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走出欲望迷惑 纯纯净净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七日】我是西北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今年三十七岁,曾任中央某部直属企业副总。因追寻真理,于一九九三年夏有缘得闻法轮大法。今写出我得遇大法的一些曲折和心路经历,希望他人引以为鉴、少些弯路。

迷蒙不知有护佑

记的童年五、六岁时睡觉常做同一个梦,梦中每次都沿着无边无际的大道飞奔向远处的地平线,总也跑不到头。幼年体弱,对吃喝也不怎么感兴趣,就贪玩。

家里奶奶会用草药和咒语为人治疗皮肤病,有人医院治不好的皮肤顽疾经她一叨咕搽点药汁,几次就好了。她从来不要人家钱物的。听家人说小叔父因家贫从小被人抱养到秦岭深山,他有法术能翻山越岭追捕野猫、一百多里山路他两三个小时就回来了。看过《转法轮》明白了他当年早逝是因为炼邪法、奶奶用的是祝由科。

我从十岁起开始自己要求自己静坐五分钟,强忍着不去贪玩,自此开始收心学习,每天写日记自省当日过错。

一九八八年,当地有道士办武术培训班,我极力要求参加,家长怕误学习,就一起带我去见了那个道人。道人问我:“学成功夫,别人打你怎么办?”回答:“那肯定惹着人家了。不还手,让他打,气消了就不打了。”接着问:“你没招惹他,他就打你,往死里打,你怎么办?”回答:“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事。那或许是我上辈子打了他吧,我不会还手。如果打死我才能让他解气,那死就死吧。”我意识中修道人就该这样子。见那道人笑了,我心里为自己的回答暗自高兴,却听那道人说:“那你学了跟没学一样嘛!”我哑然无语,内心挺失落,明白那道人没得真传。

一次回家的路上,看着雨后的远山近村很美,便推着自行车,欣赏山川大地,就思量:我在天地间,宇宙天地既然生了我和万物,那么我与宇宙天地万物必然有某种相同的共性:“道无处不在”,这种共性应该就是所说的“道”。我想着他日若学有所成,教给大家,少些无谓的纷争,让大伙儿都能健康宽容快乐的过日子。这时一股热流从头到脚涌遍全身,出了身汗,感觉每个汗毛孔都在呼吸了。多年后,一次和人聊天才想起这个事儿,那是《转法轮》中讲的 “灌顶”。

那时隐约有种认识,道生万物,我现在一无所求,他日必无所不有。见到同龄人追逐物质享受、迪斯科等许多潮流引发我世风日下的感触,笔杆上刻下“弃人之求,求人之弃”,清心寡欲,逆欲而为。因为内心纯净,各科成绩非常好,每晚自省后感到心境澄澈。万事皆可入道,是谓“得意忘象”;心境提高后干什么都能知其神蕴、明其易理、善其形意。真修大法者,投身各行业心有所悟、必有所成。

一九九零年遭遇了一场爆炸事故,当时濒死景象中自己是在茫茫太空星际之间,有思维却不记的自己是谁?我是谁?我怎么在这儿?拼命想,很久很久才象拼凑玻璃碎片一样,慢慢恢复了记忆。心想:我得回去啊!可是好象得有个回去的理由,我当时想到的竟然是:我还没结过婚呢!我回来了,醒了,可或许正是这个要命的理由带来了以后情欲中的魔难。

此后数年重伤拖病,期间博览了县城图书馆能借到的各种中外哲学及名著,在有思想含量的纸堆里寻找真理。印象深刻的是看到唯物主义书籍时,按照某个定义去思考,突然我的大脑象被割裂一样撕裂着、不很疼却很难受!自此落下个无故头疼的毛病。直到后来听师父讲法录音时睡觉,却一字不落都听進去了,那个头疼的毛病也没了。

追求功能未進班 一念之差误机缘

九三年夏天,在一本杂志上见到李洪志师父讲的功理“真正决定你层次高低的功是修出来的,而不是炼出来的。”(《转法轮法解 》)“心性多高功多高”及法轮功功法图解。当时就觉的这次是遇到真传的功法了。后来有了《法轮功》一书。当时因为未见过师父面,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法轮没有、师父认不认我这徒弟。一天中午打坐,刚闭眼坐下来忽然就眼前一亮:一个皮肤白皙的丰腴裸女揭开门帘微笑着出现在两三步外,那清晰度超出平生所见!向我走来!我想,这是谁呀?哎,我不是闭着眼睛吗?怎么会看见的?我急忙想睁眼睛看看怎么回事儿?起初几下竟然没能睁开象被粘住的眼帘,更急了,用了几乎全身力气睁开了眼睛察看——房间里外边房间啥也没有!这才恍然大悟是遇到书里讲的色魔了。这个关没过好,当时被吓着了,好长时间不敢打坐。

