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挖出共产党的根(三)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八日】(接前文)

五、马克思是共产主义者同盟雇佣的“枪手”

在中国,由于信息封锁和有意误导,人们都认为马克思是共产党的创始人。在西方,由于研究人员能够接触到许多原始的资料,他们发现马克思并不是共产党的创始人。如前所述,光照帮需要对巴贝夫的“空想共产主义”进行更新,于是出现了后来雇佣了马克思在现有文件的基础上整理和更新出了《共产党宣言》,其基本思想和观念早就有了。

1、马克思给正义者同盟办的杂志写文章

1841年,摩西•赫斯(Moses Hess,1812-1875)成立了《莱茵报》。1842年10月,任命24岁的马克思作为该报的编辑(至1843年3月),同年,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莱茵报》编辑部见过一面。在随后的几年里,摩西•赫斯把马克思变成了共产主义者。

1844年8月,赫斯正式把马克思介绍给恩格斯。马克思给位于巴黎的、欧洲当时最激进的、由秘密组织“正义者同盟”创立和运营的刊物《Vorwarts》写文章。1845年元月,在《Vorwarts》表示非常赞成暗杀普鲁士国王之后,法国当局命令马克思和其他人离开巴黎。于是马克思和恩格斯逃到了比利时的布鲁塞尔。

2、马克思和魏特林的争吵:马克思一切听有钱人的

正义者同盟盗用“工人阶级”的名义推行共产主义。1846年3月30日,在马克思家(在布鲁塞尔)召开的“共产主义者通信委员会”(The Communist Correspondence Committee)会议上,马克思和魏特林(Wilhelm Weitling,1808–1871)曾经为了争夺工人阶级的发言权而发生了一次严重的争吵。当时马克思还没有加入正义者同盟。魏特林出身贫穷,在做裁缝学徒的时候,挤时间自学,1837年加入正义者同盟后成为正义者同盟的主要理论家,而马克思出身富裕,根本瞧不起“工人阶级”,称无产阶级的人为“蠢蛋、恶棍、屁股”。马克思瞧不起魏特林,认为魏特林理论水平不够,忽视了对当时的社会进行理论分析(阶级分析)。而魏特林认为马克思缺乏工人阶级的经历,于是触动了马克思的神经,使得马克思暴跳如雷[38]。

第二天(1846年3月31日),魏特林给摩西•赫斯(Moses Hess)写了一封信诉苦[39],并且归纳了马克思说的要点。马克思说的要点包括:(1)要对共产党进行一次清查;(2)可以通过批评那些无能的人(笔者注:应该是指魏特林)并且把他们和财源分开来实现这次清查;(3)现在这次清查非常重要,是为了共产主义的利益;(4)谁有权行使有钱人的权威也可以对其他人发号施令[笔者注:充当有钱人的代理人];(5)必须反对“手工业共产主义”(笔者注:应该也是指魏特林,因为魏特林是裁缝出身)和“哲学共产主义”;……。

魏特林说:“我们讨论的唯一结果就是谁能弄来钱谁就能高兴怎么写就怎么写”,马克思对此说法尤其愤怒(笔者注:因为马克思背后有恩格斯等有钱人的支持)。

魏特林说马克思的头脑里只是百科全书,并没有天才;认为马克思后面有有钱人的支持,一切都听有钱人的,有钱人叫怎么写就怎么写;而魏特林说有钱人可以行使他们的权力来决定资助谁,而作者不管多穷也有自己的权力决定写什么。魏特林后来被赶到了美国。

我们很多中国人不知道的是,马克思生活放荡(wild),大学时代加入了由乔安纳•萨斯卡特(Joana Southcott,据称与Shiloh魔鬼有交道)主持的撒旦教会,成为魔鬼教的一员。马克思还曾经是一个喝酒俱乐部的会长(president)。他酗酒严重,脾气暴躁,花钱如流水。不知什么原因马克思在婚前欠了很大的债务,以致马克思在1843年结婚的时候被丈母娘家逼着签了一份合同:燕妮对马克思的债务不负任何责任[40]。

