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熄灭的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

一、在我心中点亮了“真善忍”的明灯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四日这天,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二十六岁的我喜得大法。心中点亮了“真善忍”这盏信仰之灯。佛法的光辉驱散了我生活中迷茫、苦闷的阴霾,照亮了我前行的方向。

我今年三十八岁,生长在农村。有同母异父的哥哥姐弟八个,只靠父母种地维持生计,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在这个特殊的家庭里,母亲无怨无悔的昼夜操劳着。母亲做事总为别人考虑。她的善良、忍让和坚韧从小影响着我。母亲人好、命苦,加上生活的艰辛,使我常常思索人为啥活着?为什么每个人的健康、丑俊、富贵、贫贱都不同?是什么力量凭借着什么安排着这一切呢?感到困惑、茫然……。

从小我就浑身乏力,没有精神头,干点活就累,免疫力也低,总好有个头疼脑热的。参军体检查出乙肝大三阳,不叫入伍。全村都知道我有病没当上兵,很自卑。家里凑出钱来(部份借的)给我抓中药,想到那些药是父母的血汗换来的,无论多苦、多难闻的药汤,我都强咽下去。有时喝到胃里就呕出来,还得接着喝。那时整夜一趟一趟跑茅房蹲着,折腾的身体很虚弱,闻到中药味就呕吐。一年多几个疗程下来,乙肝还是大三阳。

在外省打工认识了妻子,在她家人不支持情况下,妻子嫁给了我,还知道我是乙肝大三阳。感动的我直流泪水,暗下决心要叫妻子过上好日子。儿子两岁时,我得了胸膜炎、胸腔腹水,不能劳动。为了不叫媳妇在娘家难堪,我决定回老家养病,分别时,妻子那份担心和无奈的泪光让我的心颤抖。在老家看到父母满头白发,还为我操心、想想妻儿寄养在娘家、自己又有病,啥也干不了,每每看到父母眼光中那份疼爱、忧愁时,心都在滴血。刻意避开他们的目光,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心中却凄苦、愤懑!抱怨命运的不公平、自己咋这么苦,对生活灰心透了。

当时母亲告诉我,邻村亲戚学法轮功祛病健身的事,被我粗暴的排斥了,学校灌输的无神论使我不相信这些。98年12月14日,母亲又提到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时,自己不忍拒绝母亲那期盼的眼神,去了相隔8华里的邻村亲戚家炼功点。同修们那份洪法的热情、帮助新学员得法的殷切希望深深感染着我。当天,我吃住在炼功点,和四十多名同修一起看了李洪志师尊济南讲法第6讲的录像,把《转法轮》这本书当晚一气看完了。看书时,无名的泪水情不自禁多次流下来,滴在大法书上,整个身心都沉浸在一种祥和、平静的场中,意识中这就是我要找的、这就是我要要的,我终于找到他了。我雀跃!我欢呼!

接下来的6天里,我都吃住在炼功点。每晚和同修们看一讲师尊济南讲法录像。把当时已出版的所有师尊讲法书和经文都看了一遍,五套功法动作也一步学会。大法给我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知道了在争斗、为私、喧嚣的尘世中,还有另外一种平和、为他、恬淡的美好生活方式。大法治好了我的病,大法荡去了我人生中的困惑,平息了我愤懑、不平的情绪,恢复了信心。自己只想把大法的美好尽快的告诉我的亲人、朋友和父老乡亲。短短的7天学法、炼功,推翻了自己从小学到高中12年的无神论教育。人生观都改变了。第7天我请全了所有已出版的师尊讲法书和经文,和同修们带着法轮旗、宣传大法的横幅去我村洪法。走在铺满白雪的路上,觉得天空格外的高、格外的蓝,冬日的阳光也格外的温暖。树上的喜鹊叽叽喳喳的叫着,好象也为我得法高兴。

以后的7个月是我最美好的记忆,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自由的翱翔,不但身体好了,心里更是格外的轻松、自由。那时看大法书感到提高、升华的非常快。只恨自己悟性低,法学的太少。