当时同学中也有练其它功法的,对那个所谓三五天治病的报道感了兴趣,还照报道地址写了信,泥牛入海不了了之。这一念之差导致的后果太严重了——等了一年多都没得到一点关于开办法轮功学习班的消息。我和爸爸都急切的想参加法轮功学习班(抱有得法轮的心),写信寄给北京法轮功研究会,后来接到署名王治文的回信说近期内没有办班消息,有消息再通知,让我们找近些的辅导站学功。家里人都等着一有消息就赶去学;如果费用允许的话,爸爸也想去学。甚至想到长春去找师父,可是看回信中王治文说师父一直在各地传功。

后来邮购了讲法录音、录像带就一直自修。到九五年十月得到《转法轮》当天通夜读完,对于生命、科学、时空、真理等一切迷惑全没有了。欣喜之中几天都没睡着,也不困。这个时期开始了情欲磨难,而我没从根本上意识到这对于修炼人的严肃成度!所处的年龄段和学校环境恋爱成风,老师同学都赞赏的我成了学校里好多女生明里暗里追求的目标。春风得意误实修,失缺的是永远也找不回来的!

在此期间,有一个单掌劈砖的趣事。有一天闲暇无事,心想我断断续续炼了也快两年了,功夫有没有长上来啊?当时学校正搞修建,就找了块砖头,提到僻静处,凝神静气,一挥而下,断砖落地。谁知这个镜头被一好事的同学暗中看了个正着,嚷嚷开来,引得一圈男生们顿时个个磨拳擦掌。他们都膀圆腰粗的,却没一个能打断。他们回头拉我过去,看着我的胳膊细的女生一样,觉的不可思议就非缠着我露一手。我也有疑虑:是不是刚打断那个砖头有暗伤没有发现?就又一次凝神、落掌、断砖。大家都惊叹说:法轮功是真功夫啊!随后有同学借书看过,却没有一个愿学着炼的,可见表演不能真的打动人心。

为了尽快提高,九五年我去过附近公园里的炼功点:见到多是为了健身的妇女老人,说些无益修炼提高、不值切磋的话题。我失望之余,便再没有去集体炼功。

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开始后,一个下午,妈妈在家里急急的叫我去看《焦点访谈》,原来天安门“自焚”假案播出了。看过几个镜头后,我和爸爸都觉的很气愤:“这几个人怎么能算炼功人?按书中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的才是炼功人!书里白纸黑字不能杀生!师父讲过自杀也是杀生啊。”“姿势都不对还说炼了几年?这不胡说嘛!”

铺天盖地的中共抹黑报道,使经受过文革迫害的父亲明白了:这是有预谋的一场运动(迫害)。全家人迅速把所有书籍音像资料从此封藏保护起来。家人当年面临各级单位组织交出书籍资料的压力,回来问我怎么办,我说:“这些书比我们命值钱!就算我没了,这书你们也得保存好、传给后人。”当年一个顾虑职务而带头毁大法书的人半年后急病而逝,修炼不是儿戏,这是现报啊。几年后其中一套最新的大法原著给了当时资料奇缺的外地同修。

那个时期一度也曾迷惑难醒,是真的假的?这功存不存在?我是在很清醒的状态下真的见到色魔了!这个物质世界已经认识到的物理规律不是明明白白的摆着吗?怎么就没有更高的规律呢?我想如果不存在大法就没有真理了,那么这单一物质时空的宇宙存在还有意义吗?大法肯定真的!还得炼!