马克思原来欠的债务加上他由于“革命活动”而找不到像样的职业,结婚后的马克思特别需要钱。从魏特林的信中可以看出,马克思当时(1846年)已经完全投靠了有钱人,有钱人叫写什么就写什么,完全成了有钱人的代言人。大家知道,恩格斯是个大资本家,虽然比马克思年轻,但是比马克思早成为共产主义者。在摩西•赫斯的介绍下,1844年,恩格斯找到马克思,两人一拍即合,开始了长期的合作。了解了马克思当时的个人经济状况后,就明白了为什么马克思一切都听有钱人的,马克思和恩格斯的长期合作为什么这么“亲密”,其实是钱和知识的结合。正义者同盟的另一个有钱人(Wilhelm Wolff)给了马克思一大笔钱,马克思后来把《资本论》献给了他[41]。

除了一切听从正义者同盟背后的有钱人之外,如前所述,马克思在大学时加入了魔教,极端仇视上帝和人类,他在许多诗中表达如何摧毁人类而泄恨。马克思对人类和神的憎恨是正义者同盟非常需要的。

3、马克思是个共产主义者同盟雇佣的“枪手”

1847年5月,光照帮在法国的斯特拉斯堡市(Strasbourg)召开秘密会议,决定在1848年春天发动“革命”夺取政权[42]。这急需理论和宣传上的支持,从而导致了正义者同盟(共产主义者同盟)非同寻常地在半年时间内连续召开两次大会。1847年6月,正义者同盟在伦敦召开了第一次大会,并改名为“共产主义者同盟”。仅仅半年后,于1847年11月,共产主义者同盟又在伦敦召开第二次大会。在1872年德文版的《共产党宣言》前言中,清楚地表明,共产主义者同盟在1847年11月在伦敦召开的会议上,“委托”(commission)马克思和恩格斯给共产主义者同盟这个组织写个宣言。马克思不当一回事,一拖再拖,最后逼得共产主义者同盟在伦敦的中央委员会给马克思下了最后通牒,责令《共产党宣言》的草稿要在1848年2月1日前到达伦敦,否则要对马克思采取进一步制裁措施[43]。这个最后通牒迫使马克思在共产主义者同盟给的文件的基础上整理出一个宣言,就是后来的《共产党宣言》。《共产党宣言》不是马克思的原创,而是在共产主义者同盟已有的文件基础上整理出来的,其主要思想和观点都已经有了,都是光照帮的。

这一切表明,马克思根本不是《共产党宣言》的真正作者,只是光照帮的“枪手”而已。在《共产党宣言》的第一版中,也根本没有马克思的名字,直到20年后,马克思的名字才出现在《共产党宣言》中。光照帮把马克思推到前台作为傀儡的目的之一,是想掩盖共产党的真正来源:一个流氓邪恶黑帮。

《共产党宣言》号称为工人阶级服务,我们知道马克思、恩格斯和工人阶级没有联系,而工人出身的魏特林被排挤走了。其实《共产党宣言》是个大骗局,利用广大工人当炮灰,来达到共产党的邪恶目的。在共产党眼里,工人是“有用的白痴”(useful idiots,列宁的术语)。共产党承诺要人民成为主人,而实际结果是人民成了共产党的政治奴隶。共产党在东欧、中国、朝鲜、古巴等的实践都充分地证明了这一点。

4、光照帮在许多国家发动了暴力革命运动

1848年2月21日,《共产党宣言》出版了。马克思并不是共产党的创始人,光照帮创立了现代共产主义和共产党。共产主义的基本教义光照帮早就搞好了,包括共产主义的无神论和唯物论。

在光照帮的秘密金字塔结构中,进入高级的“神秘”类才能逐渐地知道其真正的目的。每一个级别都是为高一级别做准备的。“神秘”类分四个级别:

