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师的奇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日】

前言

当诊所门一开时,谁都无法知道今天会有什么样的病人来求诊,会有什么样的病要治疗。

现代人生活忙、茫、盲,「顾名、顾利、不顾身」,晚睡、外食、速食,人际关系复杂、自然环境恶化,经过如此种种摧残之下的综合体,一年三百六十五日,使人不在愁中即在病中。「天雨虽宽,难润无根之草」。另一方面尽管医学浩瀚,其学也无涯,可人欲也无涯,「世人为业牵,生死难出离;世人作恶忙,终受恶趣苦;贪着与痴爱,引人入火坑」!即使有仁心仁术,却也如在汪洋大海中驾一小船一样令人茫然!特别是在资讯爆炸的时代,在健保制度下,病人逛医院,把医疗当作商场上的交易。

这就是当今医疗界的现状。

躲了雷公遇了霹雳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一位三十七岁的女病人,面色惨白的喊肚子痛,说已经痛了两天了,她说找西医看过,已打针、吃止痛药三颗,仍然剧痛,熬到下午三点门诊时间来看诊。痛经,心想我还未曾失手过,不慌不忙的拍拍她的肩膀说:「不要紧,等一下子就不痛了。」

依钟永祥老师所传授的,少妇痛经大部份为血热,针气海、关元、泻三阴交,痛甚加针合谷等穴。果然针下痛止,病人脸上由惨白立即转起润色。患者感激又激动之情,如注如许,好教人心疼,直叹老师高明,老祖宗智慧高。

转身去处理另一位病人。「刚在收心处,邪魔已到来」,说时迟,那时快,病人只止痛十五分钟,又嘶声哀号的喊痛。我心虽急,还能镇定的再出招:按黄桂全老师治疗痛经的针法,针胞宫三穴直刺两分,三阴交往上斜一点五寸。病人大叫胞宫三穴好痛,但是肚子痛却慢慢的缓解了。另外,我又给她使用远红外线照腹部。

半小时过后,病人说她躺不住了,腰痛死了,肚子好象又要痛起来了,为了便于照顾她,把她移到单人房间,稍事休息。

嘈嘈切切错杂弹

病人开始叙述,四年前,手术生产,结果左输卵管不知为何阻塞,每次行经,肚子就剧痛,甚而呕吐、便秘、经量非常多,血块也多,经色暗,腰酸辗转不能安卧,月经淋沥约十五天左右,小便频数,不易入眠,冬天手脚冰冷,月经不是二至三个月来一次,就是一个月来两次。每次月经来都要挂急诊,西医诊断为肠痉挛……

话还没说完,又大痛起来,每十分钟要大痛一次,好象生产的大痛。此时其他病人陆陆续续来诊,我的心里有点慌,一直挂记着小房间的病人。待把病人都处理好了,我心里祈求上苍,暂时不要再来病人,后直奔痛经的患者。看她曲卷着身子,呼天抢地,声声入耳,面色一阵又一阵的惨白。针灸止不住痛,病人也不肯再用针了,可又不肯去看西医。病人抓着我的手,哭着说:「温医师,你要救我!」唉!「人生过后唯存悔,知识增时转益疑」,我真的慌了。

在学校上课时,王敏弘老师说过,为医者是带天命,领天兵天将,救人害人操之在手。

我一鼓作气用命令式口吻,直呼:天兵天将快来帮我救人!心里祈求先圣先贤,诸神诸佛菩萨,赐我智慧,解除此病人之痛苦。既然她不肯针,就改用按摩。脾统血,肝脏血藏魂,心主血脉,任主胞宫,以这几条经的脉络,或按原络穴或循经重按。独阴穴治难产、胎衣不下、月经不调,重按之,病人又渐缓解。

