她。韩欣琳不从,两人见不能得逞,就给110打电话报警。

巡警来到现场,两流氓向警察暗示自己是黑帮头目“大征”的手下。巡警会意,用眼神示意两流氓不要再提这些,以免走了口风。无辜的韩欣琳向警察讲述自己遭侵犯与威胁的经过,可警察根本不听,放走了两个流氓,却把韩欣琳绑架到秦皇岛市建设大街派出所。

在派出所,办案警察沈永卓根本不听韩欣琳诉说经过,而一味逼问她是否炼法轮功。从凌晨3点到下午5点,警察对韩欣琳进行14个小时的审讯。并从韩欣琳手中抢走钥匙,在没有任何搜查手续也未通知她家人的情况下,偷偷进入韩欣琳家中翻抢物品。

几日后,韩欣琳家属到建设大街派出所澄清事实。家属问派出所所长蒋卓:“为什么对流氓不追究?为何非法抄家?”蒋卓蛮横地说:“你们的话不能作为证据,如果再说就把你们拘留。”

家属去秦皇岛市法制处寻求帮助。法制处处长说:应按《治安处罚法》处理,但处罚太轻,这件事要特殊处理。

随后,在秦皇岛市“610”的直接指使下,警察把韩欣琳关进秦皇岛第二看守所,并在非法关押到第13天时把韩欣林转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劳教。

韩欣琳受到的迫害非常典型,突出地反映了中共当局黑帮当政、警匪一家的真实现实。我们针对这一案件作一分析。

一、流氓何以如此大胆

两个流氓在夜深人静时对单身女性欲行非礼,可谓色胆包天。强行达不到目的,却意外发现韩欣琳是一名法轮功学员,遂借此再次要挟。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两流氓在罪恶不能得逞的情况下,竟然敢报警。自己本身就是罪犯,而且是在实施着犯罪,竟然敢对被侵害对象进行诬告,两个流氓算是把现今社会的丑恶彻底地表现出来了。

由此我们不难看到,在中国法轮功修炼者修心向善,可是连流氓都可以随意地欺侮他们;对大法弟子犯了罪,却还敢堂而皇之地向警察报警,这样的荒唐举世罕见。而这一切又都是谁一手制造的呢?中共对大法弟子“名誉上搞臭”的迫害政策在流氓对大法弟子的诬陷中充份地体现了出来。

二、警匪一家的真正现实

流氓敢报案的心理底线是他坚信不会因为自己的耍流氓而被警方追究,因为他报案的对象是中共眼里的头号敌人。流氓的得逞及警察对韩欣琳的拘捕也充份地说明了这一点。

当然,从流氓和巡警的交流中,我们还看到,流氓还有一个保险,那就是他们的黑帮势力。所以当流氓说明自己是黑帮头目“大征”的手下时,巡警也非常会意地暗示对方不要再提。

按照最基本的办案常识,巡警来了,不得问问情况吗?你说她是法轮功,你怎么知道的?噢,包里有法轮功资料,难道有法轮功资料就犯法?有这样的法律规定吗?再者说了,你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她包里有这些资料的?谁给你们的权力让翻的包?你们凭什么对一个单身上班的女性非礼?

这是最基本的问题了,何况韩欣琳已经向巡警诉说自己被流氓抢劫和非礼的经过。可是巡警怎么做的?放走了作案的流氓,绑架了无辜的韩欣琳。这不是警匪一家吗?令人惊讶的是,不只是流氓和巡警一家,巡警把韩欣琳绑架到派出所,办案民警的态度和巡警的态度出奇地一致,根本不问事情的经过。看来流氓和警察们的心理是完全相通的,也只有一家人才能做到如此的默契。

三、警察的土匪行径

警察与土匪的区别在外表上就是他穿有警服,在警服的遮掩下耍起流氓来更得心应手,更有欺骗性。派出所警察竟然连续非法审问韩欣琳十四个小时,这不是在耍流氓吗?并且警察还将她身上的钥匙抢去,在没有任何搜查手续、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偷偷进入韩欣琳家中翻抢物品。试问,警察的作为与土匪有何差别?

韩欣琳的家属几日后到派出所,问所长蒋卓:“为什么对流氓不追究?为何非法抄家?”蒋卓蛮横地说:“你们的话不能作为证据,如果再说就把你们拘留。”

韩欣琳的家人问的没有道理吗?把作案人放走,却将受害人绑架,这是什么道理?平白无故地抄人家的家干嘛?受害人的话不能作为证据,罪犯的话倒成了唯一的证据了。自己的家人冤枉了,不应该问问吗?怎么问问也是罪过了?警察的言行与土匪何异?

四、匪警们的靠山

那么,警察与土匪如何能够如此的无法无天?看看随后的发展也就明白了。

韩欣琳的家属去秦皇岛市法制处寻求帮助。法制处处长说:应按《治安处罚法》处理,但处罚太轻,这件事要特殊处理。

这哪里是帮助?纯粹是想加重迫害!警匪一家是现今中国人的共同认识,可是谁知道警匪一家的真正原因呢?警察与流氓的罪恶行径得到的是中共党政部门的纵容!警与匪的这个靠山把二者紧密地笼络在了一起。警察只是执法人员,而法制处则是指导执法的部门。连法制处处长都这样说,这还不是纵容吗?

真正纵容的可不只是这一个法制处。法制处处长说要“特殊处理”,果然,在秦皇岛市“610”的直接指使下,韩欣琳被关进秦皇岛第二看守所,并在被非法关押13天后又被非法劫持到唐山开平劳教所进行迫害。

这就是现今中国社会的逻辑,流氓欺侮、抢劫好人成了中共欢迎和保护的人,而坚持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在被流氓欺凌和抢劫后却还要遭到政府更为严重的迫害;并且在整个作案过程中,流氓、警察与政府工作人员在没有经过任何沟通的情况下,却能够保持高度一致。这个案例不但非常全面地暴露了“黑帮执政、警匪一家”的残酷社会现实,而且还向世人昭示了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中没有丝毫的法律和道德底线。

警匪的最大靠山就是中共。今天,中共统治下的社会溃败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中表现出了深刻的必然性。这一切都是中共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