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哈尔滨前进劳教所的两年七个月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双城市女法轮功学员高国凤二零零七年被双城“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双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劳教,在哈尔滨前进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两年七个月零十四天,期间遭受的残酷迫害罄竹难书,包括酷刑折磨、不让睡觉、被偷下不明药物等,导致她生命垂危。以下是高国凤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高国凤,女,黑龙江省双城市人,今年五十五岁。因修炼法轮大法。在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在早市卖豆包时,穿印有“法轮大法”字样的衣服,引起中共邪党的恐慌,双城市“六一零”、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佟会群等人无任何法律依据将我绑架到双城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由佟会群、乔振江、金婉智等人伙同哈尔滨前进劳教所所长孙晓军耍诡计,非法判刑我两年劳教,后因在前进劳教所将我迫害的生不如死时,迫害者骑虎难下制造迫害理由非法将我加期七个月十四天。一直到直到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才回到家中。

下面我把能记起的在前进劳教所被迫害事实叙述如下:

1、否定迫害被施暴折磨

为反迫害在劳教所我炼功,被管教发现就在我身体瘫软无力的情况下,上来好几个人连环式的踢打,并说:“在这炼功,这是啥地方?”强行将我按下让我背手蹲着,不让我动,动一下就踢打,使得都是下三烂的手段,让我的身心受到严重创伤。

参加迫害者:霍书萍、隋雪梅、吴宝云、周英范、李佩环。

2、肉体与精神的摧残

在2007年9月29日前进劳教所组织开所谓的联欢会,目的是歌颂邪党,给法轮功学员洗脑,强迫法轮功学员参加,我坐在前排,在来之前就想反迫害,于是就上前拿起麦克风高喊:“法轮大法好”、“立即释放所有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喊声未落,就被政委王亚罗(男,现任劳教所所长)、霍书萍、吴宝云、等十多人连踢带打薅头发等,把我从后楼拖到一百来米远的前楼铁笼子里,并上吊挂酷刑折磨。由管理科科长程丽华亲自批准,孙晓辉将我吊挂(就是将两臂向上用手铐铐住),时间长手腕酸痛难忍向下坠,手铐都铐进肉里了,剧烈疼痛,豆大的汗珠都滚落下来,内衣湿透,将我吊昏死过去,整个身体下垂,重量全集中在两手腕上,还来回推动我的身体,两手像紫萝卜,就这样恶警还不断地换各种姿势吊挂我,不让我睡觉,不给饱饭吃,不让上厕所,一直折磨了十三天,我由原来体重一百三十多斤降到七、八十斤。

参加迫害者:陈丽华、孙晓辉、张爱辉、周英范、丛志力、王敏、吴宝云等人。

从小号出来后,他们更残忍。让我蹲着,手铐在床梁上,12天不给饱饭吃只给点(稀粥),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他们还轮着拳打脚踢,恶警周英范猛一拳打在我的鼻梁上,立即头昏眼花鼻孔淌血,用手指盖抠眼皮,用塑料棍儿抽脸、抽头、抽手臂等,用手扒眼皮用手电照,用牙签扎脖子、脸、头,用水枪刺眼睛,把我一只手铐在下床梁上,瘫软在地上昏死过去,让梁笑(刑事犯)就像踢皮球似的,踢得我身体来回滚动,全身青紫。还把我的头发用绳系上,绳从床上拉过去,恶警张爱辉等人坐在床上玩耍迫害我,一看闭眼就猛一拽绳。从这期间不让我上厕所,屎尿都在裤子里拉,还不让换内衣只好湿着,就这样反复折磨我。十月的天气开着门窗穿着单衣服光着脚,长时间的蹲着,两腿和脚肿胀,脚趾冻得直流脓血,因我喊“法轮大法好”将我两脚离地吊挂起来,用毛巾将嘴堵住,用皮鞋狠狠地踢打我的大腿,后又用书抽打我直至将书本打碎了。恶警张爱辉还经常抽打我耳光,并指使劳教所犯人梁笑、李英杰把我上吊挂,把我两手铐在双人床床柱上,脚尖着地,床的棱柱紧紧地硌着脊柱,我忍受着无法想象的痛苦,最后晕死过去。醒来后吴宝云用皮鞋踩我的脚趾,掐人中用硬塑料杆抽打我的手背和耳朵,用这种疼痛让我苏醒。强迫我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用电视洗脑,看邪党影片,并让写认识来诋毁大法。经过长时间的迫害,我神志不清,我当时的体重不到六十斤,残忍手段可想而知。