真的像生产一样,一阵一阵的痛,一阵一阵的哭泣呻吟。此时脑中想起法轮功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看学员交流,多次谈到遇难时诚念“法轮大法好”,都有意想不到的奇妙。「大医精诚」,于是我每按一个穴位,专心专注的念「法轮大法好」,以至于忘记观察病人。猛然发现,病人已无呻吟声,静悄悄的,静得令我惊异,以为病人昏过去了!我吓得手脚发软。摸她的额头,是温的;抚鼻孔,有气息;按脉、弦紧已转滑微数,推测应该是病人舒服的睡着了。她因痛经已二天二夜不得入眠。此时我才放心的回到诊间。处理她一个人整整花了一个多小时,其间真的没有一个病人来求诊。

大珠小珠落玉盘

病人安稳睡了一小时左右,确定她的确不再痛了,看表六点,三点进来的,也磨了一个下午。她先生下班来接她。我开了处方:当归芍药散5克、温经汤4克、桂枝茯苓丸3克、蒲黄1克、五灵脂1克、延胡索1克,一天量,拿六天分。嘱她,肚子痛时,可以一次服二包,也可二小时服一包,不痛了按一天三次服用。

目送病人离去,直叹人生苦海无边。

此病人一去了无音讯,直到次年三月七日才来复诊。我问候她:「这样久没来,还好吗?」她回答:「温医师,真的很谢谢你,上次经你治疗后,月经正常来了,经量也正常了,最重要是再也不痛了,不必挂急诊,不必吃止痛药了,简直太神奇了。我现在找你是想怀孕,四年不孕,老公因此有外遇,元月有怀孕,因和老公吵架而流产。」

听完之后,我颇为惊讶!夜里寻思,那些针法、那些药方,到底是什么医学原理、什么药理、什么针理把她治好的?是阴阳调和了,还是爱因斯坦的质能互换的作用经由按摩穴位平衡了?明慧网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二日刊登一消息说,物理学家菲列兹伦顿说:「精微量子学说显示出物质上的实体不过是人类的意念造成而已,真正的实体是思想意念。」 狄·布赫格认为:心力比光速更快!大卫·波母也深信心力能够掌握和控制更高形态的「真实」形态。

一个实验:在电子显微镜之下,一个人类的大脑神经细胞,在缺乏氧气的两秒钟内,释放出几粒状如气泡的非物质,很快就消失。科学家说:这种神秘的非物质气泡非常神秘,任何精微的仪器都显示它并非物质的气体,而是非物质的气体状态,任何仪器均无法予以截获。光谱分析显示它并部署于物质世界的任何一种分子的气体,它根本就不是一种元素,它是一缕细微的,若有若无的气体状奇像,无色、透明、无体。科学对此无法解释。

是不是我的「精诚」也散发出这种神秘的心力物质呢?除了想救她的念力,可以确定以外,怎么也想不通,是她的卵巢阻塞呢?还是她的肠痉挛呢?还是想不透。想到快失眠了!「海到无边天作岸」也许是我诚恳无私而纯洁的念「法轮大法好」引起宇宙正的生命的频率共振。难道要请教张步桃老师说的:「西医明明白白的等死,中医糊里糊涂的活着」,哪个高明?

结论

尽管现代医学已非常发达,分子量学、量子医学、基因学等等都在深入探讨人类致病因素。「理愈多而旨愈晦」。临床上却常遇到病人身体不适,经过西医精密仪器检查,指数都正常,查不出病因。最后归责病人自律神经失调或劝病人转诊精神科。

实际上,我们对人体的了解如沧海一粟,还非常浅薄,「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对于分子层以下的电子、原子、中子、夸克、中微子等微观粒子病兆的探测,有如仰望夜空的星辰,遥不可及。古代医家张仲景、华佗、扁鹊、孙思邈等等都有治病的「神迹」,这是否给后人启示。「医者,意也」。他们共有的修身养性特点,到了极高层次就可以出神入化,可以调动微观下的物质达到阴阳内外的平衡,突破物质表征的迷思。先贤的神迹,是否有真正珍贵的东西,我们把他们遗失了或忽略了?只剩下钻研药理方剂上的经验摸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