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救度可贵的中国人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从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七年八月我打的是制止迫害电话,确实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二零零七年九月到现在打的是回拨电话。二零零七年八月到二零零九年每周一到周五每天从四个电话增加到六个电话。由于自己最初正念不足,救人的心不很迫切,所以在二年时间内只劝退了三百九十四人。表面上看来也在做三件事,其实是很不精進。通过静心学法、背法和同修真诚的帮助突破一关又一关。从二零零九年十月开始,每周星期一到星期六每天打二十个电话。由同修帮助下载。截至二零一零年九月共劝退了一千六百零二人。

下面我把打电话中一些感受与同修交流。

一、信师信法,正念十足

能够坚持打真相电话全靠正念,从内心深处坚定的信师信法。师父叫做的事,做到家,做到底,做好。师父叫做的事一定能做成。师父要求每一个大法弟子要学好法,并指出正念来自法。我每天除了学一讲《转法轮》外,还要背一段法。集体学法没有特殊原因一定要参加。这是使我坚持打真相电话的根本保证。

每次打电话前一定要发正念:清除干扰我向中国大陆众生打真相电话的一切邪恶生命和邪恶因素,清除来接电话的众生背后的邪恶因素。让他们用心听明白真相内容从而得救。这样很快能静下来,用很纯净的心态去打电话,效果比较好。

打电话要有时间保证。每天早上发完正念后,炼两小时功,再发一次正念。八点钟左右开始打电话。晚上再把早上没有人接和关机的电话再打一遍。如有时间再把以前没有听完真相的电话再打一遍。

通过打真相电话使我对“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这一法理有更深的体悟。大家知道中国人被共产党毒害的太深了。道德败坏到惊人的地步。要在几分钟或十几分钟或更长时间内向他们讲真相,他们就三退并得救,这个事我们根本做不到。这些事是师父在做。只要我们有救人的心,师父就帮的。因此我越打越有信心,坚持到现在。

今年二月份圣路易办神韵演出。一月下旬,我除了早晨坚持打电话外,十点后就和我老伴(未修炼,八十多岁了)走出去发神韵传单和特刊。当时冰天雪地的,走三、四个小时也不觉得累。因为想多发传单,特刊,使更多的众生看到神韵演出的信息,买票看演出得救。十多天下来了发了两千多份传单,但这个月劝退的人数是最多的,有一百八十个人。要是没有师父的加持是不可能坚持下来的。

遇到干扰要向内找、用正念排除。今年七月三日,我的老伴突然得脑溢血,住進医院。我立即意识到这是旧势力对着我来的:看你还能不能坚持打真相电话。因为我们家的家务事基本上都是老伴在做,这下家务事就落在我身上了。儿媳要上班,孙子要上学,我不能不做。出院时医生交待,老伴身边要有人照顾,不能跌倒,否则就没有命了。但我心里非常清楚,必须多发正念,要向内找。过去对老伴关心不够,每天只想做我的事,很少跟他说话,家务事除了熨衣服外,只是问他需不需要帮忙。他总是说,不需要。我也就不主动做了。这太自私了。被邪恶钻了空子,才造成了干扰。

由于自己不断的发正念,老伴出院四天后,病情有了好转,脑袋也清醒多了。我就对他说,你早上睡到十点钟以后,等我打完电话再起床。他同意了。这样每天早晨照样打电话,七月份还退了一百一十八人,八月份劝退了一百三十七人。通过这件事我深深感受到大法弟子不管遇到什么干扰一定要有正念,不要人心。向内找是法宝,才能坚持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人。

二、真相一定要讲到位,才能把人救了

我打电话的稿子分三个部份:先讲退党信息,再讲法轮功真相和迫害真相,最后再给退党服务中心的电话。前两部份连续听完的一般都退。当然也有个别不退的,但态度很好,这样的就要多次打。

例如在二零零九年十月我给一个公安部的人打真相电话,他的态度很好,我边讲,他就说,“讲下去”,很愿意听。最后我问他入过党、团、队没有,他说都入过。我说:“那我给你取个名字把它退掉。”他说,“大姐,我是公安部的,我不会退的。我好不容易爬到这个位置上来,我要赚钱。”我说退党保命,该有的你会有,他就挂了。我再打过去不接了。同年十二月的一天又给他打,把西班牙和阿根廷法院诉江案给他讲了,后来他说来人了就挂了。今年四月一个偶然的机会又看到他的电话号码,可能是师父点化我,我马上打过去。不仅讲了三月十六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的六零五决议案的内容,还讲了共产党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主要讲了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他说:“大姐,谢谢你,你真心为我好,你就帮我取一个化名把它退掉。”这时我真为一个生命得救而高兴。