参与迫害的有刑事犯梁笑、李英杰。警务人员包括:霍书萍、周英范、王美英、王晓伟、谢春燕、吴宝云、邱阳、丛志丽、李佩环、隋雪梅等人。

在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看守所里强迫法轮功学员看“两会”电视直播,我不配合,当时由霍书萍、谢春燕、六、七个人薅我头发、抠腋窝、揪乳房等手段将我进行折磨,百般毒打。将我吊挂反复折磨十三天。霍书萍私自决定每顿饭只给半个馒头。又将我吊挂起来等到劳教所劳动收工时,沙玉锦路过听到我喊法轮大法好,当时她气急败坏,指使犯人梁笑殴打我,梁笑打我打到累得犯高血压病了,沙玉锦为梁笑找来了药物,并说:“吃点药,好了之后,半夜还得折磨她呢。”我真是度日如年。白天吊挂,晚上将手铐住坐小板凳,从那日起我天天炼功喊“法轮大法好”。六、七月犯人梁笑、李英杰都刑满释放后,她们又从一大队调来一个吸毒犯人来包夹迫害我,特意穿一双尖皮鞋,天天踢打我,一脚踢在腿上立即会出现一个黑紫色的肿包,薅头发立即起一个鸡蛋大小的包。

十月十日,狱警吴宝云、吴金秀、吸毒犯孙博突然把我拖到一大队进行迫害,我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王敏、刘畅、张波等人把我两手背铐在铁管子上,坐在地上,狱警刘畅穿皮鞋踢我嘴。几小时后,他们找刑事犯刘东丽、崔艳秋做假证后,他们把我连踢带打从一大队由恶警王敏拽袄领拉到前楼铁笼子里,守卫队恶警孙晓辉(男)直接把我用手铐平挂在铁笼两侧四天四宿,四天后因我一直喊“法轮大法好”、唱真相歌曲,恶警王敏、刘畅、于芳莉用胶带把我嘴绕脖子缠住,然后王敏等人拽胶带把我从铁笼子又拉回一大队,这时把我勒得奄奄一息,然后又把我扔到地下室吊挂,还强逼着写“三书”。十一月中旬我反迫害扯下床头相片大版挂像,张波等人就将我两手背后吊挂脚离地,两手绑在地下室楼梯铁管上。零九年“三八节”,张波把我从车间叫回,以不戴胸卡为名,周木岐管教拿电棍将我狠狠殴打,用电棍电我,最后连电棍也没电了,又将我拽到地下室吊挂,用毛巾将我的嘴堵住,王狱医在旁边说:“心脏没事。”他们就接着挂,直到眩晕过去我仍坚持没戴胸卡。

以上参与迫害的人员有:张波、孙晓军(小号吊挂)刘畅、王敏、于芳莉、吴金花、张艳丽、周木岐、丛志秀、杨国宏、杨燕、谢秋香、付敏等。

3、窒息灌食

他们各种残忍的刑法没有让我动摇,扬言说“高国凤这次我们让你横着出去,你看那些被整死的犯人咋的了?”他们强行给我灌食,用灌食管乱插食道让我窒息,这种卑劣的手段即使让人当场死亡也难以验出外伤来。他们把我从铁笼子里拉出来,让我坐在椅子上,一个人薅住我的头发向后扯,把我的两个胳膊压住,这时王狱医(女)拿着一根十指粗细的管子(她在万家劳教所就曾参与过迫害我)二尺多长,管子的另一端用塞子盖住。将开口的一端强行往我鼻子里面插,鼻子立即血流不止,王狱医还幸灾乐祸地说“不行,还得重新插。”随后又插另外一个鼻孔,插不动就硬往里插,管子根本没插进食道,而是在鼻腔、食道与气管之间乱插。当插进气管时由于另外一端时被盖住,所以立刻呼吸困难,他们看脉搏减弱了人快不行了,才将管子拔出,此时两个鼻孔鲜血狂涌,他们急忙往后按我的头让血倒流到胃里,自那天迫害之后我许多天后依然往外吐血块。

两次灌食迫害参与人有:李英杰(盗窃犯)、王狱医、还有两男子,此外一同参与迫害者还有刘狱医、陈丽华、隋雪梅、张爱辉等。

4、不穿囚服被折磨

我修炼大法做好人没有错。强制让我穿囚服就是迫害,所以我坚决不穿囚服。狱警周英范指使犯人孙博(吸毒犯)强行给我穿,我坚决抵抗不穿囚服,他们就连踢带打用各种残忍手段折磨我,打得我头脑眩晕,胸闷喘气困难。到了晚上他们看我又脱下来后。周英范指使孙博说“咱们就折磨她”没想到的是孙博下手过狠,将我打倒在地晕死过去,双腿处于瘫痪状。他们把我拉到医院检查,不说实情,又把我拉回二大对并向所有人说我什么病都没有,私自给我往粥里下药,他们怕我死在那里担责任。刘大夫到一大队造舆论说高国凤脑出血。他们还不放人,九月五日晚劳教所给我家打电话,告知病情严重,家属六日来劳教所,看到我原本健康的身体,原来体重一百三十多斤,现在只剩七十多斤,生活不能自理、浑身是伤、身体虚弱、说话吐字不清、浑身颤抖。当家人去监狱看我时,看到我被折磨成这个样子,家人质问是谁打的。他们撒谎,不敢承认,野蛮地把我家人赶走。

