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当地华人讲真相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值此美中法会召开之际,我想和各位同修交流自己向当地华人讲真相的点滴体会,不当之处还望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说:“到华人多的地方去讲真相,救度被毒害严重的华人社区。”

从师父的讲法中,我悟到了向华人讲真相的重要性,我们城市的讲真相点建立以后,我利用周末的休息时间,尽量的多到讲真相点上向华人讲真相。在整个讲真相的过程中,我深深体会到,其实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一个修炼的过程。

突破自我,讲清真相

我小时候是一个不善言谈,性格内向的人。但是要讲真相,就要和更多的人接触,特别是要和更多的陌生人面对面的聊,这对我是个“挑战”。但是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自己的使命和义不容辞的责任,所以这个内向的习惯就成了我必须突破的东西。我记的一开始在真相点的时候,我站在那里,看着眼前来来往往的中国人,心里胆胆突突的,觉的我的嘴被胶布糊住了,怎么也张不了口,看着我身边的同修匆匆忙忙的追赶上一个又一个的中国人,把真相资料递到他们的手中,我心里就在想,我什么时候能象这位同修那样呢?那该多好啊。有时候脑中冒出个想法,觉的那样做对于我自己是“不可能的”。但是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后天的观念阻碍着我去救度众生。我想我一定要突破这层东西,面对面的把真相告诉对方。我决定多去真相点,这样才能渐渐的冲破自己不爱说的习惯。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从修炼一开始就牢牢的记住了这句话,不管遇到任何事情,我都会想想,这件事情是不是师父让我去哪颗执著心。我们的修炼路是师父安排的,所以在我们遇到的事情中一定没有偶然的事情,遇到的任何事情都与自己的修炼有关,都是师父安排让自己提高的。当然我面对的突破不爱说的习惯,向中国人讲真相自然也是修炼中的事了,其中必定有师父安排我去执著心,提高心性的因素。我向内找,发现表面上是性格内向,不爱说,但内心里是有爱面子,虚荣,求名等执著心。很怕遇到对大法有误解的人,被他们羞辱或是嘲笑,伤面子。我想师父一定是安排我向中国人讲真相,救度他们的同时去掉自己形成的爱面子,虚荣,求名等肮脏的执著心。

明白了这一点,我的心里反而有些踏实了,既然是师父安排我去执著心,我怎么着也得去啊。所以我开始拿着真相资料“硬着头皮”给一个一个的中国人送去,“您好,我这里有免费的资料,您拿回去看看吧。”大部份人都会说:“好,谢谢。”我开始发现,其实讲真相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难。随后,在同修的建议下,我总结了个小经验。等人们从超市买完东西以后推着购物车往后备箱里装东西的时候,等到他剩下最后一个购物袋要装车的时候迎上去,把资料递给他,说句客气的话,然后说:“我来帮您把购物车送回去吧。”这样的话,很多犹豫不决的人也会把资料收下,然后说,“谢谢你啊!”

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和陌生人说话对我而言渐渐的变的容易起来。我想在真相点上就有点象是云游,能遇到各种人,有时会被讥笑和辱骂,但是我们要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摆正和他们的关系,我们是在救度他们,不能被他们的行为所带动。

转变观念,众生得救

随着自己观念的转变,明真相和想要来了解真相的人越来越多。

记得有一次,一对年轻的夫妇俩好奇的来到我们的真相点前面,问:“这是什么呀?”我告诉他们这是一些真相资料,都是国内看不上的。那位男士说,“是,在国内这些永远也看不上。”我指着一本《天安门假自焚案》的小册子说:“你听过天安门自焚吗?其实是共产党诬陷法轮功的。”还没等我详细说,他说:“我听朋友说过,我知道那都是假的。”他们说他们是从大陆刚刚来美国不久,各样的小册子和光盘基本他们都拿了一点回去看了。过了一段时间,在真相点又碰见这对年轻的夫妇了,不过这次多了一位男士,看起来象是他们的朋友。没想到这位男士还没去超市里买东西就直接把他的朋友领到真相点了,来了以后好象我们已经很熟了,上来就对他的朋友说:“你看看,各样的都拿点吧。”原来是这样,这位男士一定是上次回去看了资料觉的不错,这次又推荐他的朋友来看了。