一位大学生接通电话,也很用心听完真相内容。我就问他是党团队员吗?他说是。“我给你取一个化名把它退掉。”他说不退,就挂了电话,再打也不接了。我就想这是为什么。我想起了自己读大学时尽管亲自经历过一些邪党的整人运动,但生活在谎言下,对邪党的邪恶本质认识不清,后来在工作单位入了党。直到读了《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后才真正认识到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二零零四年十二月我在大纪元网站上退了。过几天我又给那个大学生打电话,给他放了一评共产党是什么的录音,他听完了,也退了。后来给其他大学生打电话也放了一评,也有人退的。

有的人听了第一部份就挂了,我马上接着打过去。听完第二部份退的是多数。有的对共产党恨之入骨,一听第一部份就大骂共产党。一个山区的农民在电话中说:共产党太腐败,我希望共产党马上垮了,那才好呢。问他入过党团队没有,他说没有,这个山区很穷,没有钱上学。然后我就讲法轮功真相,他不听,还大声的说:共产党坏,法轮功也坏。我说一句他就顶一句。我马上发正念,过一会吵闹声小了。我很平和的说:“小弟,你能不能听我说完了,你有什么问题再提出来好吗?”这时没有听到吵闹声了。接着我把法轮功真相和迫害真相告诉了他。特别是当我讲到“天安门自焚”事件时,他哼了一声。最后我问他,“你有什么问题提出来吧。”这时电话那边发自内心喊出“法轮功万岁!”我听了感动的流泪,同时告诉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好,大姐,我谢谢你。通过这个例子,我深深感受到真相一定要讲到位,才能真正把一个生命救了。

三、世人都在等着被救度

下面举几个例子。一个福建女士,听完真相后,马上就说:我们全家三口都要退出少先队。我问他你先生在现场吗?她说:“他出去了。”我说:“他要亲自表态才算数。”她马上就说,我们早就商量好了,只要我们两个中任何一个,听到劝退电话就一起退掉。我就帮他们退掉了,并叫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位司机正在开车,他说听不清,叫我晚半个小时打过去。打过去后,他非常爽快的就三退了。他说共产党确实太腐败了,早就该垮了。我叫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记住了,又说家里还有党员和团员,但不住在这里。我说我明天再打来,让他先问他们愿不愿意退,自己取个名字。我在网上给他们退掉。他说行。第二天打过去,他的爸爸、三叔都退了。他说,他爸爸说早就想退,但是不知道在哪里退。

一位长春某机关的男士听完真相后,他说已经有人帮他在大纪元网站退了。他说:我是你们师父的老乡,你们师父是好人。他们单位也有人想上大纪元网站去退,但上不去,问我你能不能帮他们退掉。我说:“可以,但必须得亲自表态。我明天再给你打电话,你先去问他们愿不愿意退,自己取个名字或用真名退掉。”第三天打过去,有一个用化名退了,其他五个都用真名退的。

一个广东某工厂的质量检验员,接通电话后就问我怎么知道他的电话。我说:我退休前是教师,我有一个学生在你们广东工作,我把他的手机号码加一个或减一个数字就打到你那里了。这样他就放心了。听完真相后他很快就三退了。他告诉我:中国的贪官太多了,老百姓公开骂共产党。我告诉他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必然。他现在得赶快叫他的亲朋好友退出来。共产党垮台后,中国人就会好的。他说下一次你给我打电话,我会先问他们退不退,然后记下他们的名字,你就帮他们退掉。我说好。后来打过去几次一共退了二十多人,现在还保持着联系。

最近反复学习师父新经文《再精進》,对比自己三件事还是做得很不够。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很远。打电话的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由于平时修的不扎实,对待众生反映出来的问题不能用善心救他,有时导致了众生失去了一次被救度的机会。现在想起来非常痛心。有一次打真相电话,刚讲了退党信息,他就骂人,骂的话不堪入耳,而且不停的骂。这时我心里很恼火,一下子就把电话挂了。这真是不应该。过了一段时间,我又给他打电话,他不接了。师父盼着弟子赶快跟上来,我们必须精進,精進,再精進。

(二零一零年芝加哥法会发言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