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说说我们的学法小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四日】几年前,我写过《我们的学法小组》一文。现在的学法小组的学员换了,特别是我们组的大法学员年龄都是六十岁往上的,是个“慢班”,这个班就有自己的不同特点。现在我就想把自己如何带好这个班的经验写一写,与同修交流,做的不好的地方,也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修炼了十三年的法轮大法的老学员。几个新学员很想跟上正法進程,于是我和他们一起组成了这个学法小组。说是新学员,她们得法也有五、六年的时间了。

每天下午我们先学习一讲《转法轮》,然后再学师父各地讲法。学法时要求大家要一心一意的、目不转睛的看着书读,相互之间及时纠正读错了的字、添字、漏字。和往年一样,同修有不认识的字我就用小纸片写上,用估计她能认识的同音字用括号括上,夹在当页中。有的字难以找到同修能认识的同音字,就只好用汉语拼音用文字写出来。学完法后,有必要时大家再切磋一会。有时也在一起炼一炼功,互相看看动作是否做到位。因为都是各自在家炼功,动作不一定做的准确,尤其在家偷炼的更达不到“身神合一”了,什么是“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也不太懂。

我们尽量让同修明白读法为什么不能念错的道理,同时结合师父讲的不同空间的法理讲个人的理解。以我们学法所在的屋子为例:所有看到的有形、不动的物体,还有用肉眼看不见的无形的东西,都是有生命的。师父在零七年《美国首都讲法》中讲:“我讲的众生其实不只是人类。一切物体,无论现代科学认为的是有机的、无机的,其实都是有生命的。一切都是生命。我们讲的‘众生’其实是指所有的生命。”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你空间场上的一切,都听你的大脑意识去支配”,咱读错了,不让众生笑话吗?“还是法王呢,天法都念错了,法的涵义、意义都念错了歪了,谁跟你走?”有的意思都念反了,说你篡改大法,帽子太大,可是,这可是个严肃的事。

读师父其他讲法时,有的词意,对第一次听到的学员来说,她可能听不懂,我们就按字的表面意思和自己理解的成度解释一下。

个别的老学员,有的学法十几年了,《论语》还背不下来,很自卑。我鼓励她,只要认识到《论语》的伟大意义,一定能背下来。有些年龄大的学员有时活多,太累了,学法只想睡觉,我就告诉她师父说的“修炼是最好的休息”(《北美首届法会讲法》),坚持学一会就不累了;发正念没感觉、懈怠了,就要想想师父说的:“师父绝对不会叫你干没用的事”(《洛杉矶市法会讲法》);身体不舒服想躺下,要记住师父说的:“我说身体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过去了”(《转法轮》);和常人发生矛盾,想师父的话:“我们都要守住心性,别人可以不对,我们自己不能不对”(《美国中部法会讲法》),还有师父讲的不计众生过往之过等法;家务活多,要尽量抽时间听师父讲法,晚上有时睡不着,那太好了,打坐、背《洪吟》,或者发正念等,既不影响别人,又能把脑子里常人的烦心事挤出去,实在不行,咱也用教给常人的办法,一心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证一觉睡到闹钟响,好几个常人都高兴的告诉我:“这办法真灵!”常人都信,我们会更灵。若是同修说了过头话了,应该高兴,那是给我们提供了提高的机会,因为同修给的题难度大,升得高。我还举自己的例子,谈其中的深刻体会:在白天,遭到难忍的打击,默默的承受了,而且是笑着承受的,在夜梦中,走在艰难的山路上,面前一堵立陡的山崖,还像倒油勺一样淌着油,走是不行,爬也不行,还光着脚,一想我飞(非)过去!念一出,一下升到九霄云外,二位仙女乐呵呵的,说我是金体,那无数的险峰被远远的抛在下面。醒来知道是师父鼓励我做对了,过了一个大难关。

对走出去讲真相,我们是这样做的:有的没出来过,几乎是手把手教她怎么放资料,怎么快速贴粘贴。我们还打算由面对面讲真相有经验的领着新走出来的去讲真相。

告诉新学员,面对面讲真相时,要和善,即使他不愿“三退”,也要劝他记住“法轮大法好”,并且告诉他,再有人让你退出邪党组织,他都是为你好,你若不愿告诉真名,可用化名或笔名。写在一元钱的背面,花出去,天、地、神知,因为你心动了,就算数,神会保护你的,以后想办法请人把声明上网。世人他会谢谢你。

我们就是这样认真学法,善待同修的。这样做的结果是:同修间的间隔消失了,场正了,病业重的也精神了,也知道自己哪儿错了,从新归正。人人都想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做个让师父放心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我是六十五岁的老弟子,没做什么大事,在证实大法中,我没惊人的成绩。只是做了弟子应该做的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