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物主的存在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六日】日月星辰、天地万物,亘古以来独立于人的意识之外存在着,人谓之为自然。对其成因,分为神创说和进化说两大派别。神创说认为:一切皆是上帝的意志,连在这里为神创世之说争论不休的人都是上帝或曰造物的杰作。进化说则认为:一切物质皆为大分子小分子随意碰撞而成,宇宙是大爆炸而来,从无穷小的一点形成今天的样子,而且还在持续膨胀。很多科学实验和许多知名科学家也都支持这一点。是目前比较主流的认识。人的来源是自猿猴进化而来,所谓的理论依据,是达尔文的进化论。多少年来,两大派别各持己见,至今未见平服。

究竟孰是孰非,且看如下研判。

一、宇宙天体的安排隐含着造物的理由

我们极目所见的天空,无穷无尽,有无数的星球和星系。咋看上去,满天的星球和星系胡乱陈列,犹如一堆乱草,杂乱无序,毫无章法。而细细研究起来,发现并非如此。以我们所居的太阳系为例。太阳系有九大行星,各按各的恒定的运行轨迹、运行速度运行,互不干扰,周而复始。每个行星又各有各的卫星,也是各绕其主,自主运转,决不会地球的卫星随意跑到火星上,木星的卫星跑到水星上。而太阳系只是银河系中一个普通的星系,还有无数各类太阳系存在。千万年来,人类能够观测到的或近或远的星球,看上去似乎很守规矩,不象人类一样纷争不断,今天跟谁好了就走的近一点,跟谁不好了就离得远一点。甚至跟谁干一架。不同的星系颇象人类的村居,散落在不同的区域,在各自的范围里存在着。

具体来看,人类已知的所有星球无一例外的都是圆的,且几乎都是正圆的。星球的运行轨迹也是圆的或近圆的。由无数的星球构成的星系的形态也是圆的。为什么都是圆的?如果是胡乱形成的,应该什么样的形态都有,而不应该都只是一种状态。我们无法猜度造物主创造天地万物的本意,但我们知道,在所有为人类已知的各类形体当中,除圆之外的任何一种几何构成都是有限的,都有尽头,只有圆是无限的,周而复始,无穷无尽,无始无终。这是否是宇宙存在的一个最佳状态?

这是宏观上的形式。

在微观上看,物质有分子、原子、质子、夸克、中微子等不同的存在形式,原子围绕着原子核转,电子围绕着原子转,等等。限于人类科学的认知能力,人只能认识到这个程度。更多更高的状态肯定还有,只是我们还认识不到。

单单就人所认识到的这些现象或状态,我们也可以明显清楚地感觉到,事物的存在更应该是有序的安排,而非胡乱的构成。因为它们都各有其内在的规律原则所遵循,并非随意的一堆。

宇宙之大,非人力所能穷尽。人们很难知道这洪大的穹体及其无限的星球是为何而存在的。但是,我们可以以人类自身的存在作比照,以探寻其存在的理由,判定其存在的意义所在。在微观上看,我们的人体也是一个巨系统,有无数的细胞,无数的分子构成,单看一个细胞或者是分子,我们无法判定其意义,但当我们逐渐放大我们的视野,我们会发现,相邻的分子与分子之间,细胞与细胞之间是有联系的,就象我们单独看地球一样,只不过是一个孤立的星球,但站在更高看,它是太阳系的组成部份,而太阳系又是银河系的组成部份,银河系又是宇宙的组成部份。再往更高说,宇宙之外又是什么?宇宙之外是否还存在着宇宙?如果存在的话,此宇宙与彼宇宙之间是否也有关系?他们共同又是何种更大天体的组成部份?显然这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思维能力。

而对人体来说,我们知道,分子组成了细胞,细胞构成了我们的四肢、皮肤、肌肉、五脏六腑、神经、骨骼,等等,而这一切对人体都极具意义,缺了一样都不行。整体的人又是家庭的一员,家庭又构成了社会,繁荣的人类社会形成了人类文明。因此,我们是否可以说,为我们所已知的穹体星球同样有其存在的意义与理由呢?只是这个理由大得超出了我们人的认识范围。

