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四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前多种疾病缠身,尤其有几种顽固的慢性病,如气管炎,胃病,妇科病等。修炼两个多月后,我身上的疾病奇迹般的一个一个的好了。我不知用什么语言来感谢师尊,是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于是我心生一念,想把自己修炼好的这颗心献给师尊。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团开始无理的打压法轮功,利用电台报纸等肆无忌惮的诽谤大法,给大法造了许多谣言。那是我感到真象天塌了一样压的透不过气来,就在路边上呆坐着,眼望着天,茫然不知所措。这时走过来一个熟人,他知道我在炼功,就问我:“他们说的你们炼功是那么回事吗?”我说:“不是那么回事!”他说:“放着贪污的不抓,管人家法轮功干什么?!”看着他那愤愤不平的样子,我心里很感动,在那时能为大法说句话实在了不起了。到三退的时候,我想这样的好人不能落下,就去他家给他退了党,并告诉他妻子要常念“法轮大法好”会有福报,她很高兴的答应了。

我丈夫看我整天发愁的样子说:“别炼了,看看都这样了。”我说:“不是这样的,你看看我们这么多炼功的人有这样的吗?”他说:“没有。”我就把我修炼后的体会写出来念给家人听,一边念一边流泪。其实丈夫和孩子们心里很明白怎么回事,丈夫说:“一说法轮功不好就象割了你的肉。”我说:“不是割我的肉,是在挖我的心。”从那以后他们再也不看诽谤大法的宣传了。我暗下决心,我一定要炼下去。就凭这一念,总觉着师父在时时呵护着我,每当我放松和不想炼下去时,就有同修来鼓励我,或师父在梦中点化我,鼓励我修下去,不然就回不了家。

记得刚修炼不久,我跟丈夫发了一次脾气,一赌气把自行车推到台阶下了。丈夫说了我一句:“你八辈子也学不好。”我心里吃了一惊,这还像什么修炼人啊,觉着自己太不好了。从那以后,我暗暗下定决心,一定更要修好自己。这次做不好,找原因下次做好,时时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就按师尊要求的来做。

有一次,我梦到考试,得了九十五分,扣的那五分是卷面模糊。醒后悟到,是师父鼓励我,叫我多学法,卷面模糊是法理不清。看了师父的所有经文后,我发现师尊的每一本书都在不厌其烦的教我们多学法。于是我每天除了做家务,就是学法,抄法,除特殊情况外每天坚持炼功。那时我家还开着小卖部和理发店,遇到有缘人,我就给她们讲大法真相,祛病健身如何神奇,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

有一次有两个做传销保健品的人来找我,她俩是有工作的熟人,叫我吃她们的保健品。我想了一会,是否把大法真相告诉她们。那时打压的很紧,心里有点害怕,可她们不走,总说保健品好。我把心一横,说:“我真的不用吃保健品,我是炼法轮功的,以前的病都好了。”还把炼功的动作演示了一下。她们说:“动作很好看。”后来,她们俩其中的一个常来找我说说话,另一个人有一次在街上碰到,很顺利的帮她三退了。有时同修找我,我就把店门关了,就和他们出去发资料,贴真相标语。

后来儿子有了孩子,我就去保定市看孙子了,这一去就是将近三年的时间。后来我母亲摔坏腿后,我回家侍候母亲。母亲因此得了法,糖尿病等几种病都好了,特别支持我做讲真相的事;父亲也顺利的三退了,婆家三退的人也不少。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和母亲配合先做了《九评共产党》装订成书的环节,以后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家也开了一朵小花,开始做大法资料。开始是黑白的,后看了《明慧周刊》,同修们说,众生比较喜欢看彩色资料。我思考了一下,就拿出一千五百元钱,叫同修帮忙买了彩色打印机。几经周折在正月我们就正常打印了,母亲帮我折资料装资料,配合得很好。我上街买菜时就带上资料、护身符和神韵光盘等,买菜的时候就给他讲真相,讲大法传一百多个国家和三退。有时用轮椅推着母亲上街讲,给人们护身符,母亲总是对她们说,要珍惜,要珍惜,装在钱包里,钱丢不了,护身符就丢不了。

回首自己的修炼路,有苦有甜,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摔摔打打,跌倒了爬起来再继续修,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过来了,想起来真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记得有一次做梦,梦见自己在厚厚的冰下呆着,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这一切都离不开师尊的呵护。在师尊最近的经文《再精進》的鼓舞下,我决心一定要修好自己,配合同修做好三件事,让师尊多一点欣慰,少一点操劳。

另写上一件事,我女儿小时候出了一次车祸,做手术的时候缺了一块头骨,因我常叫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的头骨奇迹般的长平了。我代女儿再一次深深感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