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的学法小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我们村的学法小组在师尊的看护和同修们坚持下,历经了十多年的风风雨雨,一路走到现在。其中每个修炼人都受益匪浅,各自有切身的体验,有的家庭和睦了,有的身体无病一身轻,大伙在一起互相交流、鼓励,谁有什么不理解的,碰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或遇到什么问题,来学法点,因为有法做指导,按书中讲的“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找自己的不足,就没有过不去的坎,什么问题都解决了。祥和的能量场滋润着每个人,所以谁也不想耽误一天。将这种身心的受益的感受讲给亲戚、朋友及周围的人,来学的人就多起来了。

炼功前我和婆婆合不来。我小心眼,爱钻牛角尖,矛盾不断;婆婆有时误解我,还不让我解释,只有听她说的,弄的我整天愁眉苦脸,怨气积攒在心里,不几年得了好几种病。我自从学了大法后,明白了法理,知道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欠债要还,无论是精神上的、还是物质上的。有矛盾找自己,因为肯定是自己的私心造成的。从此我再也不钻牛角尖了,心胸宽阔,紧皱的眉头舒展了,不知不觉身体一身轻,非常舒服。和婆婆的关系也融洽了,两人和睦相处。看见我的变化,婆婆也炼上了法轮功,常跟学法小组的同修一起发正念、叠真相资料。她曾摔倒好几次,但这么高龄的人啥事也没有,她说:有师父管着哩。

还记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那天学法小组在我家放师父讲法录像,周围几里地的来了好几十人,本村的炼功人忙着借凳子、坐垫,辅导员们忙着搬机子、接线、搬桌子等,来的人有老大爷、老太太、年轻男女,屋里坐不下,屋外坐了一部份,这天大伙很高兴的看完了师父讲法录像。可不几天,坏人当道,迫害降临,几个辅导员被带走。各村都逼交法轮功书籍,不让学法炼功。

大法受难,师父蒙冤,面对不公,作为受益人能不说话吗?能心安吗?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和我们学法小组的一老同修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先遇山东夫妻俩,一问也是来上访的,不知信访办在哪,我们四人正说着,走过来一警察,问我们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警察要上访信,山东男同修说:我们口述。只见警察拿出手机,叫来一辆白车,就这样把我们关進天安门派出所。一進门听到掌声,進去才看见里面关了那么多修炼人,听他们说每天上访的好几千人,里面关不下,登记姓名、地址后,由各地派出所接走。当晚我俩被接回本镇派出所,镇长竟然说:我恨不得把你们削成片肉。当时有三十多位同修因上访遭受到迫害,我遭到恶警电棍电击等各种酷刑折磨和罚款。

大法弟子顶着压力向世人讲真相,发资料,分清正邪。亲戚们亲眼目睹炼功人的身体变化,见证着大法的美好,劝说在家炼吧,别管别人了。但天灾无情,怎能忍心看着世人即将遭难而不管,老百姓是无辜的。

没修炼的丈夫好几次开车拉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出村发真相资料。有一次晚上十一点左右,在一村口被巡警发现了车上的真相资料,气势汹汹逼问丈夫真相资料哪来的,被绑架到派出所,挨了一顿毒打,罚了两千元。打丈夫的派出所所长不久遭到恶报。世人不知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犯罪将来是要偿还的。这就是为什么大法弟子要讲真相、救度众生。

邻居受邪党电视宣传影响,不了解法轮功真相,不愿答理我们,看我们的眼神就象看陌生人。一次,他家不到一岁的孩子脑出血,县医院大夫说手术也保证不了。于是用我家的车连夜将孩子送北京大医院,去了两个大医院,都说血淹大脑的局部,手术不能保证。邻居当夜哭回来,准备后事。我听了很着急,过去一看,真吓人,孩子身体软的象面条不能动弹,眼睛瞳孔上翻成白灰色,脸色苍白,耳朵、指甲没有血色,全家人哭成一堆。我接过孩子,贴近头跟孩子说: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有大法能救你。我拿过去录音机,让他们听师父讲法。学法小组的同修也劝他们全家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结果不到一个星期,奇迹出现了,孩子能哭出声音来了,眼睛也慢慢的恢复正常了。孩子的奶奶到我们家说:孩子没事了。通过这件事,他们家对炼功人的态度完全转变了。

二零零九年秋天,我们全家搬到城市。老家还是学法小组的地点,那是同修们开创出来的。我虽然参加集体学法少了,但每天能看到明慧网上全世界大法弟子的心得交流,在这里做着我应该做的。

做师父的弟子,真是太幸运了,大法的神圣与伟大,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感谢师尊的慈悲呵护,感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