二、天地万物的存在具有规律性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自古以来,人一直在苦苦探求人、天、万物的存在缘由及意义,面对茫茫苍穹,缤纷万物,无数的人就此发问、探索过。老子的《道德经》、屈原的《离骚》,更早的《山海经》、《易经》等等,都对万事万物的存在及其相互关系做出过探讨。中国古代文化对此是持肯定态度的。天人合一,人与万物和谐相处的状态延续了几千年。

天上有日、月,世间分阴、阳,太阳朝升夕落。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白昼劳作,有日光照耀,乾坤朗朗,纤毫毕现,清楚明白,正好做工;夜晚里月光朦胧,星光黯淡,人睡眼惺忪,倦意渐浓,恰好入眠。

太阳每日都有,故而称“日”;月亮每月一个周期的变化,谓之为“月”。日、月各司其职,相得益彰。日有阴晴,月有圆缺,有升有落,方显大自然生动有趣。如果一直悬挂中天,永远一个模样,没有变化,人也会日久生厌。

日、月体积并不相同,太阳直径约为月亮直径387倍,但月亮距地球距离的巧妙设置使两者看上去大小一样。月亮是地球的卫星,但已知的所有行星之卫星都会自转,而月亮与所有的卫星都不同,永远把同一面朝向地球。

地球绕太阳转一圈为一时间周期,谓之为“年”;月亮绕地球一周为一时间周期,谓之为“月”,日的升落为一时间周期,谓之为“日”。地球的自转产生昼夜,绕太阳的公转产生四季及二十四节气。二十四节气对应风、霜、雨、雪,人类据此春种秋收。节气与时令对应基本准确。阳光与植物的生长有关系,四季与植物的生长有关系。植物吸收二氧化碳,呼出氧气;人及动物呼出二氧化碳,吸入氧气。两者的转换简直妙不可言。

这一切的一切,只能理解为来自于某种有意的设置,绝非凑巧而成。

同时,现代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医学、心理学、天体力学等等诸多学科的已知定理、定律、规定等等,以及自然界现已发现的诸多自然规律,如“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等气候、地质方面数不清的例子无不说明,这一切绝非偶然形成,而只能出自于某种大智慧的安排,虽然我们并不明白这种安排的本意。只有来自于主观的能动的巧妙安排,才能合情合理的解释这一切。无论是宇宙天体的变化还是人类社会的嬗变、发展,都是在某种安排中。

三、科学探测和科学家的研究证实神的存在并非人的主观臆想

一九六九年美国阿波罗宇宙飞船登月归来后,在月球留有人类第一步的航天飞行家阿姆斯特朗,随即马不停蹄地访问了20多个国家,真诚的跟大家分享自己成功的感受和登月前后的思想变化。他告诉人们说:“我从小一直不信神,这次登上月球亲眼看到并欣赏大千世界的壮丽和宏伟,我感觉到了人类智慧的渺小。从所观察到的错综复杂、千奇万妙、有条不紊的秩序中,我凭良知推断这一切如果没有创造者、统治者和规划者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现在我们必须抛弃没有神的成见,坦率地承认宇宙有他的创造者和统治者。”访问结束后他开始专心研究宗教,最终成了一名天主教神父。

不仅是阿姆斯特朗,美国有多名宇航员在登月后改变了无神的信仰,转而在世界各地传播宗教。阿姆斯特朗的转变并不是无缘无故的,有信息披露,当阿姆斯特朗处于月球轨道与代号休斯顿的指挥中心联系时,突然吃惊地说:“这些东西大得惊人,天哪!简直难以置信,我要告诉你们,这里有其它宇宙飞船,它们排列在火山口的另一侧,他们在月球上,他们正注视着我们……”之后,向世界直播的电波讯号中断。为什么中断?阿姆斯特朗看到了什么?人们至今也不知道。事后,美国宇航局也没有作任何解释,但也没有否认。人们能知道的,就是当事人改变了自己的信仰,从此信神。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哈勃太空望远镜传回美国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一组照片,照片清楚的显示出,在茫茫的夜空当中,有一大片璀璨无比的天国城市。但美国航天局一直没有把这一发现告诉世人,还包括那些在宇宙中飞行的象星系一样庞大的仙女。直到16年后,才由梅森博士把其中一张照片的副本公诸于世。她认为拍摄到神的世界决不是偶然的,她说:“歪打正着,超级好运之下,美国航天局哈勃望远镜瞄准了特定的地点、在特定的时间里,拍摄到了这些照片。我没有特定的宗教信仰,但是我并不怀疑是有某人或某事在影响着,让哈勃望远镜对准了某一个特定的太空位置。”“宇宙那么广阔,所有地方都是美国航天局可以拍摄探索的对象,为何会偏偏选中那里呢?肯定是有生命操控这件事情。”