5、狱警教唆犯人折磨我

在前进劳教所,我有机会就跟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恶警霍书萍、吴宝云等人唆使吸毒犯孙博迫害我,抠脸、用拳头锤头、掐脖子、用牙签扎头、扎脖子、薅头发(立刻头起大包)他们看孙博打得不符合他们的要求,就说真笨,“教曲唱不得”。

有一次上边来人检查,恶警霍书萍怕我喊“法轮大法好”,就把我拽到没有监控器的屋子里,把我摁在椅子上,把嘴用毛巾堵上,隋雪梅、李佩环拽我胳膊往下压,吴金秀坐在我的腿上堵住我的嘴,这时我已经喘不上来气了,恶警以为这样就能得逞,可没想到检查人员路过门口时,我用尽全身力气喊了一声,隋雪梅立刻吓得心脏病发作,由此可见,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是多么的心虚啊!

6、炼功被迫害

我是法轮功学员,不能不炼功,恶人不让我炼功,对我进行野蛮的迫害。霍书萍、沙玉锦、王美英、王晓伟等人经常把我拖到没有监控器的屋子里,铐上手铐毒打,有一次还把我拽到洗漱间拳打脚踢。我在床上打坐炼功时,她们就经常把我猛地从床上摔倒在地。把我一只手吊在暖气管上,然后口封胶带,四肢都被铐住,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七点多才松开。用水瓶将我殴打直至将水瓶打扁,恶警关艳丽用袜子堵住我的嘴,撕扯我的被褥并打我嘴巴子,让盗窃犯李英杰迫害我,李英杰猛拽椅子,把我摔在地上,当时我坐骨摔坏了,卧床不起,我提出见家人,要上医院检查,当时我已绝食五天,要求无罪释放。恶警张爱辉、陈丽华等人不理睬,反而把我两手铐吊在两床中间野蛮灌食。所长王亚罗看我炼功威胁我说:“这是强制劳教所,禁闭室(铁笼子)你也不是没待过。”当时我真是度日如年。

7、不做苦役受到非人迫害

二大队队长霍书萍还有周英范、邱阳、李英杰(盗窃犯)把我关在没有监控器的屋子里,两手用手铐铐在双人床护栏上,薅头发往后拽,往眼睛、鼻子、嘴灌辣根,我当时对霍书萍她们说:“当你们的亲人朋友知道你们干这些坏事时,你的亲人还能认你是他们的亲人吗?你们真的就没有一点人性了吗?”霍书萍看辣根对我没有作用,随口说:“丛志丽买的辣根是假的,这时劳教局来人检查,霍书萍等人忙把我手铐摘下,当时把周英范心脏病吓得发作了,并说:从现在开始我可不包你了。(指包夹迫害)

8、被折磨生命垂危

我从零七年九月强行被关进前进劳教所迫害,插管窒息,各种姿势长时间吊挂,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不让吃饱,电视洗脑,坐小板凳,关小号等,被折磨昏死过去十回不止。反复的身体和精神折磨,使我体重由一百三十多斤急速降到五、六十斤,经常昏头昏脑,生命垂危。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八日,恶警吴宝云为了升官发财,与队长王晓伟以安检为借口,抢走我的大法经文,抢走我写的制止揭露迫害材料,并打我,威胁我,要给我加刑期。当时我昏过去十多个小时,半夜醒来发现在医院,身下铺着尿不湿(我当时已经尿失禁),全身不会动,生命垂危。他们看人不行了才把我送进医院,医院要求通知家属,他们根本不理睬,就在第二天早上要把我拉回劳教所时,我突然又不行了,又挂急诊抢救打氧气。由于我双腿不好使,回来时他们用人把我抬上二楼,就这样他们说什么病都没有,私自往饭菜和水里加入了不明药物,除此之外王敏把我的装电子书的MP4抢下,张艳丽、谢秋香、沙玉锦、隋雪梅、赵爽把大法经文抢去,经常对我强行抽血、化验、打针、照相等。

以上所有迫害事实,仅属部份叙述,残忍手段与迫害事实罄竹难书。

我的遭遇是哈尔滨前进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所有迫害我的人请记住:善恶必报是天理,清算邪党的大审判近在咫尺,不要受邪党诱骗,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免成邪党的陪葬,退出中共邪党组织党、团、队,为你自己和你的家人选择一个好的未来,弃恶从善,真心了解法轮功真相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