讲真相的过程中,要看对方的接受能力并且要顺着对方的执著讲。有一次,一位年长的老者迈着蹒跚的脚步来到真相点前面,看到《九评共产党》的光盘后,说:“我不用看,共产党的历史我比你们了解多了。”这位老者看起来有七、八十岁。我身边的同修并没有气馁,虽然这位老者已经走出去几米远,同修还是拿着份资料追上去,说:“这个不错,您拿回去看看吧。”紧接着我也赶忙迎上去。没想到这时,老者打开了话匣子。他和我们说他今年已经有七十八岁了,对共产党早就失望了。他说从小时候,老师就教导他要学会独立思考,他还用“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向我们解释中共是如何在教科书上对朝鲜战争撒谎的。他告诉我们他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已经是三十多年的老党员了,又是省里的劳动模范,可是却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关了起来。他说共产党连这样的老党员都迫害,还有什么事办不出来。他告诉我们他的朋友劝他在美国这样的自由社会里修炼法轮功,并常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美好。”我们赶紧给他纠正,是“真善忍好!”他又说自己已经七十八岁了,现在是看破红尘了。紧接着又给我们说起了马克思的《资本论》和列宁的阶级斗争的矛盾之处。我回头看看桌子上的资料,正好有一本是《从马克思的生平谈起》,我赶忙递给他,他看了看题目说:“嗯,这个好,我拿回去看看。”

记的还有一次也是遇到了一位老者,这位老者背着手,默默的走到真相点前看来看去。我说:“这都是真相资料。”我估摸的他的年龄,觉的《明慧十方》比较适合他看,上面是叶浩先生谈他的感想。我当时只记的叶浩先生是公安部的一位高官,并不记的他的具体职务。我想故意夸大一点,好引起这位老者的重视。于是我说:“这是公安部的一位部长的人生经历,他人现在在纽约,是叶浩先生。”没想到这位老者说:“他哪是什么部长啊?我们是老同学,又在一起工作过。”我身边的同修赶忙帮我纠正:“是高干,不是部长。”随后我们又把《九评共产党》和《明慧十方》一起推荐给他,老者说:“行。我拿回去看看。”接着老者和他的老伴,孩子一起往车那儿走。我们看到老者走的时候还拿着光盘向他的儿子、老伴解释着什么,他的儿子随后说:“人家都是拿了资料给朵莲花,你怎么没有拿莲花?给孩子拿一个吧。”之后老者又走回来特意拿了朵纸莲花,上面挂有写着“法轮大法好”的精美书签。

我悟到这次也是给我一个教训,不能为了达到目地就夸大说辞。就象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中有弟子问到:“作为记者需要报道准确,但有时候我们为了讲真相把事情说大了。我觉的我们应该遵照西方媒体标准,准确的报道。”师父说:“我同意这个观点。应该这样,不要象邪党的宣传工具一样。有些事情为了让它向哪一方面起作用就把事情说的失真了,这不好。能够起多大作用就让它起多大作用,不要人为的不真实做,这样就会失去信誉。”

在这段时间的讲真相中,我那种内向的观念渐渐的在转变,明真相得救的众生也日渐增多。我对师父的这段讲法有了更深的理解:“半神文化是有内涵的,相由心生也有这一层意思。因为人在社会环境中有自己的一个范围,自己的情绪会影响自己的事。大法弟子更是这样,因为承担了救度众生的使命,范围更大了。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包容了整个世间,每个人有一个范围。你碰到的、接触到的都是你这范围中的因素。你能够正念足,你就能够在你的范围中高大,在你的范围中把那些不好的东西压下去。”(《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救度有缘人

我们在真相点讲真相,师父就会把有缘人带到我们的身边。有一次,我们在真相点遇到一对等长途大巴的情侣,当那位女士看到我们的资料以后,知道我们这里可以办三退,就和她的男朋友说。她的男朋友有些不屑一顾。随后他们问巴士是几点钟,我们告诉他们是六点。他们看看表还有两个小时,就说,“能不能请你们帮我们看一下行李,我们去吃点东西。”我们说:“好!”过了一会,他们吃过东西来到真相点前面,问:“有笔吗?”我拿出一支笔递给她,这位女士在三退声明表上签下了自己和男朋友的名字。我想一定是这位女士早已明真相了,利用吃饭的时间劝她的男朋友也退出了。她随后问道:“你们接受捐款吗?”说着就拿出二十美元。我们解释我们是义务的,不收捐款,但是可以帮你捐给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她说好。