八十年代,以四川儿童唐雨耳朵识字为代表的特异功能现象曾蜚声全国。对此,信者不信者皆有。信者自有其信的道理,而坚持不信者多半因不是亲眼所见,颠覆传统之故。一九八零年二月,《自然杂志》编辑部在上海主持召开了第一届人体特异功能讨论会。会议邀请了一些特异功能人进行现场测试,胡耀邦也亲手写字封装派专人到场参加鉴定,带回来的准确识别结果令胡耀邦惊讶不已。

类似的例子何止成千上万。

四、进化论只是一个假说,而且至今未有定论

达尔文的“进化论”,只是一个不成熟的科学假说。充其量只能算是个大胆的猜想。他自己当初拿出来的时候,也是胆胆突突的。

在美国的密西西比河及中国的新疆乌鲁木齐市等多处,发现在距今二亿七千万年历史的“三叶虫”化石中,有穿鞋子的人类足迹。按照达尔文理论在连脊椎动物也未演化出来之前,是绝不可能有类似人的动物会在这个星球上行走的。还有更早的。一九七二年六月,法国科学家在非洲加蓬共和国著名的奥克洛铀矿发现了一个古老的核反应堆,这个反应堆保存完整,结构合理。据考证,奥克洛铀矿成矿年代大约在20亿年之前,成矿后不久就有了这一核反应堆,运转时间长达50万年之久。那么,是谁留下了这个古老的核反应堆呢?其它再如玛雅文明,见诸世界各地的大量的其它史前文明遗迹,以及中国的河图、洛书、太极、八卦、周易等等,明显不是本次人类文明的产物,进化论根本都无法解释。

著名的埃及金字塔,所用巨石切削平滑整齐,重量都在几吨、十几吨,甚至上百吨。巨石之间契合紧密,连最薄的刀片都插不进去。相邻的巨石之间都有熔化的金属相连。这些技术不仅古埃及人做不到,在今天都难以做到。在没有科学的古代,这些巨石是如何开采、切割、运输,又是如何摆放、升高的呢?埃及大金字塔中的王殿石棺,是一整块花岗岩雕凿而成;胡夫大金字塔前的狮身人面像有几层楼高,也是一整块巨石雕成。埃及基沙三个金字塔正对着猎户星座的三星;帝华纳科神庙的正门和墙角,还精确地定位了春天、夏天、冬天第一天太阳升起的位置。在科学不发达的古代,古人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考古学家克莱默和汤姆森的《考古学禁区》一书,列举了500个确凿的与进化论相悖的事例,都是几万、几十万、百万、千万甚至几亿年前的人类文明遗迹。这一切只能说明一样:多期高度发达的人类文明曾经在地球存在过,人类的历史根本就不是进化而来。

可以说,达尔文要再晚生一百年,进化论就绝对不可能出现。实际上达尔文自己对进化论也模棱两可,似信非信。他在《物种起源》一书的第六章<理论的难题>之“极其完美和复杂的器官”一节中写到,“眼睛有调节焦距、允许不同采光量和纠正球面象差和色差的无与伦比的设计。我坦白地承认,认为眼睛是通过自然选择而形成的假说似乎是最荒谬可笑的。”不止是人的眼睛,生物学家证明,自有生命以来,没有一个细胞是巧合形成的。同时,无论是陆地上、海洋中,还是微观下的丰富多样、千姿百态、异彩纷呈的各种动物、植物、微生物,那奇特的形态、缤纷的色彩、美妙的花纹、精巧细密的内在结构;那不同的生物圈、气候带的各个不同的物种,等等这奇妙无比的大千世界。达尔文说这一切是由大分子、小分子随意碰撞而成,显然太过荒唐。

进化论之所以对世界造成较大影响,并不是达尔文的理论有多高明、多正确,而是因为他的自然选择、弱肉强食学说符合了共产党的暴力革命、阶级斗争理念,被共产党利用了而已。进化论本来是学术问题,最终却演变为政治论争,从科学问题变成了社会问题、政治问题。真正的真理需要严密的推理和无可辩驳的证据。而一百多年来,在古生物学上,至今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进化中的过渡类型,在从猿到人的所谓进化中,没有中间过程。猿猴依旧是猿猴,人依然是人。迄今为止的所有科学发现,都没有从猿到人两者之间那种半猿半人的进化过程中的半拉子情况。

