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欧洲天国乐团促進修炼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九日】二零零六年我的姐姐跟我说,一个欧洲天国乐团要成立,她想参加。她问我是否对此也感兴趣。尽管训练的地点离我们很近,但是我没有参与的兴趣。少年时我在一个管弦乐团吹奏了七年,以后渐渐失去了兴趣,再加上没有那么多时间,就停了。虽然我以前喜欢乐器,吹的也很好,但是当时我还是有很强的执着心,没有重视这件事情。姐姐接着告诉我,乐团缺少能带领别人的好的乐手。这马上触动了那颗执着心,我回绝了她的建议。

那时我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种怕心一直存在着,直到我悟到了并且想修去它。这是给我提高的一个机会。师父在《转法轮》中写着:“因为你一害怕,就是恐惧心,那不是执著心吗?你的执著心一出来,不得去你的执著心吗?越害怕,就越象病似的,非得把你这个心去掉不可,让你接受这次教训,从而去掉恐惧心,提高上来。”同时也显露出我的执着心,不愿意辛苦的教别人,更愿意自己吹。

第一次训练姐姐和她的家人回来后非常兴奋,鼓励我参加乐团。乐团的负责人也给我打电话,问我是否可以帮助黑管组。我先是在电话里又回绝了他,可是我却由于好奇询问姐姐有哪些曲子。很快我就掌握了所有的曲子,参加了下一次的训练。可是我带着一个很自私的想法:以后我只在活动中吹。这样已经付出了很多,我没有时间再去做更多的大法项目。

在训练时开始我单独练习,但是有些学员是第一次吹黑管,需要帮助。他们问我许多问题,我很高兴能帮助他们。这令我感触很深,忽然感觉我应该为这个重要项目出力。师父用如此慈悲的方式让我悟到自己现在应该帮助黑管组,我几乎没有其它的选择。当我把普世价值的善摆到更重要的位置时,我的心里的怕越来越小。

欧洲天国乐团成立后,在很短的时间内越来越多的学员加入到这个项目中。我们第一次演出的日子即将来临。虽然其他许多学员演奏知识的缺乏程度令我吃惊,但我看到他们的努力和用乐团形式救度众生的愿望。此外我感觉到负责人的沉着与信任,同时我相信法。一切進行的非常顺利,观众非常兴奋的给我们鼓掌。

在之后的训练和活动中我的许多执着心暴露出来,如不耐烦和愤怒。当其他成员不能按照我希望的快速進步时,当我们在路上得很快吃饭而引起恶心时,或是害怕总是要和一大群人相处,这在开始时对我都是很大的障碍。悟到和去掉这些不好的东西和习惯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经常会受到打击,感到失望,感觉好象没有意义。但是师父一直点化我帮助我从新站起来,非常谢谢师父!事实上在多次打击后我真的能向前看。

同时我也经历了许多美好的时刻,使我一直在天国乐团这条路上走下去。在演出中我感觉神圣,与其他乐手融合在一起。在游行中我经常感觉到,自己在一个闪光的强有力的光链中,这个光链有力的向前推着我。观众兴奋的脸庞令我高兴,经常我的泪水禁不住夺眶而出,因为我知道,他们等待了我们多少千年,我很自豪自己是这个强大团体中的一个粒子。

作为一个乐团我们欠缺足够的演奏能力,协调人付出很多努力来改善这一情况。他们决定在欧洲不同地区安排负责人,進行定期音乐训练,以便从音乐水平上和根本上改善,起到大乐团的作用。

有比较多的成员住在德国,所以德国分四个区域進行训练。当总协调人通知我让我负责慕尼黑区域的时候,刚开始我吓了一跳,随即想到,肯定把我跟别人弄混了,过去也曾发生过这样的事。因为我很安静不显眼,我非常确定她搞错了。并且我住在离慕尼黑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因此更不可能安排我。我又给负责人打了电话,向她解释,但是协调人非常肯定的说,就是你,我们认为你能胜任。

放下电话我感觉好象是师父的话。这又是一个师父慈悲的安排,让我必须去怕心。内心里我跟自己作斗争:我如果拒绝了,就意味着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对于我来说这次我别无选择。我也想起第一次训练时师父安排的珍贵的机会。这时一个同修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就象师父派她来帮助我减轻难度。她给我打电话,发来日程安排邮件,这样一方面可以激励其他学员,另一方面也让他们知道做什么。受到启发,我做了一个适合成员不同音乐水平的日程。

在发第一封邮件时我出现了许多怕心和问题:时间对所有人都合适吗?他们承认我来负责吗?能来足够的成员使练习有意义吗?不会影响我做其它项目吧?等等。这些想法试图阻止我发这个邮件。但是我从新告诉自己,这是我的任务,不管会发生什么我必须去做,随后我把邮件发出去了。

又得到了那个学员的帮助,她鼓励所有在这个地区的成员,大概十个成员同意来练习。我很惭愧,因为那个学员做的其实是我应该做的,我想她更适合做这个负责人。一方面我高兴有这个聚会,但又想这样需要很多时间,又想到:如果我出洋相被笑话怎么办?我在这个任务中成长起来了吗?各种念头掠过我的脑海。

小型地区训练的那天我起的很早,一直在努力排除不好的想法。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使我感到恶心,但是我的头脑清醒。不管发生什么,就是要把这件事情做下去。我十分确信师父在帮助我,即使我出了丑,师父也会在后面支持我。这样我慢慢平静下来,当我到达慕尼黑时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我感觉非常好,整体都充满愉悦。我发现给别人的越多,越替别人着想,得到的回报越多。能量场非常强,大家都努力做到最好。我觉的自己身体轻飘飘的。

二零零九年整个夏天到十一月我们都進行训练,从中我积累了经验。每次训练后我自己也更加自信,我感到非常幸福。每次出现困难我都能很好的排除并找到解决方案,同时我也发现自己逐渐的更加有耐心也更加能承受。我悟到,用强迫的方式是什么目地都达不到的,即便同样的错误总是重复发生,忍才是最关键的。通过此事我经历了奇迹。

我还有许多要修炼的地方,但是我非常珍惜这么好的机会,将继续坚定的走好这条路,愉快的履行自己的誓约。

(欧洲天国乐团二零一零年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