放弃私我出情欲 至真至爱为众生

在走入社会后的利欲沉浮中,我渐渐忘记了修炼,在常人工作中尽心尽力的追求项目承揽的完美艺术境界,并因为业绩出众被任命负责公司全盘项目承接业务。当时想或许是阅人多了吧,与许多人打照面时,我能感知他的脾气秉性喜好,有时从人脸上便能够看到他主要的病症所在,而我没有学习过相面术和中医望诊。任职期间我接洽过许多大的项目,其实只是用了细节渗透的暗示来达成心照不宣的默契、公事公办的程序、点到即止的个人用语、甚至于有些项目都没有请客吃饭就搞定了,从而为公司节约了很大一块儿前期费用。对比之下,在当时当地,同行多家公司几年来花着钱上上下下打点都揽不下几个项目。同行、连了解我每步工作计划的公司老总都是非常纳闷儿,我最多拜访三次就能知道成不成。后来听到师尊讲法录音中关于“奶白体”的法理,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去感受别人时,是在污染自己。以后就不再有意去做了。

在常人心如鱼得水的几年里,老板授权我全面插手公司事务。青年人“为了什么目标奔一奔”无异于背道而驰。后来我的权极一时让其他同事包括老总都暗生妒嫉,我心知肚明并严格自律不断化解,最后还是被离职,迄今那老总还心怀歉疚、因为该公司一直靠我当年的客户在维系发展。久梦不知身是蝶,水清安识我非鱼。

零五年吧,我在河北石家庄進井陉县城的铁道桥洞里见到红漆写的“法轮大法好!”这是迫害后第一次看到真相标语,很震撼!在当地听到街边摆摊的老人说当年的宾馆招待所都关满了炼功人,几年下来剩下炼功的人说自己只要活着就要炼。虽然没见到他(她)们,但这话和标语唤醒了沉迷的我。

此后我有意去掉自己在职场中养成的假面具:套话、表情、语言拿捏、衣着、发型等,身心发生了一些变化。走進大法后,我一身轻、走路象踩着弹簧、好象都记不清楚什么叫累了。前年竟然有客户正经其事的要给我介绍对像,一方面因修炼而看着比实际年龄年轻、一方面我没有了老油条的世故,思维有时也单纯像小孩。

后来几番情欲困扰,那是一段不齿的灰暗日子,因为自己想过好日子、没摆脱常人拿感官感受为行为标准的那种对欲望的根本追求,不能发自内心的以师父讲的法理行事。屡次跌倒在同一个泥坑里,当我真的有一段日子身处“完美天成般的幸福”中时,深夜的我独自感受着从未有的失落、无望和来自生命深处的后悔!我很明白自己再也回不到常人的幸福中去了,我在自欺欺人!一次犯下大错后,眼前感觉有东西砸下来,流光溢彩、头顶上像放烟花一样持续一昼夜,我想是掉下来了、前功尽弃!

迷失于追求常人完美爱情的日子,是那么孤独寂寞,感觉总在漫漫黄沙的世界中没有目地、没有希望、举步维艰的跋涉着。最终我是这样走出来:爱一个人就应当以她的幸福快乐为目地,又何必在意她的伴儿是不是你呢?爱她就要包容她的全部。真爱一个人就该为一个人好。什么是真好?让她世间得的多一些吗?那几十年后不是还得还债?末劫时期啊,先保命,让她明白真相;依其脾性引导她一步步了解大法法理,让她的生命存在境界得到更完整的提升,不是更美好吗!你真的爱过一个人吗?你爱的够真、够深、够彻底吗?真爱过,你就会“完完全全为了他人活着”走出私我、爱所有世人,你就会象看孩子一样去对待他们,慈悲的面对为魔所驱、为欲所迷的常人。爱她们就让她们明白真相,发正念为她们清理邪恶困扰,引导她们对自己言行的自省,给她们选择永久美好未来的机会。真爱是对生命的慈悲救度,是师父在《转法轮》开篇就讲的“负责”。

我们被师尊呵护着,法中众生无不在师尊无量的慈悲之中。

举事必循法以动 外相必随心归正

要断掉外物勾心的路,必须从法理上对勾心的事有更高的认识!如男女之事,声色犬马之图系其心,迷欲贪欢之念惑其心,修者皆想断之。男女之事不过是我们分子时空的一种物种繁衍方式。人体自合阴阳可以修出众多高境界中的生命体,你怎么能让一个最低时空的物种繁衍行为把你框住呢?只有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从新认识自己和宇宙,才能不被世间表象所惑,跳出对人的执著。法成宇宙成众生万物,众生背师离法必然自毁。

