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依赖心,正确对待流离失所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五日】看了明慧周刊455期中的《学好法,才能学会修炼及辨别不修的》很有感触,因为在我们当地也有类似事件发生。今天我想从另一个角度:我们如何利用大法资源及流离失所的同修是否应该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方面,来谈谈这方面的认识,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因在修炼中有漏,所以不断的有同修被迫流离失所,有的是短时间的,有的是从迫害开始到现在长期流离失所。有部份同修在流离失所后很快就能找到自己的漏,调整一段时间堂堂正正的回家,有的暂时不能回去的,找工作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并在三件事中起到很好的作用。这部份同修,不在我今天要交流的范围内。我今天要与大家交流的是:我们如何正念对待长期流离失所的同修?

一、由于我们的依赖心,促使了流离失所同修的干事心,使得他们不能静心学法,做出了一些偏离法的事

对于长期流离失所的同修,我们应以什么心态来对待他们,这部份同修他们中大部份是从黑窝中出来,在流离失所的过程中掌握了一定的电脑、打印机、上网、做书的技能。由于我们的依赖心,使这些同修长期不能静心学法炼功。跨市、跨县的到处去解决技术问题,吃、住、行全是同修拿出来的钱。有的是用做《转法轮》、经文等书得的钱,在维持很多开支,有的还用大家捐的钱支付同修捐钱买的专门用于为大法做事的车所用的一切费用。

下面从几个实例来交流我们应该如何对待流离失所的同修才是在修炼中:

我们认识一位同修,迫害开始不久,她便流离失所,在同修的帮助下,大家捐款为她买了电脑,而她很快的就掌握了电脑上网及打印技术,后来邻近的一个市需要这方面的技术支持,她就到了那个市。多年来这个市的资料都由她和另一个流离失所外地同修负责,当地同修为她租了两套房子,一套生活用,一套做资料用,而另一个流离失所的同修则在另一个地方租了房子。

由于当地同修的依赖心,没有利用技术同修在他们这里的有利条件,尽快的培养他们当地的同修掌握电脑等技术技能,而是长期依赖该同修。由于这位同修还有没有修去的人心,在当地还没有同修能接替她做资料的情况下,就提出来要离开此地,说她还要找工作,她的孩子还在上学,家里如何需要她去上班挣钱。当地协调人就承诺:要她把孩子接到他们这里来读书,如何如何。还是不行,后来这个同修真的就在没有任何人能接替她做资料的情况下,把做资料的电脑带上并离开了他们,到大城市找工作去了。而这边他们真是急的团团转,临时又找不到人做资料,到处找人说情,希望她回去。而这个同修离开他们后,工作也没找到,到了大城市吃、住、行都要自己支付,在这种情况下,加上那边同修的说情,她就又回去了。回去后,那边的同修就更是小心翼翼的对她,处处为她考虑,过年给她送香肠、腊肉、新衣服等。香肠、腊肉吃不完,就往家里寄,新衣服不合身也往家里寄。甚至当地的同修单位分的福利房也让给她买,她买了房子后,转手又卖了,回到她的家乡买了一套很大的新房子。

他们当地的大部份资料以及上网、编辑技术几乎都出于她的手。而当地的资料点也没有做到遍地开花。与她交流此事时,她说当地找不到合适的人。这个漏已经很大了,09年初他们当地大批同修被绑架,该同修被判了8年半。

难道这不是我们整体的漏吗?依赖心、同修间的情面、无原则的拿大法资源租房子建立大资料点,不按师父的资料点遍地开花的原则去做。当时有几十个同修被抄家绑架,進洗脑班。真是血的教训啊!我想我们的协调人本人是否首先应该成为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从自己做起,哪怕是一本周刊也要做到不等、不靠、不要,这样对当地的遍地开花是否会起到一个正面的带动作用?

另外有一个农村的同修,以前是以拉人力三轮车维持生活,在一次面临迫害中选择了流离失所。之后在讲真相中,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诬告,劳教两年。出来后,也没有继续他以前的职业,而是拿着大法的资源,到处去送资料等。没多久,再一次被绑架判刑。

近期听同修讲到一位流离失所的同修状况很不好,该同修曾经被劳教,出来后长期流离失所,后来主要在技术上为大家解决一些问题,没有经济来源。成天跨市、县的到处跑,可是其状态很不好,学法睡觉、发正念倒掌,真正在解决技术方面也很不尽人意。同修有一台旧电脑请他修,他弄了一会儿,也没弄好,就说修不好、丢了,从新买一台新的。后来把这台电脑请另一位同修解决,就修好了。从中我们也看到了他的修炼状态不是很好。他每次到同修家,都说很忙,明天还要到哪里哪里去,因当时他在附近县市租的房子,常常解决技术问题后时间已晚,就住在同修家,第二天早上起来,发正念、学法的状态都非常差,却自言自语的说:今天到哪里去呢?