《审判达尔文》的作者约翰逊如此总结:“化石向我们展示的都是突然出现的某种有机体,没有逐步进化的任何痕迹……这些有机体一旦出现,基本上就不再变了,哪怕过了几百万年,不管气候和环境如何变化,也不变了。如果达尔文的理论成立,这些条件本应该引起物种的巨大变化。”

五、现代及当代中外最杰出的科学家最终都走入神学

如果说如上事例仅仅是自然客观的展现,那么,古今中外诸多顶尖科学家的终极选择,则从主观上给了神创世学说以最为有利的支持。

中国航天之父、著名科学泰斗钱学森先生对未知领域的探索给予了充分支持与肯定,并在研究人体特异功能方面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可以说,对人体科学的研究,是钱学森晚年最大的贡献。一九八二年五月五日,他亲自给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郁文写信,“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作假的,有骗人的,但那不是人体特异功能”。钱先生晚年在人体科学方面著述甚多,后来整理成《人体科学与现代科学纵横谈》一书。他把中医、气功、特异功能等联系起来加以分析,不仅在科学方法和科研方向上作出指导,而且对社会上的各种议论和倾向也有针锋相对的回应。他认为:“一项新的科学研究,在刚提出的时候,总是有人反对,带头的人也总是要受到反对,因此要有勇气。要挺住腰板。”他说,“我当年所以叫人体科学,这个叫法是不得已。严格地讲,它不叫人体科学,叫人天科学。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研究的不是孤立的人,是一个不脱离社会,不脱离宇宙的人,是活人。……是研究人与宇宙的关系。”“我认为,人体不光是一个巨系统,而且是一个超复杂的开放式的(不能与外界隔断的)巨系统,不是一个简单的巨系统。因此不可能以现代科学的现代物理学、现代量子力学、现代的耗散结构论、现代的拓扑学来解释气功和特异功能。”“我认为,中医、气功和特异功能是三个东西,而本质又是一个东西。中医是经过宪法肯定了的,尚且还有许多人不承认。当然,现在正在逐渐改善。更何况气功和特异功能!”对钱先生晚年的这一显著贡献,新华社在关于钱先生逝世的报道中却只字未提。

著名的大科学家牛顿说过:“一切物体开始运动必有第一推动力,那就是造物主。这个美丽无比的太阳、行星和彗星的体系只能借一个大能的、灵智的、具有权威的存在体——上帝的计划而存在。”牛顿还曾以一个小例子,说服了不信神的朋友。牛顿的一位不相信有神存在的好友到牛顿家做客,见到牛顿家里有一具精美的太阳系模型。只要摇动曲柄,众星球就各按其轨道运转起来。他问牛顿,这模型是哪一位能工巧匠设计、制作的。牛顿回答说:“没有人。”他的朋友不解:“这么精巧的装置,怎么会没有人呢?”牛顿回道:“如果一具模型必须有人设计、制作的话,为什么象这具模型这样实际运转着的太阳系却会是偶然碰撞形成、而没有一位设计者、创造者呢?”这位朋友一时语塞,顿然醒悟,遂接受了有神论。牛顿后半生发现宗教中关于上帝的种种论述博大精深,科学不能与之相比,遂放弃科学转而致力于研究神学、圣经著作。其一生所有作品超过80%都是神学著作。他毕其半生,写了140万字的手稿,求索《圣经》密码,终因复杂的计算庞大而繁琐未能破解。但他坚信《圣经》密码一定存在。后人在他研究的基础上,利用电脑这种现代化的工具终于破解了其中的结果,震惊了世界。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哈瑞特•乍克曼博士在其一九七七年出版的著作《科技英才——美国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中统计,从一九零一年设立诺贝尔奖以来,美国获得诺贝尔奖的286位科学家中,73%的获奖者是基督徒,19%是犹太教徒。特别是物理奖、化学奖、生物医学奖的人几乎全部信仰天主教或基督教。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三日美国总统布什到清华大学演讲,其间有同学问他的宗教信仰。他说,美国有95%的人都有宗教信仰。

