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性出 间隔除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一日】甲同修是在外地上大学时得法的,刚得法时间不久迫害就开始了。他历经许多魔难而不悔,为众生得救、为同修共同提高做了大量工作。在迫害早期时,他做、发真相资料,上网、下载、编排、打印、装订、刻盘、维修、发放,一人都干,曾经一人独自把全城发了一遍真相;经常骑摩托车连续往返几百公里送真相资料、送经文、送周刊,有时他困得骑着摩托车就睡过去了;有时困得不行,放下摩托车躺在路沟里就能呼呼大睡。

可是后来,那里同修们之间却出现了很大的间隔,几乎所有同修都对甲意见很大,都排斥他。

有一次,我们相约当地十多个同修在甲家交流。这时有人叫甲有急事,甲前脚刚出门,其余的同修立刻就都变了脸,双手指指点点着、愤愤不平、喋喋不休的发泄起对甲的不满。开始我劝了两句,可大家就象都没听见,每个人都在说,都在滔滔不绝的发泄着一肚子愤愤不平,嗡嗡嗡嗡嗡……乱成一团。这时我只好静下心来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正念中我的心越来越静,越来越净……越来越超脱,越来越纯净……最后我已完全置身世外,我的思绪已完全回到了史前、回到了天外!不知不觉的,所有同修都安静下来了,都不吱声了!我也发完了正念。人们都静静的看着我,仿佛刚刚大家都做了一回梦。

我说:咱们都说甲同修不是,对他也没帮助,因为他不在这。可是刚才大家这么乱哄哄说甲的时候、在我完全置身世外的这一刻啊,我一下子明白了太多太多!我深刻的理解了师尊的一首《洪吟二》〈大舞台〉:“人世五千载 中原是戏台 心痴戏中事 陆离多姿彩 醒来看你我 戏台为法摆”。刚才啊,咱们被各种后天意识观念控制着,都扮演了一个角色,咱们真的都迷在光怪陆离的戏中了。

其实,当我们在大穹之巅选择了助师正法,随师下世,当我们敢于抛下神的光环,敢于层层下走到在众神来看就是神死了的这滚滚红尘之时啊,我们就已是这宇宙中最伟大的生命了!那时我们也没有这低层宇宙一切思维、一切认识,我们是在层层下走、层层结缘中才有了这层层层层的污染、层层层层的观念,才有了这低层境界的一切。可是那不是真正的我们自己!就象师尊讲的:“人的身体就象一件衣服一样,人的思想就象一顶帽子一样,谁穿上、谁戴上就是谁。”(《北美首届法会讲法》)那么,如果我们心中都是大法、都是正念、都是师尊正法的愿望和要求,我们就是大法造就的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的最伟大的全新生命,这时,是真正的主意识主宰自己。相反,一旦我们被眼前纷纷乱象、被各种执着诱惑带动就会迷失,就入了迷中,就入了戏中,就是被后天的意识观念控制了思想,就走了旧势力邪恶烂鬼的安排,就迷在了难中。

清醒的想一想,我们为了什么来在了这浊世苦海?在这个即将过去的大染缸中,我们还有什么可争的呢?谁对谁错、谁好谁坏、谁是谁非,又怎么样呢?不是要修去名、利、情吗?都是一师之徒,都是为众生、为正法而来,就凭这一点还不足以尽心尽力的配合好吗?怎么还能被个人什么心里过不去的东西死死挡住呢?宇宙中无量众生被末法乱象干扰着不能在正法中得救,反映到众生的代表我们在世间这儿,就是一颗人心、一个观念、一个执着,如果我们能满怀正念满怀慈悲的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对应到背后宇宙中就是无量众生在正法中被归正得救啊,何等神圣、何等重要啊!怎么还能由着人心、私念、爱恨情仇的泛滥不已呢?即使同修真的有很大不足、有很大问题,我们不也应该同情他、帮助他、慈悲他,和他形成一个整体共同面对他要面对的困难吗?还能象旧势力那样把他推出去、排斥出去,淘汰掉吗?找到自己,跳出戏外,不在迷中,就是觉悟清醒。那次交流引发了大家的许多思考。

后来,听说那里矛盾激化的更厉害了,甲同修被排斥的内忧外困,简直走不下去了。那里救众生的事陷于停滞,我们又去和那里十多个同修交流了一次。这次甲同修也是不在。我们大家一起学法,发正念,从上午切磋到下午又到晚上,大家一致认识到:邪恶就喜欢我们乱起来,是邪恶有意演化了许多假相,在挑起矛盾,在制造是非。作为大法弟子要坚定的清除邪恶的安排,坚定都走师父安排的路,都应该放下自我,多看同修的好处,不挑同修的毛病,和同修共同面对他的困难,因为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他的事就是我的事。然后我们一起为甲同修发正念,彻底清除干扰迫害他的一切邪恶因素。

晚上九点,我们离开该市去了相邻的乙市。到晚十点多,甲同修开车追到乙市,激动的和我们说:今天下午我在开车送货的路上,忽然感觉长期以来一直包裹压迫着我的败物没有了,一身轻松,今后我一定精進,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

其实,七二零之前师尊就给我们推到位了,洗净了。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没有间隔,后天的一切意识观念反映到我们思想上,是让我们归正、救度的,那是正法的对象、要救度的众生。我们的一切只能来源于法中,那才是我们真正的自己。旧宇宙的一切我们都不要,什么也不执着,就是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