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稿也是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三十日】第七届网上法会投稿结束了,我有一些感想与有文化的同修谈谈。

我是一名中学教师,过去并没有认识到自己有文化的意义。平时也是学学法,炼炼功,有时间面对面讲真相,打打真相电话。直到第六届网上法会有几个没文化的同修找我,让我帮助写修炼体会,我才认识到这文化不是仅用来生存的,是用来证实法的。

我答应同修过两天来找我,我觉的自己上了那么多年班,总结论文不知写了多少,写几篇修炼体会还不容易。可谁成想一拿起笔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我先写自己的修炼体会,往桌前一坐,一点思路没有,不知从哪下笔,奇怪怎么会这样呢?我突然意识到:这是邪恶在干扰。我放下笔学法,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解体干扰我写体会的邪恶生命。到下午三点左右,我头脑清晰了,体会文章一气呵成。随后几天,在同修们的正念加持下,我给十几个同修整理了他们口述的修炼过程及体会。

今年五月法轮大法日投稿及十月第七届网上投稿,我分别找几个有文化的同修,想让他们帮忙给没有文化的同修整理修炼体会,因为很多同修想参与,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可几个同修都说“写不好”、“不会写”、“写不出来”。其实就是邪恶故意给你制造畏难情绪,用这些物质挡着你。发正念就能解体它。同时要站在正法的基点上认识写稿这件事的重要意义,师父会给你开智的。

其实写稿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我在给同修写稿的那段时间里,一直被同修的修炼事迹感动着。同修们在回顾十多年的修炼过程时没有不哭的,一边说一边哭,我也是一边写一边哭。我们共同感受到师父的加持,正念越来越强,不好的东西在解体。在这过程中,口述的同修都说自己现在思路特别清晰,知道了自己还存在着哪方面的不足和缺点。我也看到了我与同修的修炼差距。有一个同修说“网上法会在另外空间就是正邪大战,我们每一个人对应着一个宇宙大穹,如果我们人人写,得销毁多少邪恶呀!”

投稿的过程真的是升华的过程,有两个同修分别是我们镇两个街的负责人。她们原来都没進过校门。学大法后由读《转法轮》到读师父各地讲法、周刊,到上明慧网,打印资料。我听后真是惊得张口结舌。我认识她们十几年,根本不知道她们曾经一字不识。我感叹于师父的大法真是无所不能,她们不仅能读大法,还能上网成立资料点,真是太不可思议。这要是一个常人怎么可能呢?其中一个同修哭着说:“师父呵护我一步步走到今天,我就一念:我能行,有师父呢,有法,我什么都能行了。我现在看到了我一个不足,我面对面向陌生人讲真相不行,我一定要突破。上网做资料这事都能突破,讲真相我也能突破。”

还有一个同修十几年来几个亲人去世,特别是唯一的外孙出车祸去世,对她打击太大了。她认识到这是邪恶用情、用生活的重担来压垮她,她不动摇。但看得出她由于没有文化,学法不快,理性认识提高得慢,对于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理性不清。我们边写边停下来切磋。她说:“唉,不明白呀,没文化,法学不好,认识不上去,你们多来几回呀!”同修们的真诚、朴实、想提高的心令我感到惭愧。这些没文化的中老年同修实在太需要帮助了,而我修的太自私了,只管自己。

通过这三次写稿,我认识到:我们有文化的同修应配合起来,我们为什么有文化,也许我们史前发过这样的愿,帮助没文化的同修写稿。不管是网上法会,还是国外大法弟子在一起开的法会,都是师尊给我们安排的修炼提高的机会。有很多大法同修修的很好,他们的体会值得他人借鉴,可由于没文化,不能与同修切磋。师父要求我们看到不足默默圆容。我看到我们当地有文化的同修有的由于观念的阻碍不能主动的给同修写稿,致使到十月十五日截稿日期止,有些同修的体会无人给写,特别是农村的同修,更顾不上给写了,使他们失去了一次提高的机会。

我提的这个问题不知其他地方有没有,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认识,如果有不妥当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