爱因斯坦是科学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对“宗教”抱有极度的虔诚。他说:“你很难在造诣较深的科学家中间找到一个没有自己的宗教感情的人。”爱因斯坦对奇妙的宇宙有一种宗教似的热情,虽然这种宗教感情有别于宗教那种对上帝人格化的感情,但爱因斯坦的感情是真挚的。他认为:“在一切比较高级的科学工作的背后,必定有一种关于世界的合理性或者可理解性的信念,这有点象宗教的感情。”在他看来,“我们认为在科学上有伟大创造成就的人,全都浸染着真正的宇宙宗教的信念,他们相信我们这个宇宙是完美的,并且是能够使追求知识的理性努力有所感受的。如果这种信念不是一种有强烈情感的信念,如果那些寻求知识的人未曾受过斯宾诺莎的对神的理智的爱的激励,那么他们就很难会有那种不屈不挠的献身精神,而只有这种献身精神才能使人达到他的最高的成就。事实上,正是宇宙宗教感情所激发的忘我的献身精神,才使得科学家象虔诚的宗教徒那样,在世人疯狂地追求物质利益和感官享受的时代,在一件新式时装比一打哲学理论受青睐的时代,也能够数十年如一日地潜心研究,矢志不移,丝毫不为利欲所动。”

一九二九年,纽约犹太教堂牧师H•哥尔德斯坦曾给爱因斯坦发了一份电报,问这位大科学家“您信仰上帝吗?”爱因斯坦回道:“我信仰斯宾诺莎的那个在存在事物的有秩序的和谐中显示出来的上帝,而不信仰那个同人类的命运和行为有牵累的上帝。”在另一次回答日本学者的提问时,也作了同样的答复:“同深挚的感情结合在一起的、对经验世界中所显示出来的高超的理性的坚定信仰,这就是我的上帝概念。照通常的说法,这可以叫做‘泛神论的’概念(斯宾诺莎)。”所谓斯宾诺莎的上帝就是有名的泛神论,即把神和整个宇宙视为同一的哲学理论。泛神论者所说的神,不是指人格化的上帝,而是指存在于世界之内的一切事物的内因,是存在于一切事物中的和谐的秩序。他们认为大自然即上帝,上帝即大自然,上帝和整个宇宙是一个统一体,上帝存在于一切事物之中,无处不在。

十三世纪,英国哲学家和修道士罗杰尔•培根宣称:“上帝通过两个途径来表达他的思想,一个是在《圣经》中,一个是在自然界中。”他认为人可以通过研究自然、理解自然而直接与上帝沟通。在这种文化背景下,出现了一批既是宗教徒、又是科学家的双重身份的人,如哥白尼、布鲁诺、开普勒等。发现行星运动三定律的开普勒,就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深信上帝就是根据秩序和规律来给世界奠定基础的。他从事科学研究的最终目的,就是要努力去发现和证明上帝创造宇宙的和谐。开普勒对行星运动第三定律的诠释,书名就叫《宇宙的和谐》。

自然界是在不断地运动和变化着的,此中隐含着不变性或规则性,如日出日落、夜以继日、冬去春来、花开花落等,这种周期性、规则性只能解释为自然界也受到某种法律的制约,这就是自然法。也就是说,茫茫宇宙也是在某种法的规范之下有序运行。既然有自然法,就必定有一位神圣的立法者。简单的说,在宇宙万物之上,必有其主,宇宙万物必有其成因,其存在与消亡亦必有其规律可循。就人而言,只能去积极地探索,而不是否定探索,压制探索的精神。

结语:

无论是古今中外的哲学,还是科学的研究,都确认这个充满规律、法则的世界、宇宙,绝非偶然形成,必定有其主宰,而这个主宰,基督教理解为上帝,中国人叫作老天。无论东西方不同的文化赋予其如何不同的含义,其实质都是一样的。即造物是存在的,其大智、大灵、超卓,人类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既然造物存在,创世亦必有其人所不知的目的。造物赋予人万物之灵的地位,亦必有其重要意义。利欲或许并非人来世的目的。人或许糟蹋了高尚的嘱托。

如今,这世界正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巨变,作为天地之间的人理应不负造物之重托,摒弃一切旧有的观念,张开自己的慧眼,挣脱利欲的束缚与羁绊,认真的审视眼前的一切,把握住造物予人的瞬间即逝的机缘,得道,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