第一级别(最低级别):“牧师”(Priest or Pysterbian)。这个级别主要是关于废除人类的道德、宗教信仰、家庭、财产、国家等等所谓的“束缚”,回到人类原始的野蛮状态,以达到所谓的“平等和自由”;鼓动人民起来“革命”,等等。

第二级别:“王子或摄政王”(Prince or Regent)。煽动仇恨,要极端仇视人类的现状,具有极大的热情来改变世界,摧毁王朝、政府和正常的社会秩序等等……进入光照帮高级管理阶层。(前面说的费边社,其执行委员会的一个成员就是光照帮的“王子”)

上面这两个级别还只是“次神秘”(Lesser Mysteries),下面两个称为“大神秘”(Grand Mysteries):

第三级别:“大博士或哲学家”(Magus or Philosopher)。这个级别主要是关于宗教信仰,摧毁“旧信仰”--对神的信仰,实行“新信仰”--绝对唯物论和无神论(但是魏萨普本人是魔教信徒),用这个“新信仰”来奴役人。现代无神论和唯物论是光照帮的政治阴谋,成了共产党的“宗教”。

最高级别:“王”(Rex or King)。“王”是关于“政体”的(polity)。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国际歌》)后,建立一个新的政治体制。在这个“新政体”(new Polity)中,上面说的“平等、自由”都没有了;“新政体”剥夺人所有的权利,建立一个没有人权和道德的绝对独裁的世界政府(所谓的“人类幸福繁荣的大家庭”,“共产主义天堂”)。

我们大致可以看出,“次神秘”的任务是制造“天下大乱”(无政府主义;目的是摧毁人类文明,现在我们应该知道“文化大革命”的真正原因和目的了),“大神秘”的目的属于毛泽东说的所谓“天下大治”(建立“共产主义天堂”)。

从“神秘”类级别中,我们看到了共产主义的真正来源和邪恶本性。所谓的“共产主义人类天堂”真正是人类的地狱!

由于篇幅关系,这只是非常简单地介绍一下光照帮最高的几个级别,现在回到前面的话题。

共产主义者同盟在宣传共产主义的同时(即“笔杆子”,光照帮从一开始就知道和重视“笔杆子”的力量),光照帮在暗中通过其控制的各国大东方组织(尤其是法国大东方共济会,Grand Orient of France)于1848年在许多国家,如法国,意大利,德国,匈牙利,瑞典,奥地利,捷克,丹麦,瑞士等[44],组织和发动了暴力革命运动(即“枪杆子”),所以1848年又称为“革命年”。现在我们知道了共产党为什么重视“笔杆子”和“枪杆子”了。

由于这些暴力活动,比利时当局逮捕了马克思,并且把马克思从比利时驱逐出境。于是马克思回到了巴黎,1849年,回到了德国科隆(Cologne),成立了《新莱茵报》,因为煽动武装暴乱,报纸被普鲁士当局关闭。马克思又回到了巴黎,但不久又被迫离开巴黎,从而在1849年5月,逃到伦敦避难,一直到死。

……

(待续)


参考资料:

38、JB,p287-288
39、http://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1847/communist-league/1846let1.htm
40、Sheila Rowbotham, "The Tale That Never Ends", The Socialist Register(1999), p344
41、MA2,p6
42、JL,p79
43、Bob Beamish, The Socialist Register(1998), p231。1848年元月26日,位于伦敦的共产主义者同盟中央委员会的命令到达了布鲁塞尔。命令说:“The Central Committee charges its regional committee in Brussels to communicate with Citizen Marx, and to tell him that if the Manifesto of the Communist Party, the writing of which he undertook to do at the recent congress(注:指从1847年11月20日到12月10日开的大会), does not reach London by February 1st of the current year (注:指1848年), further measures will have to be taken against him. In the event of Citizen Marx not fulfilling his task, the Central Committee requests the immediate return of the documents placed at Citizen Marx's disposal.”
44、NW2, p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