有同修看到他的状态不好,与他交流,希望他找一份工作,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静心学法、炼功,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好了再做事。但他不接受,他也不愿意找工作,觉得自己在技术上可以为大家做很多事。

再一位流离失所的同修,从劳教所出来后,掌握的电脑及打印的一般技能,就在各地提供技术及帮同修买电脑、打印机、耗材等。在做很多事的过程中都脱离大法的要求,比如他们当地同修拿了几千元钱,请他帮买电脑等,东西买回来交给同修后,剩余的钱也不退。当同修请他把买的东西列个清单,把帐结清时,他就对该同修有意见,好象他这样无私的在为大家服务,他也需要费用,处处刁难该同修。成立资料点由他说了算,他指定成立资料点的同修大都是不很精進的未婚女同修,与他有那种暧昧关系,对于拿给他的大法资源是没有数的,他本人没有工作,也是跨市、县的到处帮同修解决技术问题,根本没法与他交流。搞的大家都不敢得罪他。

还有一些流离失所的同修,在资料点做大法书及经文,有的页数字迹模糊,质量不尽人意。我们每天都要看的大法书,怎么能有看不清楚,质量不过关的,就能拿给同修呢?难道我们就只是为了钱吗?其实这真能反映出我们的修炼状态。作为我们因没条件做书的同修,需要经书时,请同修帮忙,一定不要有放不开的情面,经书质量不好,退回去请他们返工,这是对大法负责,也是对同修负责。如果条件允许,我们突破自己,能自己做,也是走出一条自己证实法的路的实践。

再一个想与大家交流的是,用同修捐款买的专门用于为大法做事的车应如何对待?

在遍地开花还未铺开的时候,有的大资料点用的耗材特别巨大,的确直接关系到安全方面的问题。那时,有一个自己的车的确是解决了很多问题。随着遍地开花的不断出现,大资料点的负担也没那么大了,有些事很小范围的就能解决。在这种情况下养一个车,需每月支付停车费,还有一些保险费等,是一个问题。如何处理这个车?如果有能力的同修能够买下,养车的费用问题就解决了。如果没有同修能承担这个车,我个人认为,车可以卖了。我们现在资料传送的数量都不是很大,电瓶车、自行车都可以解决,实在需要用车,现在同修中自己有车的也不在少数,也能帮这个忙。总之一个目地,走好我们的每一步,修去在思想深处自己还不能发现的一些物质,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方面兑现我们的誓约,跟师父回家。

二、在色方面的问题

流离失所的同修在色方面犯的错,也较多。

我自己也曾经两度流离失所。第一次流离失所是因为要送我到洗脑班,从派出所走脱,在8个多月的流离失所的经历中,曾被绑架过,从现在的认识看来,是在思想深处色的东西在作怪。我与一男同修约定到一个庙里去与和尚讲真相,被和尚举报,我们两个均被劳教一年,都在很短的时间正念闯出魔窟。虽然我在与这位男同修的接触中没有任何不配大法弟子的行为及语言,但在找自己漏的过程中,我问自己:我为什么要约他一起去,思想深处是否还是有一种想与他在一起的恶念。

第二次流离失所,历经三个多月,在这个过程中我经历了一次色干扰。06年初,我与同修在外,因不能及时回家,与家人联系时,家人告诉我,别回去,公安到家来找我,就这样我就开始了第二次流离失所。因当时,刚刚开始学会上网,但还有很多技术上的东西搞不懂,以前也有同修到家里教我,因同修事情多,耐心不够,教的又快,我还没反应过来同修就急着要走了。后来在流离失所期间认识了一位年轻的男同修,学历也比较高,在教技术的过程中非常耐心,我对他的印象很好,在后来遇到技术问题时总想找他。当然他是有求必应,其实别的同修也能解决,但我就想叫他来,甚至有时与他联系不上时心神不定,总想打电话与他说上两句。我想我只是请教他技术上的问题,我又没有其它的想法,给自己找借口。其实这个时候思想深处已经被色的物质干扰得很严重了。当我没法静心做事时,我才猛醒:我还是一个修炼人吗?我想要什么呢?向内找,深感色对修炼人是如此的严肃,并深刻的认识到,修炼人的色关,不一定是有行为才叫犯色戒,只要思想深处萌发了你觉察不到的念头,都会严重的干扰到修炼。

其实自我决定修大法的那一刻起,我深知色对于一个修炼人是一个死关。所以在我接触的同修中,看到有的男女同修形影不离,我都会给他们指出来,得到的答复是我们没有行为上的事,只是为了大法的工作需要经常在一起。我们当地有两个形影不离的协调人,在07年被判重刑,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还有就是流离失所的男女同修合租房,住在一套房中。我个人认为这都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古时候还讲男女授受不亲。因我们毕竟是从常人开始修炼,时间长了不免都会产生情。我遇到一位同修,曾经是我们地区的总协调人,她不是流离失所的,有一份工作,但长期与一位流离失所的男同修住在一套租房中。虽然在她看来,他们没有行为上的事,但长期在一起,难免产生出情,据说只要男同修外出办事,回来晚一点,她都会很担心,没法正常的做事。其实,这已经是很重的情了。这位女同修在一次大抓捕中,在黑窝内被迫害致死。

以上从流离失所同修身上发生的事中,也看到了我们的依赖心,给流离失所的同修带来的不好的修炼状态。在此希望大家去掉依赖心,师尊也期望我们大法弟子都能走出一条自己证实大法的路来。我们每朵小花尽量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有时遇到打印机、电脑需维修、以及到商店买耗材,我们自己想办法,尽可能的走社会化这条路。因电脑、打印机现在太普遍了,有个别的老年同修,或一些特殊的情况,可以请身边的其他状态好的同修帮助。我想我们是一个整体,同修再忙也会想办法帮助的。真正从思想上认识到为同修负责、为我们的整体负责,突破自己,去掉依赖心。

对于给流离失所同修生活费的问题,有的同修认为流离失所的同修修的好,吃了很多苦,非常同情他们,并主动拿钱给他们。我想真正要帮助同修应该用法来衡量,给他们创造学法、交流环境;如果暂时不能回家去的,就帮助他们找份工作,解决生存问题,把自己的漏找到,在踏踏实实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做到静心学法炼功、发正念,圆容好家庭。其实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很多人都需要回到自己的环境中去证实大法、救众生,才能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