二、走过邪党迫害的黑暗 在师尊的呵护下 我闯出魔窟

99年7月20日江××发动了人类史上最邪恶的迫害,迫害用“真善忍”净化自己身心、归正自己言行的善良人们。一时间,黑云压顶,大法蒙冤,师尊遭诬陷。人们被谎言蒙蔽着、暴力恐吓着。黑白颠倒、善恶不分。当时大法已在我心中生根,放弃修炼是不可能的。但是在怕心下,还是违心的签了名,敷衍邪恶,给修炼留下污点。在怕心下,躲到外地打工逃避,却时刻受到自己良心的拷问。自己学炼大法病好了、身心受益。在大法蒙难、师尊被冤时,不能证实大法和师尊的清白,还躲起来了。是个人吗?直到2002年9月,自己在天安门打开“法轮大法好”横幅,喊了“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口号,才减轻些这压在心底的不安感。

我被绑架到朝阳看守所迫害,我只是讲了句真话,没有罪。要求送我出去,我不报姓名、住址、绝食抗议。邪恶给我编号9596,我想我应该是第9596位不报姓名、住址遭到迫害的大法弟子吧。绝食6天时,把我绑架到北京公安医院地下室。四肢铐在铁床上,强行插胃管、野蛮灌食。恶警叫嚣着“在哪死人都犯法,在这里死人就象捻死个蚂蚁”。

由于我始终绝食抗议,20多天时,鼻子里一滴一滴的顺着胃管往下滴黄褐色的液体,体液PH值不到4,大便便不出、解手只能躺在床上。临床犯人说我继续绝食会死的,当时也想到,如果死了,没有人知道我去哪了。父母养育我一回,我就不孝敬他们了吗?妻子、儿子就不管了吗?可想到伟大的师尊给予自己那么多——除去了所有的病、明白了活着的目地、知晓了如何走在返本归真路上的法理……师尊是那么的正!那么的慈悲!今天,我虽不能制止中共邪党在全国、全世界的虚假造谣宣传,荡去众生头脑中被灌输的毒素,就是死我也不会放弃大法修炼。当忍受不住痛苦时,就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 难中炼金体 何故步姗姗”(《洪吟二》<神路难>)

虽然我什么也看不见,可感觉师尊就在我上方坐在莲花盘上,慈悲、鼓励、期待的看着我,好象在说:快快爬起来,大步往前走啊!一阵阵热流包裹着我,痛苦没了。身体虽弱,思想却越来越清醒、宁静。我对师尊说:我这块铁也就这点钢了,承受到头了,请师尊帮我出去,这里不是弟子呆的地方。不停的发正念。绝食30天,邪党“十六大”前夕,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闯出魔窟。

三、明法理 再精進

后来,愚钝的我在无望的寂寞里、红尘的执著安逸中,松懈了修炼意志。整天忙于工作,在名、利、情的琐事中,出不来。没有时间、也没精力学法炼功。滑到危险的边缘。现在想来这安逸心和比较宽松的环境比在邪恶的魔窟里更能腐蚀修炼人的意志。让人不知不觉中沉沦。

慈悲的师尊没有丟下我,2009年12月,我接触上同修A和B,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独自能上明慧网了。学了师尊的新经文,看到国内外大法弟子在宇宙中轰轰烈烈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壮观场面,感动和懊悔的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自己愧对师尊、愧对众生。今天越发感到大法的无比珍贵,自己能修炼大法并和师尊正法时期同在。红尘中的所有考验、所有魔难、所有放不下的东西和得到大法比又能算得了什么呢?现在自己能独立做真相资料,每天讲真相、劝三退。

回首十二年的修炼路,磕磕绊绊,做出一些错事。在利益、强权、生命、信仰面前选择时,我无悔的选择了师尊、选择了大法,我深深的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启悟了我的善根和佛性,使自己在红尘睡梦中醒来,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越来越强烈的感到:心中亮起的那盏“真善忍”信仰之灯,没有力量可以把他熄灭!他的光芒将永耀心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