放淡欲望的过程中,环境也悄然变化着。当年婚后不久就发现,妻子承传了来自她母亲的一种夹杂暴戾的极端怨恨,总在经期前后莫名爆发。记的一次她又被那东西控制,象变了个人似的追着我吵闹不休。最后见我不搭理,她就抓起茶几上的大烟灰缸照着我脑袋就砸下来。当时我心里平静没有计较,那瞬间就觉着有什么碟片样的东西在头顶挡了一下、轰的一声眼冒金星,我身上除了碎玻璃碴的些微划伤、没有什么。她打完走了。我站起来抖落了玻璃碎渣,打扫时惊讶的发现直径接近一尺的玻璃缸竟然全部都碎成了桔子瓤一样的细丝状。

随着我的心性提高,后来妻子也开始了断断续续的看书炼功,也渐渐淡忘了性事。现在的她更像孩子,很规律的每晚到点就犯困。

曾有几个月一家聚全的日子,七十岁的老爸会用电脑看明慧网文章,一直因怕而反对学法的老妈也主动要求退党并自己要求听师父讲法录音,儿子也开始经历“苦其心志”的麻烦事,妻子也在学着用大法化解单位同事间的矛盾。那是一段大法福临我家祥和安乐的美好时光,同修笑说我是方丈。我却知道,因为自身不精進、没能负起这个责任,致使家人不和、离散几处,甚至有亲人被监禁(直接影响到更多亲友们接受真相)。

因为自己不精進,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造成很多难关积的很大。后来大难之所以能过去,就在于最后把自己的一切‘私我’放弃干净、完完全全的为别人考虑,很快所有的人事纠结都会化解掉。

放下私我无独修 循法以动共明慧

零三年,我遇一当年偶有书信往来的同修而结缘明慧网,开始摸索电脑。几年下来,无论走到哪儿,都被身边人视为电脑高手。当我掌握手机破网后,觉得按几下就能上明慧网见到师父了——这方便应该让更多没有电脑的同修也能随时随地看到应该多好啊。但在这个城市里唯一认识的阿姨同修,因为她换号失去联系。我心里求师父帮助,第二天阿姨同修来了电话,并陆续介绍了另外同修给我认识。

在与老年同修的接触中,见她们整天扎扎实实做三件事,那雷打不动的每天付出和忍耐力、承受能力让我很惭愧。也有受邪恶骚扰多年的老年同修抱着‘给自己树榜样,学人不学法’,有依赖于用身体感觉外界变化来验证自己修为及法理的执著,如同当年劈砖试功夫的我。

感觉害人,感觉啥也不是,却能形成常人愚见的框框限制你误导你。你觉的应该怎样(这不就是在求嘛!),那么就给你你想要的!炼功人应该放弃所谓的已有的悟道,纯纯净净的循法理行事,为境所惑、为形所困都因存有私我之心。低神乱法不正是它们执迷于自己境界的一点东西而自以为是的惑害世人得法吗?它们与迷于肉眼感官的常人不都一样吗?它们明知不二法门的理,竟欺主犯上!真是拿师尊的无量慈悲在耍戏!

炼功人依照师父讲的法理去从新认知世界,从新认识自己和宇宙,才能做到“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转法轮》〈论语〉)才能看透红尘、分清真我、不为外物所惑而动心。随着正法结束的临近,个人觉的大法的门槛越来越高了;宽松环境更是像温水煮青蛙一样的在不知不觉中使有执于形的炼功人被陷入“温柔的迫害”被邪悟。最近悟到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其实就是炼功人在世间的必然状态,功法要领与功理所带来的修炼者在世间的必然表现。

那几年玩智能手机的执著让我积累了几乎所有手机软件的使用经历,后来在‘天地行论坛’里及时提供给需要的人。其实我的资料点组建及办公自动化的技术大都是在明慧网和天地行论坛学来的。

读明慧网同修交流文章,跟上整体步伐,纯净提高自己。

我没成为世间的爱因斯坦,可我幸运的找到了爱因斯坦包括许多先人终生渴望而不遇的真理!大法是真正的科学,只有修炼者能悟其博大精深之一斑。大法必将成就各宇宙范围的真正的科学家(佛陀、觉者)守护者,因为大法是宇宙生化的根本规律所在。修炼的最捷径是直指人心、做好师尊讲的三件事!

末劫闻道得法、别无所求,回顾往事,方觉已然道中!难禁热泪潸然,合十谢师恩!

后记

我属于不精進的那类学员,很羞愧写出这些经历。几度沦为常人,可大法的种子已经深植在我生命的本源中,此刻的我愿意放弃所有,一定要做好三件事,我因大法而存在!

明慧网第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