还有一次遇到一位吉林延边的小伙子,二十来岁,在餐馆打工,刚来美国。一聊才知道他是来美国自费留学的,因为费用不足,所以不得不开始在餐馆打工。因为延边比较偏僻,所以花了二十万人民币才申请来美国上学。他随后向我们询问这边申请学校的一些情况,我们很真诚的回答他。随后他看了看三退声明表,指着“共产党”一栏说:“我还是这个呢。”我们说你赶紧退了吧。他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在上面签上了自己的真名,做了三退。我们告诉他:“我们每周都在这里,以后常来啊。”他点了点头。之后,同修们开玩笑,虽然花了二十万来美国,但是三退了,这钱花的值啊。

一次,一位老先生看到我们真相点上放着三退的声明表,说他去年回国,有九个同学退党,但是不知道怎样退,所以问他在美国能不能帮助退。还说他的同学都是公务员,不敢用真名,说要是让人家知道了就没饭吃了。我们用化名分别为他的九个同学做了三退。之后他的同学还向他索要退党证书,我们把九份退党证书打印下来,一起交给他,他说回国的时候给同学们带回去。

真相点的成立使附近的中国商店里的员工也有机会听闻真相。有一位员工一聊就很爽快的做了三退。有一天他来到我们真相点前,说他下周要回国,看看父母,能不能带一些真相资料。我们说好啊。于是把各种各样的资料都送给他两份。我和同修嘱咐他不要把资料装到随身的包里,以免过進关的时候被中国公安发现搜走。他说:“我不怕,我是美国公民,不怕中国公安。”说完高兴的拿着资料走了。

引导有缘人得法

有一次,店里的一位员工出来和身边的同修悄悄的说,有人找她。同修问:“是谁?”他说一会就知道了。过了一会一个小伙子高兴的跑过来,说他刚从国内来,在店里打工,也想炼法轮功。他今天是最后一次在店里打工,以后就要换一个地方了,同修等到他八点下班后,陪着他在回家的路上一边走,一边聊,给他办了三退。同修和我说我们晚上一起给他把《转法轮》送去,先让他学法。但是到了晚上,天很阴,雷电交加,象是马上就要下雨了,我在犹豫送不送。同修说,今天晚上必须送去,因为他明天一天不上班,正好可以在家看书。我们在送的时候想,让雨一小时以后再下,这样就不会把书弄湿。就这样我们一起把《转法轮》送到他家。他十分感激。等到第三天,他告诉我们已经把《转法轮》看完了,并很真诚的告诉我们,其实他一开始想学法轮功是想申请政治庇护,留在美国。可是他读完一遍《转法轮》以后,觉的申请政治庇护已经不重要了,他觉的这本书就是他从小就想要寻找的,想从此以后做一名真修的大法弟子。紧接着,他又看了好几本师父在九九年以前的各地讲法。现在想想我当时还在犹豫送不送书,感到很惭愧,要是那天晚上不把书送去,可能他第二天就白白的在家里浪费一天时间,错过得法的机缘。

还有一次来了一位带着小女孩的大学教师,女孩看着同修在折莲花,也好奇的学着折起来,女教师把我身边的同修拉到一边,象见了亲人一样,一边流着泪,一边说,她想让孩子学传统文化,也炼法轮功。我们给她推荐了明慧学校和飞天艺术学院,她十分感激。告诉我们她在大学时候的好友是一名法轮功义务辅导员,经常向她推荐学法轮功,但是她由于忙并没有认真的看书。还说她朋友亲戚的女儿在神韵艺术团,她于去年在我们城市观看了神韵的演出,十分喜欢,也想让她的女儿将来上神韵。之后,她还热情邀请我们当天晚上去她们家做客。晚上,我和同修带着《法轮功》和《转法轮》两本书来到她家,并把明慧网和飞天艺术学院的网站介绍给她,储存在收藏夹里,她说一定抽时间好好看看,这样,又有两个有缘人得法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讲真相,我发现自己已经不是那个不敢张口,不善言辞的我了,开始和陌生人主动的打招呼,搭话,递真相材料。谢谢师父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我从中提高了自己的心性,同时救度了众生,我今后一定要做的更好,完成自己的使命,兑现自己的誓约。

谢谢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二零一零年芝加哥法会发言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