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人的观念和习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一日】在《明慧周刊》中常读到同修写的战胜困魔的文章,但一接触同修发现很多人都有不同成度的受困魔干扰的现象。清除以后还会再出现。我就是这样的。

前一段时间有一同修说;“你看我的眼袋下来了,这是睡觉睡的。”自己心想:她工作那么忙,怎么还把眼袋都睡下来了?想不明白也并没十分在意。可有一天自己也被困魔缠上了。在这以前我读书学法、发正念时感觉还可以,只要一天八次发正念别落下,干扰就不严重。要是少发一次正念,那得赶紧补上,增大点力度延长点时间清理了,就可以了。可有一次发完十二点正念要睡觉之前不知不觉的想起了刚得法时,自己的失眠状态没有了,病也没了,那时一觉睡到天亮,感觉无病一身轻,睡觉真舒服啊。想着想着就睡着了,一下睡到五点,炼功都晚了。

谁知从这一天开始就控制不住的困,总想睡觉,不等十点发正念,九点发完就睡了,十二点的正念发到最后,发现忘了立掌。早上起不来,三点半闹钟响了,眼睛看着表,睁开闭上,睁开闭上,控制不住又睡着了。这种情况持续了几天,发现越睡越困,发正念和读书都受干扰。脸色也不好,自己知道不能这样下去。有一次中午睡了一个小时(以前都是十分钟、二十分钟,躺一会一般不睡)醒来很难受,头昏眼花,比没睡还困。学法吧,拿起书就开始困,看书眼前发黑困的眼睛怎么也睁不开。忽然发现在自己的头上方有一只手,向着我,原来是乱神黑手在干扰,我立即发正念:清除一切阻碍我学法修炼的邪恶因素。一念即出一切败物清除。从身上也扑一下出去了个物质。拿起书一看,白纸黑字清清亮亮,眼也不花了、感觉太好了。多谢师父的点化和护佑,师恩难报。

可是过几天又开始有困的感觉了,虽然不象以前那么严重,但学法入不了心。清除一下强一点,反反复复,清不干净。通过学习《感慨》和《再精進》自己悟到:我们的修炼已接近圆满与正法同步,现在是尾声中,修去人的观念和习惯已经摆在我们面前了,我们怎么能带着人的观念做神哪。思想业清除了,只要我们一动念还会再产生。清除不彻底,一动念就给它增加能量。

以前在单位干活累了,回家总想躺着休息,但又一想不能躺,因为知道越躺越累越不解乏,只有咬牙坚持学法或者炼动功,一个多小时下来,浑身轻松,干家务一点不耽误。师父把最伟大的创造生命的法、具有宇宙中一切威力的法和功传予我们,我们决不能辜负师父,我们从现在就开始努力,修去人心,走向神。

在师父法的指导下,自己开始约束自己。中午不睡觉,早晨不许赖床,醒了马上起来炼功,多发正念,上午加发两次正念,下午加发两次正念,抽出两小时上街做三退或讲真相,晚上七、八、九、十整点发正念一次也不许落下。晚上七、八、九、十的正念,发完一次正念就抄法等下次。有两次八点多钟发困了,就背《论语》,背了两遍就不困了。因为困时背不上来,努力一边想一边背,等想起来了背下来了困意也没有了。改掉没事想躺着的习惯,我们是修炼人应该喜欢炼功打坐,不应该躺着。我发现:炼功的闹钟响之前这段时间醒了不困,不管是一点半还是两点半都不觉困。只要想:还能再睡会儿,再睡到闹钟响时就很困,困的起不来。我想“再睡会儿”的意念给思想业增加了能量,于是再遇这种情况我就不睡了,醒了不困还睡什么?就抄法等到点了炼功,这种情况出现几次。我想;思想业力是由意念产生,经常想就是给它增加能量,所以尽量不想。咬牙坚持七、八天之后,就不感觉那么苦了,也能起来了,真是,意志也是修出来的。

现在感觉我们的睡眠时间正好,我们是炼功人不是常人,睡多了反而难受。特别是现在中午想不起来午睡,也不能睡午觉。中午不睡很舒服。一睡,不管半小时一小时,睡完有种没睡醒的感觉,头昏眼花,脸色很难看,有掉功的感觉。有一天中午,发完正念后竟想不起来干点什么,我想少躺会儿吧,躺五至十分钟,可一下睡着了,睁眼一看二十分钟了,听到几个魔的声音说:她怎么这么快就醒了,我们费了很大的……声音由近而远。我想:亏了只睡二十分钟,晃晃脑袋只有轻微的一点不舒服。这些天我已经习惯了。只觉的我们现在:功少炼了不行,觉睡三、四个小时就可以了,睡多了不行。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现阶段的状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